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1234.net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他乡的合欢树7 郑浩离婚后卷走财产并迅速再婚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
麻辣波姬小丝
级别: 高手

楼主  麻辣波姬小丝 发表于: 2018-12-02 01:22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他乡的合欢树7 郑浩离婚后卷走财产并迅速再婚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

  第七章 郑浩离婚后卷走财产并迅速再婚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所有的诡计都得逞了,办完手续后,郑浩喜滋滋的上班去了,他要赶紧去给陶娜报告这天大的好消息。郑浩晚上回来推开家门,看到客厅里一个蓝色的大号行李箱,那是他们结婚度蜜月的时候买的,文菁还在房间收拾自己的行李,大包小包的一大堆,郑浩的心里一阵不忍,到底是自己一手策划的离婚,还让文菁背了黑锅。
  于是对文菁说道:“收拾好了就喊我一声,我开车送你到你妈家里。”文菁半蹲在地下,继续往包里塞着衣服,一边没好气的回答到;“不用了,我已经叫好了出租车。你送我回娘家,见了我父母怎么说?打包退货回来了吗?”
  郑浩一下子被噎得哑口无言,悻悻道“不要送拉倒,谁还稀罕。”
  文菁坐着出租车回到家里,妈妈打开门,看着满地的行李,奇怪的问:“你怎么拿了这么多东西回来了,像搬家似的,在我这里常住了?”“是要在这里常住了,妈!我跟郑浩离婚了。”文菁一边吃力的往家里搬着行李,一边跟妈说道。
  “什么?离婚了?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跟我们商量一下,你太草率了。”妈妈急得声音都提高了。“帮我搬一下,等会进去再跟您说。”文菁把行李箱子都拖进屋里,关上了门,妈妈也帮忙搭把手。
  等收拾得差不多了,文菁的妈妈又急切的拉着文菁坐到沙发上,担心的问:“你们什么时候办的手续,孩子的抚养权给谁,房子怎么分的,财产都怎么分的?看你搬出来了,房子应该没你的份了。”
  文菁这段时间虽然在休养,但是家里家外,糟心的事情不少,清瘦了许多,面色也黄黄的,看着女儿这样,妈妈也是心疼。
  文菁手里还在收拾着果果的一个布娃娃,果果每天抱着它睡觉的,布娃娃的耳朵那里脱了线,文菁用线缝了起来。一边缝一边说;“果果归我抚养,他一次性给了十万做抚养费,算是买断了吧,房子是婚前他父母买的,没我的份,车子也给他了,反正我也用不着,家里也没有什么现金存款的,这几年开销大,我们也没存钱,就这样行了。”
  “说离婚就离婚,你们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个样子,也不替孩子想想,以后果果就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了,会被同学耻笑的。”文菁妈伤心的说道。
  “妈!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学校一个班的学生有一半都是单亲家庭、再婚家庭,多的是,都见怪不怪了,谁嘲笑谁,这属于个人隐私,老师不会到处乱说的。”文菁继续收拾着布娃娃,晚上果果回来之前要弄的漂漂亮亮的。
  接着跟妈说道:“自从相片风波以后,郑浩就完全变了个人,三天两头不着家,回来还骂骂咧咧,还有一次动起手来,连家暴都有了,人常说,家暴只有0次和无数次之分,动手一次,以后就成习惯了,您不怕您女儿被他打残打死呀?上次住院的事情,您不知道吗?连个外人都不如,邻居同事都会关心问问,他连问都不问,水都没倒一口给我,您说这日子能过下去吗?再说我们经常这样吵闹,您二老也怕影响孩子,总把孩子往这里带,孩子让您们带了都这么久,本来就是父爱缺失的孩子,现在连我这个母亲,都不能好好的照顾孩子了。”
  “他还打你,家暴?我看他是浑了。在哪里,我看看?”“腿上”文菁妈撩起文菁的裙子,看到腿上的疤痕,用手去摸了几下,好像一摸,疤痕就会不见了。
  心疼又生气的说:“离,该离,打老婆的男人从来就不会是个好男人。你受了委屈都不给妈说,自己扛着。回来住吧,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
  文菁从学生时代起,都是乖巧懂事的孩子,学习工作都是她自己安排决定。一直到结婚生孩子,父母才帮忙操持下,带带孩子。文菁妈知道文菁有自己的主意,她离婚肯定有她自己的道理,就没在继续埋怨了。
  文菁放下手里的娃娃,拉过妈妈的手,郑重的说道;“妈,现在离婚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您女儿我,不管再婚还是一直单身,都会过得很好,因为我有让自己幸福的能力,您放心吧!不会跟你丢脸的。”文菁妈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就是太好强了,时候不早了,我先去幼儿园接果果,你也累了,先休息下。”
  到了晚上,文菁接到了堂姐文柳的电话,“文菁,你跟郑浩离婚了,财产什么的都分清楚了没有?”这可真是职业习惯,文柳开口就问钱上的事情。
  “姐,都分清楚了,房子车子都是他爸妈买的,归他们,郑浩给了十万的抚养费。”文菁耐心的回答道。
  “ 那你结婚时的装修费,还有陪嫁的电器什么的也花了不少钱,现在啥都没有了。”文柳继续问道。
  “ 我能拿回来的,都拿了,用旧了的都不要了。姐,我不想在这事上花时间纠结,早了早好。”文菁看着一旁玩着积木的果果,“我现在只想平平安安的待在果果身边。”
  “你和郑浩不是联名买了好多支股票、债券吗?这几年股票的行情都不错的,你没问问股票的事?”文柳继续问道。
  “ 呀!这事我倒忘了,都是郑浩在弄,他比我闲。”文柳这么一提醒,文菁才想了起来,她与郑浩结婚以后,收的郑浩家里的彩礼钱,还有亲戚朋友的份子钱,凑在一起,正好郑浩的父母有内部关系,买了行情看好的好几支原始股,还有基金,债券什么的,郑浩的父母也投资了些钱,给小夫妻开的联名户头。
  “那你把你的账户名报给我,我托人帮你查一下,看看现在账户上有多少钱。”文柳的职业感非常的敏锐。“好的,我找一下,然后发信息给你,又要麻烦你了。”文菁客气的说道。“姐妹之间客气什么,那你赶快去找,我等你信息,挂了。”文柳说完就挂了电话。
  文菁找到股票的开户账号以后,就发给了文柳。第二天,文菁送果果上幼儿园以后,回家的路上,给欣然打了电话,想问问转换部门的事情。欣然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忙,于是两人约好,等欣然下班后一起去吃晚饭,文菁想好好感谢欣然送她去医院,也聊聊她和郑浩的事情。
  天气渐渐转凉,到了晚上,文菁妈家附近大大小小的餐馆都热闹起来,有很多餐馆的老板把餐桌都摆到了外面,初秋的夜风,凉丝丝的,非常的舒爽。
  文菁找了一家龙虾店,以前吃过几次,虾子个大,新鲜又干净。欣然喜欢吃龙虾,文菁给欣然发了定位。
  没过一会,欣然就赶来了,穿的牛仔的短裤,露出白皙匀称的大腿,上身一件棉质的白色抹胸,外面罩了件网眼的背心,前后开的v 字领,胸前饱满挺拔,前凸后翘的身材特别诱人。头发烫成了板栗色的大波浪,发尾微卷,欣然在头顶扎了个丸子头,更显得俏皮可爱。
  欣然还没坐下,文菁就问道:“咦,这是什么味道?”欣然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什么味道?我怎么没闻到,菜都还没上呢!哪来的味道?”欣然奇怪的说着,把包放到椅子上。
  “ 嗯,我知道了,一定是谁在吃羊肉,我闻到了一股子骚味。”文菁说完贼贼的笑起来了。“原来是在说我呢?”欣然恍然大悟。然后用手拢了拢自己的胸,悄悄问道:“诶,怎么样?性感吗?”
  “ 我已经看到了世界上最深的海沟了”。文菁故意戳了一下欣然的胸。欣然双手抵住下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胸脯跟着又高高的抬起:“女人的乳沟,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挤挤,总会有的。”又故意的往文菁面前凑了凑。
  “ 佩服,B罩杯的被你恁挤成了D 罩杯,你家阮征可有福气了!”文菁打趣的说。“哼,他!别提他了。我们谈正事”
  文菁和欣然对对方都非常了解,又是发小,两人一起都很随意,互怼也是常事。欣然坐正了身子,对文菁说;“我爸已经跟你公司的领导沟通好了,你调去仓储部,帮忙负责货品的收发运输,等你休整好了,下个月开始去仓储部报道上班。”
  “那太好了,不管去哪个部门都行,只要能不看到张德彪的嘴脸就好了,这些天忙完我的事情,正好下个月恢复上班。” 文菁高兴的说。
  正说着,虾子上来了,一盘油焖大虾,一盘蒸虾,还配了两个小菜,要了两瓶啤酒。文菁一直帮忙剥虾壳,她自己吃的少,最近胃口一直不好。
  欣然边吃边劝文菁也吃,吃得嘴里觉得咸了,就灌一口啤酒,看着欣然酸爽的样子,文菁缓缓的说;“欣然,我跟郑浩离婚了,手续都办好了,我已经搬到我妈家里去住了。”
  欣然正拿起一只虾往嘴里塞,一听这话,手在嘴边顿住了,“你们离婚了,手续都办好了,这消息太劲爆了,不带你们这样玩的。”嘴里的菜渣都要喷出来了,文菁示意她把虾子塞进去再说。
  “过不下去了,不离留着过年呀。在我们两人的婚姻里,我一直就像一块油腻腻的抹布,被他消耗着,我不能这样下去,我要有最起码的尊重和重视。”
  文菁不疾不徐的说着,近段时间的基本状况也都说了一遍。欣然看她决绝的样子,慢慢也释然了,毕竟文菁有她自己的判断,什么事情,只有经历过的当事人才能体会。
  桌上的虾壳又堆了起来,欣然招了招手,服务员连忙过来清理。这时,文菁的电话响了,是文柳的。
  “ 喂,姐,”文菁拿起电话,电话那头文柳急切的说;“文菁,你和郑浩的联名户头,在半年之前就转成了他个人的,一个月之前账户上的钱都提空了,估计有一百多万。”
  “一百多万,这么多。”文菁重复了一下数字,顿时惊呆了。“这属于婚内财产,他是在恶意转移财产,你可以去法院起诉他的。还有,他所在的那个股票群,有人问他怎么不玩了,把钱都抽走干嘛,他说要装修房子,马上要结婚了。”文柳一口气说这么多,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你需要请律师的,我可以帮忙替你找,这个人渣,真是渣出国门,走向世界了,还是你太大意了,不说了,你好好捋一捋,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我挂了。”文柳每次都是这么风风火火的。
  欣然在旁边听得个一清二楚,疑惑的问道:“你姐说的是郑浩,跟你老公是一个人吗?哦,现在应该叫前夫。”
  “唔”文菁还没有缓过来,一直处在懵圈状态。“这信息量也太大了,我先喝口水压压惊。”欣然真的就喝了一口水,又给文菁倒了杯水,“喝点水,清醒下头脑。”
  “ 郑浩半年前就转移户头,瞒着你提现一百多万,然后马上要结婚了。他才和你离婚几天,这是要跟谁结婚?难道半年前他就有小三了?”欣然像侦探断案一样,分析着说。“如果真是这样,那郑浩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就解释得通了。”
  (大家的关注,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努力吧!加油!)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