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1234.net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母亲,您是我一生都无法放下的牵念
级别: 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9-03-07 11:02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母亲,您是我一生都无法放下的牵念

5月10日母亲节那天,我特别想母亲,想给您买身漂亮的衣服,陪您逛街,陪您吃饭,陪您聊天。想着想着,竟不由自主的拿起电话准备给家里打电话。突然,想起您已经去逝五年,我就像一只被刺破的气球“哧”一下,变成邹巴巴的一片薄皮,重重地摔在沙发上,绝望的看着挂历上那三个红色的字“母亲节”,泪水在我的眼中泛滥成灾……

我翻开那个尘封已久的相册,看着您2006年在广州火车站照的那张旧照片,虽然看上去病的有点羸弱,但您一点都不老。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呢?

刚去逝的那一年里,我常常做梦,梦到您又活过来了。记得有一天,我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拨打了您的电话,幻想着能在电话那头听到您的声音。可是,一连打了三次,电话里只传来一个陌生的女音“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从此,我才痛彻心扉地认识到“人死不能复生”的残酷现实。

虽然很清楚“生老病死,岁月更迭”,是人生的自然规律。但是,您的故去,却是我此生无论如何都无法放下的牵念。五年来,我常常在夜深人静时,凝望着,朗月星稀的夜空,喃喃自语:“母亲,我好想您,您在天堂还好吗?”

(一)

记得小时候,那时我们家还在农村,也是我们家过的最艰难的时期。在那个靠挣工分吃饭的年代,像我们那样一个五口之家的大家庭,只有您一个人挣工分,爸爸只是一个小学民办教师,一个月只有十几块钱的工资,我还不到五岁,妹妹才两岁多,弟弟只有几个月大。奶奶不愿帮您带弟弟,您只好用一根绳子将弟弟拴在坑墙上的铁撅上,任他可怜兮兮的在坑上哭闹着爬半圆,唯一的监管人,就是我一个不到五岁的女孩子,那日子过的总是紧巴巴的。

每次收工回到家中,妹妹要么哭累睡着了,要么哭泣着在坑上爬来爬去,小脸弄的跟小花猫似的,衣服、席子宛如刚从水中捞出来一般。人家小孩母亲收工回家,已经有婆婆煮好了饭,就等着吃饭,吃完了还可以休息一会再去上工。可母亲一进家门,先得把弟弟洗换干净喂饱了,让我看着,才心急火燎的擦洗坑上的席子、做饭。等您手忙脚乱地伺候我们一家五口吃了饭,收拾了,就该上工了,每天都像风轮一样转个不停,让我一个小孩子,都觉得心疼,那时孝敬您的唯一方式就是帮您多带一会弟弟,好让您多休息一会。

我从小身体瘦弱,多病,吃饭老挑食,每顿饭,看着那高粱面馒头、高粱面卷、高粱面活络,只流眼泪,吃不下。您常常看着我越来越瘦弱的身体,满眼泪花地把我拉到怀中求我似的对我说:“丫头,吃点吧,再不吃,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你看弟弟、妹妹吃的多乖。”我眼泪汪汪地看着弟弟和妹妹吃的那么香,可自己把那高梁面馒头放在嘴里,嚼来嚼去就是咽不下。诚然,咱家虽然吃的多半是高梁面,但您每次都把面粉磨的细细的,最起码下咽时不会刺喉咙。然而,舅舅家,却经常吃的是很粗很粗的麦麸面,不知白面都去了哪里?记得小时候很喜欢去舅舅家玩,但是每顿吃饭时,比在我们家还愁,那麦麸面馒头放在嘴里嚼那么久,下咽时,竟然还会刺的喉咙痛。

妹妹和弟弟竟然一点都不挑食,母亲做什么,吃什么,总是把自己喂的跟个水葱似的,脸上一弹都能弹出水来。而我,却饿的像个皮包骨头的瘦猴子。

因为我身体瘦弱,胆子小,在家常受妹妹的欺负,在外常受其他同龄小朋友的欺负,母亲自然成了我的保护神,从小到大我跟您最亲,在我的心里您既是慈母,又是朋友、知己。我平时,一旦遇到开心的事情,第一个想要共同分享的就是您。当然,只要遇到不开心的事情,第一个想要哭诉的对象同样也是您。尽管,后来我为人妻也为人母,但是一有什么事情就会给您打电话。如您所说,我总是个离不开母亲的孩子,更是一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有时,觉得自己好没出息。

有一天,母亲对我说:“无论儿女长多大,在母亲的心里永远都是个小孩子,永远有担不完的心……”。从此,我再有多大的委屈,都不敢向您哭诉,对您总是报喜不报忧,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您快乐、健康。

(二)

母亲虽然只读到小学三年级,但在我的心里,您始终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平时心思缜密,遇事沉着冷静,是父亲得意一生的贤内助。

记得,初中三年级那年正月,我在学校补课,正逢我们家盖房子,就是用泥巴将土坯砌成墙的那种,爸爸请了南塬的两名技工,小工都是村民们自愿来帮忙,我们家好吃好喝管待好就是,没有工钱。原计划在正月十六日上午十时上房梁。

事后,听表姐说,正月十六日那天早晨,房子四面墙体都起来了,大家都开心地坐在院子里抽烟喝茶,等到吉时上房梁时。大舅看到北面的墙,有一处没有满上泥皮,就让弟弟端一铁锹泥巴给他,他把那片墙满好泥皮,正当此时,西边的山墙朝里倒塌,将大舅和弟弟都埋在了下面。

满院的人们,惊慌失措的跑过去扒开土坯,幸运的是大舅被闪到墙角,没被压到。弟弟被压倒,铁锹柄斜斜的压在弟弟的两条腿上,压断了左小腿和右大腿。父亲一看他唯一儿子被压伤了,马上稀泥一般,瘫倒在儿子的身边。懂事的弟弟看到父亲伤心的样子,忍着钻心的疼痛对父亲说:“爸爸,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母亲看到弟弟没什么大事,只是被压断了腿,她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平静地走到父亲身边把他扶起来安慰道:“不伤心,没事。我们还要感谢老天的照顾,幸亏只压断了双腿,我们赶紧想办法给儿子把腿接上就是,接上了就没事了,只可怜儿子要受一阵子疼痛。”

因为盖房子,我们家本来就不多的那点积蓄早已用光。是您求小舅舅帮忙找车,才把受伤的弟弟送到医院,并且垫资给弟弟接好腿。人常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那知等到弟弟七月份去医院取腿上的刚针时。医生发现,弟弟右大腿竟然没接好,错位了,而且中间还长了息肉,后来只好又重新接了一次。

同年十一月的一个星期日,那时我已上了中专。听妹妹说,您去舅舅家看外公,弟弟重接的右腿刚刚好起来,钢针还没取。早晨,吃过饭,父亲拉了架子车,要去北山上的承包地里,拉前一天砍好的桐树枝,并且让康复不久的弟弟给他拉驴子。

因为,北山坡路陡峭,加之夏天暴雨冲刷的路面坑坑洼洼高低不平。父亲装了满满一车树枝。走着走着,突然,车子快速地往坡下滑,仅凭父亲一个人的力气,都快撑不住了。弟弟顾及父亲的安危,马上跑过去帮忙。可是,当弟弟双手刚刚抓着车辕时。“咔擦”一声车向一边翻了过去,将弟弟甩出去两米多远,悲哀的是弟弟新长好的右腿又被甩断了。父亲伤心欲绝地将弟弟拉回家,想到一年来,家中盖房,给弟弟看病,已经是债台高筑,再也无处借钱给弟弟接腿了,看着懂事的弟弟疼的满头大汗,也不吭一声,还不住地安慰父亲。父亲既自责又伤心地蹲在地上抱头痛哭起来。

妹妹说,她当时吓的一路跑到舅舅家将母亲叫回,来回二十多里的山路,她都没敢歇一会。那一次,又是您求小舅舅既出钱又出力,将弟弟送到医院给弟弟接好了腿。

自从盖房那年起,一连三年,我们家总是祸事连连,做什么,什么都不顺。为了我们家的苦日子,母亲担惊受怕,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又因家中盖房子,麦面都给村中来帮忙的人吃光了,上顿下顿只能吃玉米面。久而久之,您患上了糖尿病。

尽管,后来父亲到省城做事,我们家也般去了省城,日子一天天富裕起来了,可您老人家,从此失去了健康的身体,要以药为生;尽管,父亲为了给您看病,跑遍了全国好几家大医院,用尽了很多偏方、土方,可最终还是没能看好您的病。最后,只能依靠胰岛素控制血糖。特别是那恼人的糖尿病并发症,最后连医生都束手无策……

想到母亲为了我们家的苦日子,受尽了苦难,最终落下一身病。我从小发誓,长大后一定要好好的孝敬母亲。然而,事情总是难随人愿。刚毕业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纵然我有千般孝心,没钱一切都是空谈。更让我惭愧的是,有一年,老公做生意,赔了钱,母亲还经常接济我。

如今,生活富足了,母亲却不在了,真可谓“子欲养而亲不待”。有人说,时间是疗伤的一剂良药。纵然是五年的时间,都未医好母亲去逝,在我心头留下的伤痕;都未使我对母亲的思念减少分毫。尽管,我心里明白,无论我多么想您、念您,您都无法再活过来了。但是,无论时间过了多久;无论生活如何变迁。母亲,您始终是我这一生都无法放下的牵念。

2015年5月31日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