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1234.net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敢问路在何方——歪批《树上的男爵》
寄尘
级别: 高手

楼主  寄尘 发表于: 2019-01-11 20:24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敢问路在何方——歪批《树上的男爵》

敢问路在何方——歪批《树上的男爵》1-20章
  
  虽然将柯希莫赶上树的直接原因是他不愿吃姐姐剪下许多蜗牛头做的菜,但与柯希莫的在树上直接相对抗的,简单来说应该是他的父亲阿米尼奥男爵。阿米尼奥男爵如果把他的想法和行为做得极端一些就有点象易卜生笔下的培尔·金特了,尽管他似乎不喜欢流浪和冒险。
  
  “我们的父亲男爵是一个讨厌的人,这是肯定的,尽管他并不坏。他讨人厌是因为他的生活由不合时宜的思想主宰,这在新旧时代交替的时期是常见的事情。时局的动荡也引起许多人的内心激动,我们的父亲却同那犹如锅中沸水一般的形势背道而驰,不合常轨。他竟妄想获得翁布罗萨公爵的爵位,他一心考虑的只是家谱、继承权以及同远近的权贵们的争斗和联合。”
  
  但是他很可怜:“他想做的事情没有一件做成功,关于公爵封地的事情无人再提起;他的长子成了大人仍然留在树上;兄弟被人杀死;女儿远嫁他乡,生活在更令人讨厌的异乡人之中;我还太小,不能同他接近;他的妻子又过分武断和专横。他开始说谵语胡话,说什么耶稣教徒们占领了他的家,他不能走出自己的房间,像他一辈子活着时一样,他在痛苦和狂躁之中死去。”
  
  他到死也没有知道自己哪里搞错了。他想对自己好,他想爱自己,但是他追求的东西其实不是他想要的。如弗洛伊德所说:他的自爱陷入了自恋,他的自爱变成了自私。
  
  这个结局令人想起培尔金特,但是晚年的培尔金特发现了自己的错误,原来他所有的追求拥有和失去都仅仅满足了这靠不住的肉体,他一直遵循“满足你自己”的信条,但是最后却发现其实没有满足自己真正的需要。他不可避免地如那个强盗贾恩一样,结局是被所剩无几的时间“绞死了”,因为他们自己的过错,他们终于无可避免地虚度了自己的人生。
  
  柯西莫在树上过了一段离群索居的日子,并读了大量的书籍之后,开始明白:
  
  “他要为邻人做些有益的事情,说到底这一点还是他在同强盗的交往中学来的:愿意使自己成为有用人,”
  
  “总之,像一切真正的爱护一样,这种对于树木的爱也使他变得残忍和痛苦,因为为了让树木生长得快而形状好,他必须对它们进行截枝,使它们忍受创伤。当然,他在修剪树木和疏整森林时,一向注意不仅替树木的主人的利益着想,而且也为自己考虑,为了他来去方便他需要使他的道路更畅通一些。因此他让那些在树与树之间起搭桥作用的枝条总是被保留下来,而且由于其它枝条被清除而汲取到更多的养分。结果是他用自己的手艺使他原来就觉得相当良好的翁布罗萨的自然环境,变得越来越对他有利。他那时爱邻人、爱自然并又爱自己。这种聪明的作法,尤其在晚一些时候收到了效益。那时树木的形状越来越多地抵消了它为截枝而耗损的力量。”
  
  但是,就象斯宾诺沙的“爱邻人爱世界和爱自己,维护自己的存在是一种德性”到现在被无可避免地狭隘成自利,乃至不择手段地去争取成功一样,“后来,最愚蠢的一代代人诞生了,毫无远见的贪婪产生了,人们不爱惜东西,也不爱护自己,这一切就消失了。现在一切都改观了,人们不可能再像柯希莫那样沿着树木畅行无阻了。”
  
  到底怎样才是真正的享受生活的幸福和快乐?
  
  想起自己那段做安利和保险的经历。我永远感谢那几年的历练,让我学会了好多东西,如何振作自己的精神,如何技巧地进行推销,如何去争取成功,如何进行自我激励,如何待人处世,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态等等。
  
  史小姐是“直系”(安利里的一种级别),她长得不漂亮,但是为了推销化妆品,她的指甲和脸上都用雅姿进行过精心的处理。她告诉我,你这样跟我去做,你在四十岁前就可以退休,你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你的财务状况将使你感到安全。但这之前你必须全力以赴去争取成功。她说,由于他们夫妻俩一起做安利,她的先生是多么地爱她。我清晰地告诉她,你不会快乐。
  
  于是我开始做安利,八个月后开始做保险,多少嘲讽,多少拒绝,多少艰辛,当我看着每月好几千的佣金,当我深夜睡在医院侯诊室的长椅上,当我发现为了争取成功正一步步变得唯利是图时,我象汉飞(《羊皮卷》中的主人公,相当不错的一本励志书,改版后为了吸引眼球,改名《最伟大的推销员》)一样鼓励自己,但是,从一开始就有的一种声音一直在心底回响,那不是我真正想要的。
  
  一年之后,由于企业改制,他先生一下子从一个房产公司董事长的儿子变成一个房产公司的理所当然的继承人。后来听说史小姐离婚了。在消沉了一年多之后,我去看她,顺便向她推销保险。她那时已经重新振作,她又开始做安利,又做到了“直系”,我怜悯地看着她:无论你做到红宝石还是皇冠大使,你依旧将找不到自我。她怜悯地看着我:多年以后你依旧将一无所有,你只能靠着可怜的工资过活,你可以躲到树上,但理性的探索无助于现实中的吃喝拉撒,在你热血上涌时,我们将听到你柯西莫般“喉咙里发出像狼嚎或猫叫一样的声音”。
  
  令人奇怪的是,无论安利还是保险,竟然都找到自己的冠冕堂皇的最高理论:成人达己。我后来才有所明白,好多崇高正义都是在做大以后说的,而白手起家的时候多数还是要靠黑手起步的。
  
  “长久的树上生活,柯西莫发生了改变,多少以前曾是重要的东西,对他不再重要了。”
  
  面对绝望的现实,知识分子躲到树上。但树上不是我们最后的家园。有人读哈耶克读得悲从中来,因为他最后说,“我们必须否弃这样一种幻想,即我们能够经由审慎的思考而创造人类的未来。这是我……现在对我就这些问题所做的四十年研究所下的最终结论。”人类没有出路。一切的秩序和制度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相比之下,卡尔唯诺的信心更加足一些,他通过冉森教徒的嘴说:“自由和平等的公民的责任或者是信奉自然宗教的人的道德都变成了一种严酷的惩戒条例,一种狂热信仰的教义。除此之外他只看到一幅腐化堕落的黑暗画景,一切新的哲学家在揭露恶时都过于温和而表浅,通向至善的道路虽然艰辛,却不容许妥协或折中办法”
  
  “就在那个时候他开始写一份《一个建立在树上的国家的宪法草案》,在其中描写想象中的由正直的人们居住的树木共和国。他开头写的是一篇关于法律和政府的专题论文,……书的结尾应当是这样:作者创立了在树顶上的完善国家,说服全人类在那里定居并且生活得幸福,他自己却走下树,生活在已经荒芜的大地上。”
  
  孔老夫子躲在背后喃喃自语:止于至善?天下何思何虑?
  
  耳边回响起一首歌,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由于薇莪拉的归来,卡尔维诺借助他们对爱情的不同理解继续探讨自爱与爱他的关系,薇莪拉的爱情观有施虐倾向,她要求柯西莫为了爱完全放弃自我,而柯西莫则坚持即使为了爱情也不能丧失自我,两人终于分手,尽管他们都是为了爱。这一段的叙述由于人物的缺少,卡尔维诺的探讨无法深入,随便找本伦理心理学的著作都能找到更系统详尽的分析。柯西莫开始发狂,发疯,变呆傻,生病,又痊愈。也许可以理性的探讨爱情,但爱情本身大概没有理性,天知道。
  
  接下去卡尔维诺的笔触伸向更广泛的领域,国家、政派、教派之间的战争,关于民主的初步设想,以及他念念不忘的关于整个人类的蓝图,那不知是理想还是梦想的东西。
  
  柯西莫这个终身抗拒现代文明的人始终希望能对邻人,对国家,对所有的猫头鹰、画眉鸟或者说是黑人、白人,以及整个人类有所帮助,在使自己成为一个有用的人的同时,他又拒绝丧失他的自我,他真的找到了自我么?
  
  在《1984》中,有一片充满了希望充满了爱充满了和平安宁的黄金乡,在《树上的男爵》里有一片神秘的广袤的绿色的连柯西莫也无法逾越的草坪。那是虚空是远方是思念是未知也是希望。柯西莫死了。
  
  柯西莫听到那个诗人将领在胡乱的吟诵:“啊!月亮!啊!少女!啊!我的生命!……”
  
  我三岁的儿子打电话问我:“爸爸,你在抓蝴蝶玩么?”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