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1234.net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欣欣资料 惠泽社群
主题 :徐渭词8首
messiyun
级别: 高手

楼主  messiyun 发表于: 2019-06-12 18:27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徐渭词8首

  徐渭词8首

  徐渭曾有“吾书第一,诗二,文三,画四”的自我评价,其词也是相当不错的。徐渭词传世有28首,摘录8首:


  八月十六夜泛舟西湖【调南乡子】
  徐渭
  月倍此宵多,杨柳芙蓉夜色蹉。
  鸥鹭不眠如昼里,舟过,向前惊换几汀莎。
  筒酒觅稀荷,唱尽塘栖《白苎歌》。
  天为红妆重展镜,如磨,渐照胭脂奈褪何?


  宝珠斋饭罢,筯响椀寂,为作一偈,时宿东天目【调如梦令】
  徐渭
  两只脚挨转磨,一副牙关嚼错。
  连日施药医人,大似把船放舵。
  错过, 错过。 莫被宝公瞧破。


  闺人纤趾【调菩萨蛮】
  徐渭
  千娇更是罗鞋浅,有时立在秋千板。
  板巳窄棱棱,犹余三四分。
  红绒止半索,绣满帮儿雀。
  莫去踏香堤,游人量印泥。


  书唐伯虎所畵美人【调眼儿媚】
  徐渭
  吴人惯是畵吴娥,轻薄不胜罗。
  偏临此种,粉肥雪重,赵燕秦娥。
  可是华清春昼永,睡起海棠么。
  只将秾质,欺梅压柳,雨罢云拖。


  竹炉汤沸火初红【调鹧鸪天】
  徐渭
  客来寒夜话头频,路滑难沽麯米春。
  点检松风汤老嫩,退添柴叶火新陈。
  倾七碗、对三人,须臾梅影上冰轮。
  他年若更为图畵,添我炉头倒角巾。


  蒋三松风雨归渔图【调鹧鸪天】
  徐渭
  芦长苇短挂青枫,墨泼毫狂染用烘。
  半壁藤萝雄水口,一天风雨急渔翁。
  蓑笠重、钓竿蒙,不教工处是眞工。
  市客误猜陈万里,惟予认得蒋三松。


  美人解【调鹊踏花翻】
  徐渭
  锣鼓声频,街坊眼慢,不知怎上高高骑。
  生来少骨多筋,软陡腾翻,依稀畧借鞍和辔。
  作时鹘打雪风天,停犹燕掠桃花地。
  下地!不动些儿珠翠,堪描耐舞军装伎。
  多少柳外妖娇,楼中笑指,颠倒金钗坠。
  无端归路又逢谁,斜阳系马陪他醉。


  畵中侧面琵琶美人【调:凤凰台上忆吹箫】
  徐渭
  湖石阴中,栟榈影外,天然一个宫娃。
  悄无人与共,自弄琵琶。
  拨扫忽成抖擞,恍摇却,钿翠鬟鸦。
  如花畔,蜂撩未定,战杀其花。
  匀搽,梨腮双靥,那半面,刚被这半面相遮。
  问何时展过,得见些些。
  除是递将红叶,应回流水之涯。
  俄成讶!缘来畵也,一笑看差。


  徐渭与杭州
  黄天美 源: 方志杭州
  徐渭是一位多才多艺的怪才。他不仅在诗文、书法、绘画、戏曲方面有建树,而且具备军事才能,但他一生命运多舛,遭遇坎坷。杭州是明代浙江政治、文化、经济中心,更是抗倭战争的神经枢纽。徐渭一生的经历有许多事件与杭州发生了联系,在留下人生足迹的同时,也留下了许多有关杭州的诗文。通过对徐渭诗文的解读,不仅可以梳理出徐渭与杭州关系的内涵,而且可为杭州历史文化名城建设提供第一手材料。
  徐渭与杭州的关系,
  首先表现在他参加科举考试方面:
  徐渭先后八次到杭州参加乡试,历时21年,却屡战屡败,最终没有取得半点功名,而是以布衣终身。徐渭自幼聪明,智力超常,8岁即被誉为“神童”。嘉靖十九年(1540),21岁的徐渭考取秀才,首次到杭州参加了乡试,没有考取举人。此后,徐渭每三年一次到杭州参加乡试,都未中举。嘉靖三十一年(1552),徐渭第五次参加乡试,依然名落孙山,心情非常抑郁,精神十分沮丧。从杭州回到绍兴,徐渭写下了《涉江赋》:“壬子季秋,予既被弃,涉江东归,水深则厉,仆痛主困,旅多太息。夕发西陵,日高造阈。渭既登一枝之堂,俯而拜母。母曰:‘儿复如是归乎?儿则困穷,儿好颜色,儿腹应饥,为儿作食。’既乃渭复往旧托之禅堂,掩关户于晷刻,嗒然其坐忘焉。乃有二三伯仲,来相问视,顾盼之间,指予鬓而谓曰:‘子发白矣,年其几何,吾则宜然,如子则那?’”此赋文字较长,就上引部分来看,一个在科举道路上苦苦挣扎的知识分子形象跃然纸上。赋前有小序。徐渭在小序中说,潘岳32岁作《秋兴赋》,头上已有白发,后来作《闲居赋》,“自述多落而少迁”,但合两赋而观之,则“诚见其嗜醇醲而姑言寂寞也”,大有做秀之嫌。而徐渭写《涉江赋》时,也是32岁,鬓发变白,而景况远不及潘岳,所以他说:“虽才不逮潘岳,而志或异焉。”从赋的内容看,确实反映了徐渭当时的困顿和苦闷。
  嘉靖四十年(1561),徐渭第八次参加乡试。江浙总督胡宗宪怜惜徐渭的才华,想为他谋得仕途出身。于是,各试官入谒胡府时,胡宗宪都关照说:“徐渭,异才也,诸君校士而得渭者,吾为报之。”胡宗宪当时权重东南,他关照过的事自然不会有问题。但问题恰恰出在一个细节上。有一位试官入谒胡宗宪时来得较晚,而此人系贡士出身,胡宗宪看不起他,就忘了向他打招呼。考卷拆封之日,录取诸人中竟无徐渭之名,主试官急忙寻找试卷下落,结果在贡士出身的考官处找到,但原卷已被考官写满了批语,讥讽满纸,无法复议。试前,有一位姓周的官员赠诗给徐渭,预言“天池欲化龙”。天池是徐渭的号。试后,徐渭在《省试周大夫赠篇,罢归赋此》诗中愤愤地写道:“风雷亦何限,终是恼凡鱼。”表示了对科举的失望。

  徐渭与杭州的关系,表现在他参与胡宗宪幕府的工作方面:
  自嘉靖三十七年(1558)正月初三入胡宗宪幕府,到嘉靖四十一年(1562)十一月幕府解散,徐渭先后做了五年幕僚。总督府设在杭州,而经常流动驻于杭州、绍兴、宁波诸地,指挥抗倭事宜。尤其是抗倭后期,胡宗宪大部分时间驻扎在杭州。胡宗宪十分赏识徐渭的文学才华,不仅在乡试上为他疏通关系,而且还亲自为他聘定妻子。徐渭也视胡宗宪为大恩人,替胡宗宪草起了大量的信札和代笔其他文章,如《代贺严公生日启》《代贺冢宰吴公加太子太保启》《镇海楼记》《昭庆寺碑》等。
  嘉靖三十八年(1559)九月二十八日,是胡宗宪48岁生日,胡宗宪在杭州军中筹办寿筵,十分隆重。军中文官武将,地方各级官吏以至民间耆宿老友,献上厚礼,为总督祝寿。与其他人的寿礼不同,徐渭敬献的不是寿桃珠宝,而是一首百言长诗《上督府公生日诗》。这是一份十分特殊的礼物。徐渭在诗序中说:“慕恋恩私,忻喜盛事,自不能已于言耳。”此诗是内心情感的自然流露,心潮澎湃,汪洋千里,一气呵成。首先,徐渭在诗中称颂了胡宗宪在抗倭过程中的功绩,如“初捧兵符分虎竹,再衔使命驭龙骧。森罗岛屿诸夷会,锁钥门庭一面当”,“管领华夷新士马,扫平吴越旧封疆”,“量兼沧海涵诸岛,身作长城障一方”,虽有拔高的成分,但基本符合史实。其次,徐渭叙说自身的经历,表达了对胡宗宪感恩之情:“鲰生本住山阴里,浪迹疑乘海畔航。城下钓鱼怀漂母,堂前结客忆周郎。未逢黄石书谁授,不坠青云志自强。抱玉已怜非楚璞,吹竽那识动齐王。幸因文字蒙征檄,时佩管毫侍琐廊。綦履东西鱼共丽,戎衣左右雁俱翔。县知陈阮时游魏,岂乏邹枚并寓梁。博采燕昭期致骏,曲存宣父爱非羊。众人国士阶元别,知己蒙恩心所量。自分才难堪记室,人疑待已过中行。构成燕雀犹知贺,报取琼瑶未可偿。”徐渭列举韩信、周瑜、张良、和氏等人遇恩知恩的典故,说明他对胡宗宪的感激之情。入幕前,徐渭曾经有过犹疑,有些行为也表现得狂放,这些都是对胡宗宪的试探。入幕之后,胡宗宪确实很器重徐渭的才华,徐渭也便以身相报,大有士为知己者死的侠者之风。而这段自述便是其心迹的真实表露。

  徐渭与杭州的关系,还表现在他的诗文作品方面:
  徐渭在杭州留下了足迹,也留下了不少的诗文。这是一笔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诗中反映的既有他的成功,也有他的失败;既有他的喜悦,也有他的悲伤;既有他对历史文化的探究,也有他对自然景色的赞美。对徐渭有关杭州的诗文进行粗略归纳,大致可以分为三大类。
  1、徐渭的代笔之作,其中绝大部分是替胡宗宪所写的。
  既为代笔,必定要禀承和表达主人胡宗宪的意思,如嘉靖三十八年(1559)正月恰值严嵩80岁生日,胡宗宪除了准备丰盛的贺礼外,还让徐渭代写了一篇贺文。徐渭在这篇《代贺严公生日启》中,竭尽吹捧之能事,如“知我比于生我,益征古语之非虚;感恩图以报恩,其奈昊天之罔极”。嘉靖三十九年(1560)正月,又值严嵩81岁生日,徐渭代写了《代贺严阁老生日启》。此文称颂严嵩:“施泽久而国脉延,积德深而天心悦。三朝耆旧,一代伟人。屹矣山凝,癯然鹤立。”严嵩是一位奸相,曾将徐渭的朋友沈鍊迫害致死。徐渭代写的这些献媚之词是言不由衷的。徐渭后来在整理这一时期代笔之作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他在《幕抄小序》中说:“韩昌黎为宰相作《贺白龟表》亦涉谀,其《谏迎佛骨》则直,人不能病余,其以此也夫!”他又在《抄小集自序》中说:“昌黎为时宰作《贺白龟表》,词近谄附,及《谏佛骨》则直,处地然耳,人其可以概视哉?”两篇序言都以唐代韩愈的代作与自作为例子,说明代笔之作有不得已之处,替自己的行为作辩解。这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作为一个幕客,徐渭在捉刀献文时自有苦衷,难以道明。
  嘉靖三十五年(1556)九月,杭州镇海楼毁于火灾。相传此楼为五代时吴越王钱镠所建,入宋后改名朝天门,元时又更名拱北楼,明初再易名来远楼,后改名为镇海楼。成化十年(1474)遭火灾后再建,此为第二次遭火灾。当时正处于抗倭关键时刻,有人认为重修此楼乃不急之务,但急于建功的胡宗宪却认为建楼有助于平倭,可以表明他平倭的决心和信心。于是他亲自领衔集资动工。此楼重建历时五年,到嘉靖三十九年(1560)建成。说来也巧,这一年正好是胡宗宪平倭战绩辉煌的一年,胡宗宪自然十分满意,认为应该作记勒石,就叫徐渭替他写一篇《镇海楼记》。徐渭在文中记叙了镇海楼名称的变迁、重建的经过以及胡宗宪重修的心迹。《镇海楼记》一文非常符合胡宗宪的心意。作为奖赏,胡宗宪送给徐渭220两银子,给徐渭建造房子用。徐渭回到绍兴,又变卖家中文物,也凑了220两银子。他用这些银子在绍兴城南东买地10亩,经营房屋。为了表示对胡宗宪的感恩,他将房屋取名“酬字堂”,并写了一篇《酬字堂记》。此外,徐渭还替胡宗宪写成《昭庆寺碑》一文。此文对昭庆寺的历史沿革、香火盛况、倭寇入侵、当事者烧寺以及重建经过,都进行了详细叙述。

  2、徐渭对杭州山水的赞美之作
  徐渭对杭州情有独钟,尤其是西湖美景和钱江潮的壮阔多次出现在他的笔下。从他现存的诗文来看,每次到杭州,无论逗留多少时间,都会与朋友流连于西湖的山山水水,浅斟低吟。如《八月十六日夜泛舟西湖》一词表现了他游湖的雅兴:“月倍此宵多,杨柳芙蓉夜色蹉。鸥鹭不眠如昼里,舟过,向前惊换几汀莎。筒酒觅稀荷,唱尽塘栖《白苎歌》。天为红妆重展镜,如磨,渐照胭脂奈褪何?”《孤山玩月次黎户部韵》写出了月光湖水相交映的夜景,其中写道:“湖水澹秋空,练色澄初净,倚棹激中流,幽然适吾性。举酒忽见月,光与波相映,西子拂澹妆,遥岚挂孤镜。”《二峰篇赠钱塘陆宗礼》描绘了南北高峰的壮丽景色:“南高峰,北高峰,遮空矫翼非一凤,夹江赴饮驰两龙。此山何年别天目,却走钱塘宛相逐。瑞霭朝朝郁以葱,秀色家家纷可掬。”
  徐渭还描绘了钱塘江潮水的壮观。嘉靖三十五年(1556)八月十七日,徐渭与同学丁肖甫一起,陪同老师季本到龛山去看抗倭战场,并且登上山冈,观赏钱塘江潮。他在《丙辰八月十七日,与肖甫侍师季长沙公,阅龛山战地,遂登冈背观潮》诗中描写钱江潮:“海门不可测,练气白于捣,望之远若迟,少焉忽如扫。”此诗充分表现了钱江潮的气势。第二天,他们在党山再次观赏钱江潮。徐渭在《十八日再观潮于党山》诗中描绘了钱江潮的壮观场景和恢弘气度,其中写道:“山窥本避濡,俄惊足下吼,老壁拍波尘,千仞落衣袖。望穷不见外,潋滟明灭久,人天俨未消,劫火烧宇宙。”《徐渭集》现存的两首四言古诗中,有一首《雁台诗》值得一提。此诗诗题下原注:“陆子尝买雁放之,因以为号。又雁台在杭江干。”明确指出雁台在杭州江干,可惜此胜迹现已不存。徐渭在诗中写道:“左江右湖,名山有台,近阳背阴,雁为之来。”从诗的内容来看,徐渭显然对雁台的地理位置十分赏识。雁台左边为钱塘江,右边为西湖,又依傍在名山上,坐北朝南。由此可以推测,雁台可能坐落在玉皇山南麓。
  徐渭行为疏放,喜欢结交三教九流的朋友。他在胡宗宪幕府时,不仅以才智见长,而且擅长谈论用兵之道,喜欢与武官结交。徐仁卿是武义生员,勇武超群,号称徐千斤。徐渭写了五首《武林馆中与徐仁卿同宿,因赠》,称赞徐仁卿的勇猛:“自造提刀偃月文,诸工围煅焰吹云。当时试舞犹嫌薄,铁欛连环六十斤。”“海中黠盗计何劳,罗拜庭前岭月高。财出锦缯还未献,一时叱咤夜深逃。”
  万历三年(1575)中秋节过后,出狱不久的徐渭到杭州旧地重游,昔日故旧大多星散。徐渭想起了李峋嵝山人,急忙赶往灵隐寺拜访。李峋嵝是道教信徒,也是一位诗人,与徐渭谈了半天鬼神之事,一直到月亮升得很高,两人才告别。他在《访李峋嵝山人于灵隐寺》尾句写道:“两岸鸥凫浑似昨,就中应有旧相亲。”表达了对昔日友朋的深深怀念之情。
  何洪听说徐渭在杭州,便去请徐渭饮酒。席间,何洪向徐渭叙述嘉靖四十三年(1564)冬天,次子何炅得重病,余姚叟徐永为求纯阳子吕洞宾得诗,其中云:“三春柳外莺声好。”以“三春”寓“六日人”,何炅六日后死去。何洪从此信奉纯阳子,在西湖南面的长春山为纯阳子建长春祠。何洪请徐渭写一篇文章,徐渭便写成了《长春祠记》。徐渭似乎对这篇文章很重视,晚年写《畸谱》时还提及:“寓杭,为何老作《春祠碑》。”这恐怕与徐渭在文中表述的观点有关系。一方面,徐渭说“予始闻谓神仙方厌世,而复索居于人,初不甚信”,即神仙要求人间供奉,与道教的宗旨不符合。另一方面,徐渭认为“予观何君信人也,予虽不信兹事,岂宜疑何君哉”,徐渭相信何洪的为人,也就不能怀疑何洪所口述之事。正是由于这种矛盾,徐渭在评述神仙之事时,往往闪烁其词。也许这正是徐渭看重这篇文章的原因所在。当天晚上,徐渭就住在长春祠里。半夜里,朱君叫醒徐渭,一起去赏月。两人一起登上山顶,月色皎洁,迷迷茫茫中,钱塘江也在山峰之间露出一角。徐渭为此写了《宿长春祠,夜半朱君扣榻,呼起视月,山缺处钱塘仅一勺,而夜气滃之》一诗:“长春明月夜阑干,起视当眉尺五间。千里林光俱浸水,一杯江气亦浮山。似闻隔岫吹长笛,欲唤真官语大还。忽忆广寒清冷甚,有人孤佩响珊珊。”徐渭对长春祠似乎有一种特殊的感情,除上述引征的诗文外,他还写了五言律诗《拟寿长春祠何老》、七言律诗《八仙台次韵》和榜联《长春观》。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