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1234.net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酸楚
级别: 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9-01-24 10:53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酸楚

那时我还在上小学,很多时候放学都看到有一个人穿着破烂的旧军装,戴在很脏的旧军帽,拿着个破瓷的铁茶缸,在街上来回走着,要吃的,动不动就喜欢哼上两句,也不知道哼些什么。问了家人才知道他是个当兵的,打仗的时候耳朵聋了也震坏了脑子,回到家,老父母早亡了,老婆也改嫁到外地了,家里的房子因无人看管也塌了,就住在刘营,路边山坡上一个炮洞里。靠政府救济和乞讨度日。虽然那时我还小,但听了之后,我还是心酸无语了好久。

就是这样一个可怜的人,不懂事的我们,还编着顺口了,说着他,骂着他,有时还捡石头打着他,就电影电视那样打着地主恶霸,真是孩童无忌。而他一点也不气,反而高兴的哇哇大叫追着我们,从来都不是真的追我们,当我们以为快要被抓住时,他却突然掉头不追了,再去追别人,直到我们跑远了,现在想来,他那是拿我们当他的孩子一样疯着玩。一年有四季,春夏秋冬。除了冬天太冷,他会在外面披一条破棉被之外,其他季节他都是那一身的破军衣。还在老家上学那些年,老家的冬天是很冷的,每年冬天都要下好多场雪,每次学都要下的很厚,一脚下去能把脚脖子给没了。屋檐下的冰凌吊子,一个比一个长,一个比一个粗。可即便是这样的冬天,人们都躲在屋里烤着火,吃着烧花生,烧红薯,烧包谷,看着电视,聊着天,只有我们这苦哈哈的学生还在冒雪上着学,还能看到他,披着棉被,从街东走到街西,从街西走到街东,不知疲惫,不知寒冷,有时间我在想他是不铁做的。有时候他兴奋就冒着风雪,拿着茶缸,挥舞着手,大声的哼唱着。仔细的听着,有点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战争时候的战争歌曲,我好像在电视上听过。

他是个可怜又可爱的人。有那么几次,我见他扛着小袋子,满脸笑容的往他的破洞走着。而那几次也是在寒冷的冬天,我看他脚都露在破布鞋外面,红红的,在冰冻的泥泞的道路上走着。看他走的那么用力,那么兴奋,他就不感到冷吗?难道他真的是铁做的,可他为什么还要吃饭那?每次扛了袋子回去之后,再去要吃的,他茶缸里都有小麦,这时我才知道,原来那个小袋是他从政府领的救济粮,二十斤小麦。每次带小麦要吃的,如果我们不要,他就不要我们打给他吃的,很倔。每次我们也会无奈的收下他给的小麦。有时看见他鞋烂了,也会把家里没有烂的旧鞋给他,他就会端着装热饭的茶缸,夹着给他的鞋子,高兴的走了。

最后一次见时,也是在寒冷的冬天,天上下着鹅毛般的大雪,那时我已经上了初二,已经到了叛逆的年龄,看到他就在心里辱骂着共产党,替他打抱不平。为了国家,为了党,奉献了自己的一切,父母死了,不能尽孝,老婆改嫁,不能热炕头,身残脑残,老了,不能干活了,国家却不管了,每年就那么一点救济。睡也只能睡那个炮洞狗窝。那个地方,在他去了之后,我去看过,很短的炮洞,被人工往里面凿了些,不知道是他凿的,还是别人凿的。就那也很小,就照他的小身子也只能圈着睡,崎岖不平的地上铺着一些干的枝叶。连一根麦秸和包谷杆都没有,当时,我看到后我就心酸无语很久,一二十年一直这样睡着,那该有多苦呀,冬天那该有多冷呀,他是怎么过来的。洞外面有个门,是用树干树枝编的,在我记忆,这门一直是关着的,看着那个门,那么的破,怎么挡风呀。见他的地点,是在砖窑边,我刚从同学家出来准备回家,窑上的工人拿窑上没燃透的煤渣隆了个火堆在烤火。他也赳了过去烤着,工人师傅随手给了他一根烟,他也不客气的点着火抽了起来,一脸的寂容,边上放着茶缸,缸里不知是那里给的菜汤,还冒着热气,我看了一会就回家了。

那也是最后一次见他了,没有多久就听人说他死了,他还是没能熬过那个冬天。村里的好心人给他埋了,埋到了土坡后面的山上。没有知道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也没人知道是谁埋的,只知道就埋在那后山上,我去找过,什么也没找到,山上看不出任何动土痕迹。

一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他到底是饿死的,还是冻死的,还是病死的。埋骨何须要好地,只要是个地都可。我想他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我们找不到他的坟,就这样悄悄的走了,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