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1234.net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青年作家刘炜评岩波长篇小说《鸽王》
看一米阳光
级别: 高手

楼主  看一米阳光 发表于: 2019-01-11 20:04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青年作家刘炜评岩波长篇小说《鸽王》

  皆为利来,皆为利往(《鸽王》书评)
  原创 2018-03-30 刘炜 一盏清水绿萝花
  ——岩波《鸽王》书评

  皆为利来,皆为利往


  



  作家岩波的行业探秘小说《鸽王》看似是在讲述信鸽行业内部的林林总总,实则是整个社会的一个缩影,一个信鸽行业就是一个小社会,书中人物围绕信鸽所作的一切均可归结为一个“利”字,只不过有的人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有的则是心狠手辣不折手段。

  如果我们以公序良俗、法律底线作为一个界限,可以将书中的各色人等划为三种人:

  第一种,善良的老实人,以杨晓燕、郭叔、邹长军为代表。其中鸽王邹长军属于那种凭实力挣奖金的自食其力者,杨、郭则属普通百姓范畴,并且还是家庭条件并不宽裕的社会底层。年轻姑娘杨晓燕心地善良,痴迷养鸽,结识父辈的郭叔后一同售卖观赏鸽,郭叔恪守做人底线,甚至是个不懂得随行就市合理涨价的“一根筋”。无奈的是,社会是残酷的,越是老实善良的人,在社会上行走越是举步维艰,至少是要交上一笔不菲的“学费”。

  三人中,初出校门的杨晓燕对“学费”的感触应该最直观:第一次独立卖观赏鸽,先是为人作嫁当了同行抬价的棋子,接着又被二道贩子空手套白狼,一时间就感到头晕目眩;郭叔从年龄上来看貌似“多吃了几把盐”,可与窦经理酒桌谈信鸽生意时那番自亮底牌的交心,让读者看了都为他的傻实在“嘬牙花子”。邹长军的命运更为悲催:信鸽协会副秘书长一职被歹毒的同窗刘一卓陷害夺去;参赛信鸽被刘吃掉因而失掉比赛几乎破产;协会理事资格被取消;爱妻王格格被刘占过便宜。刘一卓的龌龊陷害之事虽然隐秘,可慢慢的也都被邹长军知晓。可是,这些奇耻大辱自始至终都无法激发这个软弱男人的血性,你能像齐志国那样为老婆去砍上仇人一刀吗?或者是在刘一卓被黑社会断腿乞讨后狠狠的踢上他一脚?很遗憾,在邹长军身上看不到这些快意的场景,我们看到的只是他在接连遭到厄运后的抱头痛哭和上吊寻死,使读者体会到了那句“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在蓝海市,老实人不欺负是罪!”书中那句价值观扭曲的民间谚语用在不谙世事的杨晓燕身上、用在“一根筋”的郭叔身上、用在软弱的邹长军身上变成了最好的示例,也深深反映出法制社会看似平等,实则仍然存在着“弱肉强食”的自然界本质。如果没有后来的裴教授,接连吃了大亏负债累累的三人是很难让人看到希望的。

  裴教授也是个善良的人,但与三人不同的是,他有知识:可以举办高级信鸽沙龙,懂得现代化科学喂养;他有资金:买得起四合院,建得起公棚,能雇保安以防宵小;他有能力:自行筹备信鸽大赛打造知名度;利用优势资源不断包装杨晓燕、邹长军与王格格,让他们成为全市学习的榜样、成为报社与大学聘请的名人。自始至终,裴教授就像《聊斋·聂小倩》中燕赤霞的这个角色:倘若没有燕赤霞的法宝锦囊,不管宁采臣与小倩的爱多么海枯石烂,都难逃鬼姥魔掌。毫不夸张的说,对于书的三位老实人,甚至是吃过牢饭的齐志国、走投无路的银行家之女于小静而言,裴教授就是善良的救世主,就是仗义的大侠。

  书中的第二种人处于灰色地带,比如清朝王室之后的王格格。简单来说,王格格有着两方面的人格特征:对于自己的窝囊丈夫,她不离不弃,面对其他男人的非分之举守身如玉,看到视频中雌鸽与鹰隼作战拼死护夫的场景也会感动流涕,这是她良善、柔情的一面;另一方面,他与哥哥王者兴争抢《养鸽秘笈》时狠得下心,不惜触犯法律请社会上的朋友出面教训,在警局又能很快与警察熟络,让自己的处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都显示出她的社会能量与黑白通吃,与荷兰女人谈判、对专做“卖肉”生意的黄淑玲设套时的屡生巧计,更是她聪慧、能耐的一面。她这样的人,与其老板吴其瞻类似,更像是一架天平,良善的人性占了上风就是好人,社会适应力强的她人生也不会太差;但为了逐利倘若让阴暗的一面占了上风则有可能会是吴其瞻的下场:事情做过头了,就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牢狱的代价。

  书中的第三种人就是为逐利而挑战法律与公序良俗的无底线者。痞子马小六,为了赢得大赛奖金饲养鹰隼捕杀参赛者的信鸽;信鸽协会副秘书长刘一卓,随意吃掉参赛信鸽,随意更改比赛成绩;“卖肉”黄淑玲,不是妓女更胜妓女:大学睡老师、工作睡领导、踏入信鸽一行后睡马小六、睡刘一卓、睡吴其瞻、睡体育局领导,甚至剑走偏锋“睡”出蓝海市与南兴市的上千公里信鸽大赛、柳暗花明将自己“睡”成了体制内的公务员,天下之事都可以脐下三寸来解决,更是“节操碎了一地”!上述人等的龌龊行径直接让读者窥视出信鸽这一行业乃至社会的阴暗一面。

  在结局中,马小六恶有恶报,可刘一卓在恢复工作后依旧吃参赛者的信鸽、黄淑玲更是“睡”出了个春风得意,作者没有秉持“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传统因果论,但本书的高明之处正在于此。《聊斋》名篇《促织》的结局中,贫民成名借儿子托魂蟋蟀杀败皇室御蟋而锦衣玉食,不过最开始欺压贫民的县官、巡抚同样因进贡有功获得提拔,因果报应有时并不是屡试不爽,至少是应验的那一天会来得很晚。本书中,作者也借作家程红缨之口说出了这个道理:

  “好人有时候未必得好报,坏人也未必立马受到惩罚,还很可能十分得势。要解决这个问题,就不是我们作家所能做的了。”

  程红缨的话是现实,不失真。像这样的地方在书中还可找到一些有,如出警的警察在闻到黄淑玲勾起性欲的香水后也会口吐脏言几乎把持不住;办案时以罚代管,对一些没有严重后果的普通案件大事化小;税务局沦为家奴公报私仇,这些事情现实中都发生过,书中亦没有避讳,这种“不失真”的写法正是作为优秀小说所不可或缺的一个地方。

  值得一提的是,本书还有若干讽刺之处,如于家图与吴其瞻的一段对话:

  “嗨嗨,别动手,我是银行家于家图!开两会的时候我见过你!”

  于、吴两位身为两会代表,开会是一对,坐牢也是一对:于家图因贪污、雇凶锒铛入狱,吴其瞻同样因为雇凶入狱;还有郭叔原单位国企饲料加工厂的厂长马为民,名为“为民”却未“为民”,最后卷款潜逃,上述描写亦是作者对现实当中那些披着人民外衣的蛀虫贪官的一种抨击。

  早在两千多年前,司马迁就在《史记》中道出了天下之人熙熙攘攘的目根本的:皆为利来,皆为利往。不管时间流逝多久,“利”永远都是一个世人无法回避的话题,看人们选择以何种方式“逐利”了。《鸽王》一书的刻画的各色人群与林林总总的内部事件其实和杭州岳王庙中的塑像有异曲同工之处,都诠释了这样一个道理:岳武穆抑或秦桧,当你选择了什么样的人生道路,就注定了什么样的人生结局,做人没有底线,即便侥幸如秦桧在有生之年没有得到应有惩罚,却也难逃后世跪像的遗臭万年!

  刘炜

  2018.3.30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