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1234.net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夭夭桃(三)
七八6603
级别: 高手

楼主  七八6603 发表于: 2018-12-01 17:47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夭夭桃(三)

  宁静夜晚,芒果枝叶轻拂窗棂,秋虫时断时续的唧唧声,忠哥忽远忽近、飘忽不定的笛声。似一幅宋代《花好月圆》图。丁平正坐在八仙桌旁批改试卷,三姐弟围坐桌旁做作业。丁建军突然从丁瑜笔盒里拿走一把笔,那是丁瑜最喜欢的熊猫铅笔,笔头上的橡皮擦有好闻的香蕉味。丁瑜奋力回夺,建军不给。“大的要让小的,要爱护弟弟。”丁平发话了。“从小就这话!”丁瑜越想越气,用小刀背划手背几道血痕。“你在干嘛?”丁平一把抓过瑜手,瑜挣脱,用力拉开小门,往走道跑。丁平解下皮带追了出去:“反了天了,敢跑!”差点与二外甥撞个满怀,外甥拦住解劝,外甥媳妇紧紧拉着瑜往屋里走。瑜一骨碌躺倒在床,抽噎。这怎么啦?从来没挨过丁平的皮带。那次捣蛋鬼依青曾用竹杆开玩笑地敲瑜的背,恰巧被丁平看到,丁平二话不说拉起瑜的手要到依青家告状,瑜死活不肯去,好怕依青又鼻青脸肿的。“起来,念书去。看人家文灯都亮到几点,回回不到九点就睡。”嫩妹朝丁瑜幺喝。“算了让她睡吧,她有她的学习方法,考得好就行了。”丁平边跟外甥说话边拉妻子坐下。瑜的脑袋瓜不听使唤不能像平日过电影一样把白天听的功课过完就睡着了。
  全校师生在操场开大会。每个学生自带小椅子,小凳子。各式各样:折叠的、靠背的。木的、竹的。五花八门。台上树间拉一横幅:打击一切不良之风以正学风”校长就着麦克风做报告,一排帅哥靓妹低头台上站立。公安机关抓获这些少男少女搞流氓活动,未满法定年龄十八岁,交由学校严肃处理。同学们炸开锅,此起彼伏起立指认“那谁谁谁唱过白毛女,谁谁演过洪常青。”个个劈叉蹬腿走猫步,能歌善舞,丫霸!“聪明总被聪明误!还是这些笨头笨脑的好。”一旁的老师们看看台上瞅瞅台下,交头接耳地感叹。“大家安静,各班班主任整顿纪律!”校领导麦克风吼得山响。丁瑜和赵玲正起劲地对台上班里的陈芳评头论足,“多话婆,往前挪!谁再讲话就出列。”严老师命令她俩移位。这是杀鸡给猴看!丁瑜低头哭成泪人儿。不几天那个大眼,活泼好动,出类拔萃的文娱委员陈芳被勒令转学了。
  初二又分班,刚混熟又得重新适应。班级也升级到哥特式裙楼一楼了。赵玲等几个同学调往别班来几个别班同学。“嗨。”那翘两揪揪,橄榄核形两头尖的脸,明亮眼滴溜转,一笑一酒窝,穿砖红色大外套的小个子欧阳菊一下课就往后排窜,拍拍周邦岩的课桌。还是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石破天惊啦!周邦岩红着脸不吱声。重新编排座位,丁瑜与欧阳菊同桌,卓月与李凤英同桌。后面坐着小白脸学霸金明和怪话连篇大眼搞怪的音乐才子赵杲。两个妞,粘上了。丁瑜和欧阳菊得空手挽手校里校外溜:校长办公室露台上摘探头探脑的花枝闻清香插花瓶;桃花林里捉迷藏舞纱巾;烟山书店挑书挑花眼,丁瑜手里攥本《微生物世界》,对花鸟虫鱼共同爱好,期许将来要一起当生物学家。
  “扑哧”丁瑜猛抬头看见眼面前讲台上有一大鼻头,禁不住笑出声。头顶一棵蒜,扁平瓜子脸,蒜头鼻,三角眼里满是青白眼,与讲台一般高的化学老师重重放下放大镜,双手撑开据着讲台,斜睨着丁瑜:“笑有几种:傻笑、奸笑、皮笑肉不笑……我六岁时父亲出门未回我妈没心没肺的只会傻笑而我替父亲担着心,无时无刻不留意门外动静……”丁瑜头嗡嗡作响,木木坐着。最近不知怎的老爱笑,体育课队列操练,向右向左转错了,“吭哧、吭哧”的笑,笑个不停,惹得体育老师咬牙切齿不能揍只能骂娘;在家走石阶突然间从后面抱住红嫲嫲,两人一起滚下石阶,在嫲嫲不住“颠趴”骂声中抖成筛糠。好不容易捱到下课铃响。“笑有几种……”背后赵杲捏着鼻子学话,旁边的同学哄笑。欧阳菊拉起丁瑜上侧所,“菊呵,”化学老师满含笑意朝欧阳菊招招手,扶着她的肩问这问那,不瞅丁瑜一眼。欧阳菊课上很不安分,听懂了就来找丁瑜说话,或把文具笔盒藏来藏去分她的心,又时不时找背后同学的茬,惹得金明大叫:“忍耐是有限度的!”欧阳菊则回敬道:“姓金的滚回朝鲜去!”
  上午上课铃响很久了,班长的位子空着,没人喊起立,同时还有三个位子空着。第一节是班主任严老师的数学课。“报告!”教室门口出现四个人的身影:卓月、丁瑜、欧阳菊、李凤英。“进来。”严老师不动声色地应道。
  昨天傍晚下课欧阳菊把卓月、丁瑜、李凤英悄悄叫到一边提议她们一起上她家过鬼节。丁瑜从小都没离家过,打死也不敢私奔。欧阳菊自告奋勇地跟丁瑜回家与丁爸告假,丁爸犹疑不定,最后还是同意了。离烟山不远的郊外江边村,6路车直达,经过公墓石牌坊眼睛像揉进一粒沙,强烈的新鲜感挠抓着每人的心,不舒心一闪而过。到了地方,欧阳菊顺路拐进一家村厝,熟门熟路地屋里闯。“小菊儿,他在前面集市上呢。”一位老农模样的老人冲欧阳菊笑。欧阳菊颠颠的跑去。三个人跟她后面七弯八拐的走在村道上。“哎,请问蚬子一斤多少钱?”周邦岩紫红着脸,低着头,手上的秤定格在蚬子担上。:“菊就爱拿邦岩解闷儿,不要影响人家做生意啦。”李凤英泼辣地扳过欧阳菊的肩把她带走。“你们不知道菊有多皮,像猴一样爬上我姥姥家那棵大桑树,桑葚吃不够不下来。”浓眉大眼苹果脸粗辫子的李凤英对卓月和丁瑜比划着,咯咯的笑。
  “阿公,看我把同学叫来凑热闹了。我饿啦,开吃吧。”欧阳菊欢快叫道。饭厅一圆桌摆满丰盛酒菜,桌旁已坐了几个人“人客到啦。”朝她们点头打招呼。满脸褶子,浓密剑眉,慈祥双眼的老人佝偻着背正从厨房里拿菜出来。“就等你们啦。来,同学随便坐。”哥,你怎么还比我先到呀?”“谁知道你是不是又跑邦岩家串门去了。”“得……”欧阳菊朝她哥手举头上做犄角扮鬼脸。“你们拿起筷子,吃呀,不要客气。”理平头一脸憨厚的菊她哥热情让客。“我哥比我大三岁,只比我们高一级,在附中念书。”欧阳菊不无得意道。”“小菊儿她早读书。他们父母在外地工作,小菊儿从小好动,我既当爹又当妈的管不了她,就早早把她送学校了。”阿公说。吃完饭,欧阳菊领卓月、丁瑜、李凤英来到面街的裁缝铺:“阿公是我爸叔叔,我爸过继给他了。可疼我了,看看我身上这件大衣就他做的,这砖红色我喜欢。”欧阳菊一跳跳上缝纫机。“这么大,快赶上连衣裙了。”卓月拉拉大衣。“他就盼我快长大。”“告诉你们吧我妈在兴化当中学英语老师。”欧阳菊自豪地扬扬头。第一次睡在陌生的地方丁瑜有点认铺,迷糊中天已大亮。草草洗漱,急急吃些稀饭就赶往车站。左等右等,好不容易来一辆,人潮涌动,挤啊挤不上。又来两部车欧阳菊左冲右突挤上去,可卓月她们三个屡屡被挤下来。欧阳菊气得拿石头追着车尾砸。就这么迟到了。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