红苹果交流 www.tk1234.net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欣欣资料 惠泽社群
主题 :酒仙榜|酒骂 · 灌夫
南湖野客
级别: 高手

楼主  南湖野客 发表于: 2020-08-20 09:26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酒仙榜|酒骂 · 灌夫

  鬼叔 编撰

  您如果经常参加聚会饮宴,难免遇到这样一种人:喝醉了酒或者半醉不醉的时候,发酒疯,借酒使气,指桑骂槐,甚至直接与他人起冲突,轻则主人尴尬,大家不欢而散,伤了和气,重则互不相让,甚至大打出手,由此结下梁子。这种人,有时是胡搅埋缠、无理取闹之人,有时也是刚直倔强、偏执狂傲之人,但不论哪种,总是令人难堪的,试想但凡饮宴,都要图个愉快,纵然是虚情假意和逢场作戏,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所以有人要破坏这氛围,自然不受待见,不管何缘何故,大闹一场,必犯众怒。有这个前科和习性的人,通常在酒桌上是不受欢迎乃至唯恐避之不及的,否则你真的不知道这顿酒喝下去会是什么结局。有关于此,我们的文学词汇中还产生了一个成语:使酒骂座。这个成语的典故出自西汉,故事的主人公便是本文要聊一聊的醉酒莽撞人--灌夫。

  灌夫本姓张,因他的父亲张孟是颍阴侯灌婴的家臣,得赐姓称灌孟。七国之乱时,灌婴是大将军,担任太尉,灌孟为校尉,灌夫与父亲一起跟随灌婴与吴国军队作战。灌孟年老力衰,常常陷于强敌围困,不久战死在吴军之中。按照当时国家法度,父子同在军前效命,有战殁者,活着的那个可以扶丧一起回家。灌夫不肯随父亲的灵柩回去,他发誓要取吴王或敌方将军的头颅,为父报仇。于是披甲执戟,募选了壮士数十人,准备突袭敌军。但出了军营,大部分人却都不敢向前,只有两人及十多个家奴跟随灌夫驰入吴军,一直奔突到敌方主帅的旌麾之下,杀死杀伤数十人。此时吴军势众,灌夫前进不得,所带人马尽皆战死,自己也身受重伤,不得已返身杀出回到汉军营。等伤好了一些,又申请说:“我知道吴军营垒中的道路与设防,请让我再次前往攻击!”主将钦佩灌夫的勇毅,又担心不慎折损了这样一位勇士,于是报告灌婴,灌婴把灌夫召回,坚决不许他再出战。后来吴军被打败,七国之乱平定,灌夫因勇闯敌营闻名天下,被提拔为郎中将。汉武帝即位后又升任淮扬太守,一年后入京任太仆,位居九卿之列。

  灌夫勇则勇矣,也是个实打实的莽夫,而且好饮酒,脾气又暴躁,饮醉了没少给自己惹麻烦,之前就曾醉酒惹事而丢了官。建元二年,灌夫与几个人喝酒,与同在酒宴上的长乐卫尉,也就是长乐宫保安队长窦甫发生了争执。灌夫喝醉了,手上没轻没重,把窦甫臭揍了一顿。别小瞧这个保安队长,他可是窦太后的弟弟,论起来是国舅爷爷呢,这不是闹着玩儿,汉武帝担心窦太后会因此而杀了灌夫,就把他派遣到燕国做丞相去了。可是灌夫积习不改,几年后犯了法,再一次被免官了。灌夫不爱读书,喜好行侠仗义,重诺言,回到长安居住,身份虽是平民,却凭借数千万家资和曾经的地位,横行霸道。他性格刚猛直率,嗜酒如命,不喜欢当面奉承别人。那些皇亲国戚、达官显贵地位高过自己的,他便欺侮凌辱,那些不如自己的贫寒之士,地位越卑贱,他越是表现出礼敬。因此灌夫素日结交者尽为豪强悍纵、大奸大恶之徒,惯常聚众斗酒,家里的食客少则几十人,多则数百人。

  这么着,那些公卿官吏便不来往了,与灌夫渐渐疏远。窦太后薨逝后,魏其侯窦婴在朝堂上也失势了,想倚仗灌夫去报复那些平日里仰慕自己、如今又抛弃了自己的人,灌夫也想借助窦婴去结交列侯和宗室以抬高自己的名望。两人情投意合,相互引重,交往密切得形同父子。灌夫服丧期间,某次去拜访丞相田蚡,田蚡随口说:”我想和你一起去拜访魏其侯,不巧的是你现在服中。”灌夫说:“将军您肯屈驾看望魏其侯,我怎敢因为服丧而推辞呢,灌夫这就去告诉魏其侯设帐备筵,请您明天早点光临啊!”田蚡答应了。于是灌夫告知窦婴此事,窦婴和他的夫人特地多买了牛肉和酒,打扫厅堂,准备酒宴,忙到了天亮。可是直到中午,也不见田蚡到来。窦婴担心田蚡忘了约定,灌夫心里也有点不高兴,便驾车亲自去迎接。田蚡压根就是开个玩笑,没打算赴宴。灌夫到丞相府时,田蚡还在睡觉。灌夫说:“将军昨日答应拜访魏其侯,魏其侯夫妇备办酒食,到现在没敢吃一点东西。”田蚡故作惊讶地道歉说:“我昨天喝醉了,忘记了跟你说过的话。”于是只好驾车前往,路上又磨磨蹭蹭走得很慢,灌夫心里更加不爽。宴席上灌夫喝得有些高,邀请与田蚡舞蹈助兴,田蚡没有起身,灌夫便拿话讥刺田蚡。窦婴担心灌夫因醉失言,便扶灌夫离开,又向田蚡表达了歉意。田蚡装作毫不介意,一直喝到天色很晚,才尽欢离去。

  元光四年夏,丞相田蚡迎娶燕王的女儿做夫人,田蚡的姐姐、武帝的亲娘王太后诏令列侯与宗室都要去祝贺。窦婴过访灌夫,要他与自己同往。灌夫谢绝道:“我多次酒醉失言骂过田丞相,现在我们之间又有嫌隙,不合适吧!”窦婴说:“不妨,事情都过去了呀!”硬是拉灌夫去参加婚宴。酒喝得正起劲时,田蚡起身给大家敬酒,宾客们全都离开座位匍匐在地,表示不敢当。等到魏其侯窦婴祝酒,只有那些故人离席,其他人依旧坐在原位,只是欠了欠身。灌夫见此情景很不高兴,他起身逐个敬酒,到田蚡面前,田蚡欠身说:“我只能喝半杯。”灌夫听了更加生气,嘲讽道:“将军乃是贵人,应当干了满杯!”田蚡就是不肯。敬酒到临汝侯灌贤时,灌贤正在与程不识交头接耳,又不离席。灌夫怒不可遏,于是斥骂灌贤:“平日里贬损程不识不值一钱,今天长者祝酒,竟然学小女儿家与程不识咬耳朵!”田蚡对灌夫说:“程将军、李将军各为东西两宫的卫尉,你今日当众羞辱程将军,又把你所尊重的李将军置于何地呢?”灌夫愤恨道:“今日便是杀头破胸,我也不在乎,还管什么程将军、李将军!”宾客们见势不妙,都起身装作如厕,纷纷溜走了。

  窦婴也起身离席,抬手示意灌夫快走。灌夫待要离去,田蚡发怒道:“这都是我平日里宠惯着灌夫的过错啊!”于是命令武士捉拿了灌夫。门客籍福与窦婴有旧,起身想打个圆场,按住灌夫的头让他谢罪,灌夫更加躁怒,坚决不从。田蚡让武士捆缚了灌夫,押在厅堂,招来长史说:“今日筵席请来诸宗室列侯,是有太后诏命的。”于是弹劾灌夫辱骂宾客,违背诏令,犯了不敬之罪,将他下狱。接着又追查他以往的罪行,派遣捕吏分头捉拿了灌氏宗亲,判决斩首弃市。那些早得了消息的灌氏族人,腿脚快的便要么逃走了,要么躲了起来。窦婴惭愧惶恐,使钱请人求情,田蚡不为所动。窦婴无奈,只好上书汉武帝,把灌夫因喝醉了酒失言犯错的事详细禀告,认为灌夫虽然有罪,但罪不至死。武帝也觉得窦婴所言有道理,便下旨让朝廷官员们辩论。廷辩时,丞相田蚡说灌夫骄横跋扈,大逆不道,其罪不可恕。窦婴则讲了灌夫很多功劳,说骂座之事不过醉酒后的过失,丞相涉嫌以别的事构陷,并揭露了田蚡也有过失。田蚡说:“天下幸而太平安乐,我得为陛下的心腹,不过爱好音乐、狗马和田宅而已,我虽喜欢倡优、巧匠,无非玩物享乐。魏其侯和灌夫,却招揽天下的豪杰壮士,议论国是,对朝廷心怀不满,抬头观天象,低头作谋画,窥测于东西两宫,希望天下有变,指望成就大功。所以魏其侯与灌夫的所作所为,我自愧不如!”

  汉武帝问诸臣道:“他们两人的话,谁说的有道理呢?”御史大夫韩安国说:“魏其侯讲到灌夫的父亲为国战死,灌夫也是勇冠三军的勇士,若非大罪,只是因为喝醉了酒引发口舌之争,的确罪不至死,所以魏其侯的话是有道理的。丞相说灌夫与大奸大恶之人结交,欺压百姓,凌辱皇族,巧取豪夺,横暴颍川,这不是小过失,因此丞相说的也有道理。还是请圣明的陛下裁夺吧。”都尉汲黯支持窦婴,内史郑当时开始也认为窦婴说的对,但后来又不敢坚持,其余的人都不敢表达意见。汉武帝对郑当时的左右摇摆很不高兴,怒斥其畏首畏尾,该死!言毕宣布罢朝,入内宫侍俸太后进餐。王太后也已派人在朝廷上探听消息,得知廷辩的情况,老太太发火了,不肯吃饭,哭骂道:“现在我还活着呢,别人就敢作践我的弟弟,一旦我死了以后,岂不任人宰割!皇帝怎么能像个石头人似的不做主呢?现在皇帝还在,这些臣子就随声附和,哪天皇帝若没了,这些人还可以信赖吗?”武帝解释说:“都是皇室的外家,所以才在朝廷上辩论,否则一个狱吏处理就可以了。”郎中令石建向汉武帝报告了窦婴、田蚡两个人争斗的事情,武帝又派御史追查灌夫所犯罪行,发现与窦婴所说有很大的出入。又查得窦婴所谓景帝有遗诏给他并无实证,属于矫诏,因此判定窦婴犯了欺君之罪,于是遭到弹劾并收捕下狱。半年后,灌夫阖家伏诛,不久之后,窦婴也被斩首弃市。说来诡异的是,次年春天,田蚡一病不起,口中总说谢罪,汉武帝让巫师去诊看,巫师说:“魏其侯和灌夫的鬼魂围着丞相,鞭笞索命。”群医束手无策,几个月后田蚡不治而亡。

  (续)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