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1234.net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穿蓑戴笠看红楼
须弥山主人
级别: 高手

楼主  须弥山主人 发表于: 2019-05-14 15:30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穿蓑戴笠看红楼

穿蓑戴笠看红楼
  
  
  
  村里要放电影的消息,总是在孩子们中间轰传。但这次,是从所未有的例外,说得最热闹的是大人,他们在家门口,在溪边,在竹林中的路上,谈论数十年前的往事,谈论晚上的天气,谈论已经邀请了多少邻村的亲戚朋友来看,他们这样热心,这样兴师动众,再也没有过去对看电影的那种矜持和傲慢。孩子们普遍兴奋不起来,感到茫然和妒嫉,因为快乐过多地被大人们掠夺,看电影的主角已不再是他们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晚上的电影不是样板戏,而是越剧《红楼梦》。
  《红楼梦》解禁的消息,我早就隐隐地听妈妈说起过,没想到这么快就到我们这个偏僻的山村来放了。人们还在传说着两件事:第一,因为要和十多里外的一个村子同时放映,这场电影要跑片,在我们这两个村子放过以后,放映队还要到另一个村去放一场。第二,这场电影村里要花十元钱,放别的电影,像我们村这样大的村堡,只要八元钱。
  听天气预报说,晚上有雨,“雨量中等,局部大雨”,按道理电影应该在大会堂里放。我们村虽然只有两百来人,但大会堂并不小,曾经开过万人大会,可以容纳两三千人。但村里最终还是决定,电影在溪边的空地上放,因为大会堂里肯定坐不下那么多人。我们看惯了露天电影,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溪的南岸是大块空地,空地南边靠着村堡的,是一片竹林。到傍晚,溪边空地上立起了两根又高又粗的毛竹,挂上了镶着黑边的雪白的银幕。我们早就扛着长凳,拖着椅子,抢好了位置。只见空地上、竹林中,甚至弄堂里,来来往往的都是陌生人。他们跟我们不同,我们穿着上山下地的旧衣服,有的孩子还穿着短裤,打着赤膊,跑来跑去大呼小叫,他们则穿着做客的衣服,斯斯文文的,手在毛竹上扶一下,样子也很优雅。我们自己村里的孩子相互遇上,都会骄傲地指着身边的几个人介绍说:“这都是我们家的人客。”
  我们村除了有一次开物资交流大会,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到晚上天色黑下来,发电的马达在远处开始隆隆地响了,这么多人,全都或坐或站,黑压压地看着银幕上一个大大的“静”字了。我想,全村的长凳和椅子,都在这里啦!
  林妹妹的轿子抬进了贾府,不敢多走一步路,不敢多说一句话,老祖宗满脸都是笑容,在红红绿绿的人群中心花怒放,贾宝玉脑袋上束着古怪的发箍,抢林妹妹的书看。他们说起话来怪腔怪调的,还动不动唱歌。过去看样板戏,最烦的就是唱歌,一个“啊”字能唱上两三个小时。但林妹妹们唱歌,我却没觉得烦,大概是大人们都看得入神,因而我也认为这是难得好看的电影,唱歌自然也是好的,也许比得上战斗片里机关枪嘎嘎嘎嘎的声音。
  但是雨终于下了,开始是零星小雨,眼看着越下越顺了。扑的一声,银幕一黑,电影停止放映了,渐渐地,银幕在黑暗中又泛起了微茫的白光,有几道手电筒的亮光划破黑暗,雨在亮光中闪闪烁烁。人们开始东张西望,却没有人肯离开。
  我听到阿臭哥的粗喉咙在大声喊:“怎么样?要不要搬?”另一个人回答:“不行啊,这么多人,会出事的!”这么多人如果蜂拥着去大会堂,说不定真的会踩死人。
  又有人喊:“快拿雨伞,别淋坏了放映机。”话音才落,哗地散去了好多人。
  我的衣服已经淋湿了,身上很不好受,有点想回家去,可是我二姐问我的时候,我还是坚决地摇了摇头。
  不知等了多久,眼前一亮,银幕上出现一个大大的“静”字,我看到放映机上面果然打起了伞。然后接着放电影。
  可是我已经看不到银幕了,前面的人长跪在凳子上,身子高起了一大截,遮住了我的视线。我偏过脑袋看,没想到这边的人也长跪起来,还带上笠帽,接着,有人索性站到凳子上,然后全乱套了,铁里扑落站起了一大片人,连我二姐也站到凳子上去了。
  我站在地上,仰着头,无助地四处张望。人们高高地站着,一个个伸长脖子,有的光着头皮淋雨,有的打伞,有的戴大笠帽或小笠帽,还有几个人穿上了蓑衣,身影庞大,像黑熊似的站在凳子上。我陷在人群里面,只够得着别人的膝盖,显得分外渺小。我爬上凳子,可是我的目光无法穿透那么多身体,只能看到一道像大门一样的脊背。
  《红楼梦》大约真的很好看,那么多人,都站在凳子椅子上,看得这么入神。如果从人群外面看这个看电影的场面,肯定无比壮观。我想,在平日的晚间,这些大男人捧着一杯茶,踱着方步,从容地预言三天后的天气,这些妇女拎着泔水桶去喂猪,手里还要拿一只做了一半的鞋底,可是一到关键时刻,他们比孩子更加疯狂,更加不顾一切。
  湿衣服贴在身上,冷风一吹,身子冻得发抖。我完全看不到画面,只听见喇叭里咿咿哑哑地唱着,又不甘心就这样回家,明天如果让人知道我只看了半场《红楼梦》,不被人笑话死,我自己也会难为情死的。而且这场面看上去又乱糟糟的,黑暗中有点害怕,就盼着电影快点结束。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贾宝玉问紫娟也问了好长时间,电影终于结束了。人们心满意足地四散而去,只有我了无兴趣。比我小一岁的松江还在得意地大声问:“我们还要去看一场,你去不去?”我想,他们的兴致可真高啊。
  回到家里,我当然不记得电影里有些什么内容了,而且林妹妹漂亮不漂亮,我当时也还没有感觉,只听说有一个后生,一直到上海找到了演林黛玉的王文娟,想娶她为妻,结果王文娟笑着对他说:“我这年纪,做你的奶奶也可以了吧?”这个事情不知道是否确实,在我的脑子里,出现的是这样一个画面:王文娟花白头发,穿着老太婆的斜襟布衫,端着一脸盆洗好的衣服,从河埠头走上来,遇到了这个远道而来的后生,对他嫣然一笑。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