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1234.net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梦里琴音
级别: 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9-01-24 10:53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梦里琴音

西安,将军府,沉醉在月华一片中,月光泻地,一如窖藏多年的女儿红。

初歇的暮雨湿透了瓦檐,残雨落地,如圆珠断线,在冰冷的石阶上轻轻地弹,碎成一个又一个圆。

花已向晚,暮春残景遂伤客心,将军府后小园落红满径,泪湿残花,更不堪人扫去。园中心亭前红药,仍留得弱芳几瓣,不禁风卷,行将随风飘散,枝头杜鹃,更添几声萧然。

晚风习习,吹醒二胡,浅吟一曲幽怨,后院小亭人影孑然,玉手弄弦,琴音四散,宫角音太过婉转,悲亭外花飞春断。亭内残灯独燃,紫砂壶内茗香转淡,徒留人袖揽晚凉,独舞起马尾琴弓翩然。

亭西北突现寒鸦几点,亭中人正面向北方,见得寒鸦,运琴弓依旧,竟不觉泪两行染透衣衫,暮春之夜,萧亭之内,又哪堪独守满园寂然?

又一阵晚风吹袭摇落花瓣几片,添一分满地凌乱,惹长吁接短叹。太息声中,马尾弓不知不觉走慢,反而更显春江花月夜之委婉。只可惜,月夜虽好,却总有尽时,又有谁能与她同惜这转瞬即逝的春日?

夜过三更,亭外突然传来扫地沙沙声。胡琴音止,女子起身独倚亭栏,远望亭外。一个扫地老妈,挥一柄长粗扫帚,在扫园子。扫帚如风,卷走满径凋伤,徒留群芳绿肥红瘦的模样,更显凄凉。

一声轻叹,无力传远,更难挽春意阑珊。女子无奈摇头,回去坐下,二胡一把,再续一曲嗟呀。

亭外老妈还在扫地,亭内传出的胡琴音,她自然听不懂,手中扫帚,却也不知不觉放慢了速度。扫地声放缓,亭中女子自是了然,也不以为意,自顾自拉琴,亭外老妈,也自顾自扫地。

夜深灯火阑珊,亭内残灯也将油尽。女子仍愿枯坐亭内枯等,一曲二胡悠扬,遮住了院墙外马蹄声响。待女子从悲哀中醒来,只听到未散余音在青石板街上回荡。

马蹄声停在将军府门前,府内本已睡去的灯火又无奈重燃。马尾琴弓停,女子再度轻叹。手中二胡被慌乱收起,女子忙不迭,不小心将茶壶碰落,碎瓷散满地,一如亭外落红惹雨。

女子正欲拾起地上茶壶碎片,却听扫地老妈已然走到身前。“夫人,你不用捡,让老奴来吧。”未等女子回答,一柄扫帚扫尽满地碎片,扫地老妈略去了言语,转身默默离开,徒留女子在亭内一脸愕然。

橘红灯笼引人踱入小园,橘红灯后人已微醺。女子借月光远望,竟是将军手提灯笼,一步三摇,孤身一人走近小亭。女子忙停止啜泣,擦拭泪痕。但一方手帕,只能拭去泪迹,却又如何拂去泪意?

将军慢步前行,上身微晃。女子奏起的曲调,他还在低声哼唱。院墙内的二胡声,打捞起在脑海中浮沉的模样。

冷月如霜,封冻起二十年沧桑,唯有二胡声声,仍在心底荡漾。

“是她么?还是她的什么人?”将军边走边喃喃自语,“若是她,那她来干什么呢?”将军只顾走,却未发现女子已挪步走到他面前。女子先屈膝一拜,后开口道:“将军,您回来了。妾身无礼,未去远迎,还望将军恕罪。”

暮春风太过软弱难吹酒醒,将军岔开双腿,歪着头,斜睨女子一眼,粗声问道:“你是谁?”女子并不生气,只问一句:“将军海量,妾身佩服,不知是谁将将军灌醉的?”“谁把我灌醉的?”将军小声嘟哝,“谁,谁能把我灌醉?我,我醉了么?”女子轻声一叹,春山蹙弯,走过去去扶将军,却不防将军大手一扬,巴掌声响亮。女子伏在地上,遮起右半边脸庞,却还未说什么。

“王将军,这下你满意了?”将军转向身后问,脸上醉意只剩一半。芍药树后闪出一人,扑通一声跪下,道:“末将该死,竟怀疑到夫人头上,害将军家庭不睦,望将军恕罪。”“起来吧,”将军轻轻一叹,“你为本将军着想,本将军心知肚明,只是你疑心太重,以后如何用人,如何为将?”“将军教训的是,末将一定铭记在心。”王将军点头道。“好了,天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将军摆摆手,王将军拜辞而退。

“心如,你怎么样?”王将军一走,将军便连忙将女子扶起。“没事,妾身没关系的。”女子微微一笑,似不觉嘴角流出一行殷红。“还没事,嘴角都打出血了。王锋人还是不错的,只是生性鲁莽,又疑心太重,还需调教。心如你不必怪他,怪我就是。”“妾身一介妇人,怎敢怪王将军,又哪敢怪将军呢?”女子又一笑嫣然,暮春月下,更赚人怜。“唉,既然你不怪我,今日之事就不计较了。心如,三更已过,这园中又阴冷的很,不如一起回房歇息吧。”

“将军愿意,妾身自当从命。”

月华滴入回廊,随将军与女子一路曲折,踱入书房。半开小窗,透出烛光昏黄,透过窗看屋内,竟无一人,空留桌上烛台,静守一夜寂寞。“将军……”“对不起,心如,”将军一叹思愀然,“我没跟你说过,你不要怪我。”“将军多虑了,妾身怎敢怪将军呢?”“其实,这书房不是我的,我一个老粗,当然不会用书房。她,她……”言至伤心处,浊泪沾两行,“每天晚上子时,她都会在这里读书。”“原来是这样。”女子这句似对将军说,又更似喃喃自语。身边将军,似跌入一场回忆。“二十年前,她难产去世。自此以后,每天晚上子时,我都让吴妈把书房的蜡烛点上,半个时辰后再把蜡烛熄灭。你一直是子时前就睡下的,所以你不知道,我也一直瞒着你,但今天……”“将军真的多虑了,心如出身寒微,福薄命贱,德蒙将军搭救,才不至于终老风尘之中,又怎敢与夫人相比呢?”

(原创作者:周恩黎)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