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1234.net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看守所七个月零四天的亲身经历,名副其实的地狱边缘(转载)
合格瑞丰
级别: 高手

楼主  合格瑞丰 发表于: 2018-12-01 14:35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看守所七个月零四天的亲身经历,名副其实的地狱边缘(转载)

  2018年2月8号,农历丁酉年腊月二十三,小年,下午五点,霸州市公安局大门口。零星的爆竹声渲染着浓烈的年味,衬托的我跟老婆、女儿诀别的场面更加凄凉残忍。
  五岁的女儿用娇嫩的胳膊死死抱住我的脖子,抽泣着小声哀求:“爸爸,你不要走,宝儿乖,宝儿听你的话,你不要走。”
  平日乖巧懂事的女儿,今天预感到了什么,在没有任何人告诉她的情况下,突然哄骗不了了。
  “宝儿,爸爸有事,爸爸必须得去……”我心中酸痛无比,强忍住泪水,小声哄着女儿。
  “爸爸不走,爸爸陪宝儿,爸爸不走……”女儿小声的在我耳边说着,大滴的泪水顺着我的脖子一直流淌到胸口,冰凉的感觉刺痛着我的心,好似一直流进了我的心里,让我的心酸楚到撕裂。
  “老公……”老婆一声哀呼,早已哭到红肿的眼睛涌着不尽的泪水,紧紧的抱住我,哽咽到说不出话来。
  “老婆,对不起……”我低声说道。
  “老公,我们没错,我知道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说对不起……”老婆哭着大声说道。
  “看好孩子,照顾好老人,以后家里就靠你了……”我嘱咐着,任由痛彻心扉的感觉撕裂着我,却不敢让眼泪流出,因为我的眼泪会让这个性格柔弱的女人更加痛苦。
  “老公,我会管好家里,你放心。你要照顾好你自己……”老婆哽咽着说道。
  “我,走了!”我咬紧了牙关,狠下心来,使劲拉开女儿的小手,把女儿推到泪人般老婆怀里,转身走向公安局大门。
  “爸爸……”女儿撕心裂肺的一声娇呼,嚎啕大哭了起来。
  “老公……”老婆痛彻心扉的一声哀喊,包含着多少担忧和不舍。
  我迈着坚定的脚步一步步向前,不敢转身看这两个我最爱、也是最爱我的人,生怕我一转身就会心软、就会犹豫,我在心里大声告诉自己:我是去救我的朋友,去救那四个被我牵连的无辜的兄弟,我绝不能转身,绝不能犹豫,我若一回头便会害了他们。泪,终于涌了出来,如江河决堤,再不可阻挡……
  不知谁家点燃了礼花,巨大的响声如同给烈士送行的枪声,让我的脚步显得那么悲壮、那么决绝。我抹了把眼睛,迈着坚定的脚步,把老婆和女儿的哭声舍弃在了身后,踏进了这个代表正义的大门……
  经过简单的询问,黑色幽默式的审讯,我被戴上了手铐。办完复杂的手续,去医院敷衍了事的体检后,我被送往霸州市看守所。
  到了守卫森严的看守所大门外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送我来的几个巡警很是着急,带队的那个小年轻催促武警开了大门,急匆匆进到看守所大楼。
  接收我的是一个五十七八岁的老干警,他一身警服穿戴的极为整齐,长的浓眉大眼,很是有正面人物的形象,跟我在影视剧里看到的和我心里所想的警察形象吻合度极高。
  “这么晚还送来啦?辛苦了。”老干警伸出手说道。
  “好了,郑局,每次都弄的这么正式,我还真是受不了。来来来,快点把字签了,把人提走,我们好回去睡觉。”带队巡警没有跟郑局握手,而是打了他的手一下,很不尊重的说道。
  “没事,没事,都到这里了急什么?我马上给你们办。”郑局带着笑说道,马上开始办手续。
  “这小伙子,长的真精神,多大了?”郑局拿着材料,抬起头和蔼的笑着问我。
  “41。”我心里稍稍安定,挤出微笑回答。
  “什么罪?”郑局低头看着材料问道。
  “他们说是诈骗。”我说出诈骗两个字眼时,心里不由愤怒了一下。
  “诈骗谁?诈骗案还用这么晚……”郑局抬头看着我问。
  巡警带着莫名的笑容说:“郑局,他是换煤案,领导特批的。快点吧,你不累我们可困的不行了。”
  “哦。换煤案啊,怪不得。”郑局看着材料恍然大悟的说道。
  这时,一个戴着眼镜,穿一身红色保暖内衣、披着一件长款黑羽绒服、五十七八岁的女人打着哈欠进来了。
  “怎么这会子送人,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女人不满的问道。
  “徐大夫,没办法啊,领导命令,谁敢不从。”带队巡警陪着笑说道。
  “真是的,大过年的,大半夜还送人进看守所,你们也真够那什么的。什么罪啊?杀人啦?”徐大夫拉着脸坐到办公桌后,边问边拿起材料看了起来。
  “换煤的。自首的。”郑局回答。
  “多大点破事,又是自首,还至于半夜送?这些人真是的......”徐大夫撇嘴唠叨着,翻看体检材料。
  “哟,怎么还是心脏病?冠心病,心绞痛!咦,你今天刚从医院出来的?”徐大夫惊讶的看着我问。
  “嗯,是的。本来定的明天早上8点多的手术。冠脉造影手术。”我心里叹了口气回答。
  “那你自什么首?手术做完再来嘛,和家人过个消停年,过了年自首也一样嘛。这点事他们还值当跑到汾州医院去抓你?”徐大夫看着我奇怪的问道。
  “他们不顾青红皂白,抓了我四个朋友,他们是无辜的,我不自首......”我说着心里一酸,想起了我那四个从开裆裤完到大的朋友。
  “哦,知道了,说的是那四个。这小伙子还挺够义气。”郑局打断我点头说道。
  “喂,郑局,这不行吧,这小伙子么多的病。哎呀,高压185,低压120,这种病人你也敢收?”徐大夫看着我的体检表大声叫道。
  “谢局长亲自签了字的。”带队巡警不耐烦了,皱眉冷冷的说了一句。
  “徐大夫,领导定的。他们这几个案子都是领导定的,看看签字,看明白啦。没办法,收吧。”郑局指着材料上的某处,无奈的说道。
  徐大夫瞪了下眼睛,没话了,低头在材料上签字。很快办完了交接手续,巡警招呼都没打便走了。
  “木尧君?这个名字很别扭嘛,以后我就叫你君子吧。别怕,你这个案子不算什么,安心呆几天,过几天他们就会放了你。你别怕,我招呼着你,保你没事。”郑局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认真的说道。
  我看着这个一身正气的老帅警官,心里顿时热乎了起来。在路上时几个巡警聊天,说看守所里的管教怎么打人,监室里有多少种打人和体罚新人的刑罚,吓的我心里直打怵,现在见到了郑局,我才相信了我们国家的法治不是空话,而是实实在在的人性化执法,我终于放下了心来。
  “手续办完啦?”推门进来了一个满脸困意的年轻警官,皱着眉头问道。
  “办完了。小牛,你把他带进去吧。可怜人,多招呼着点。”正义的郑局不忘为我嘱咐。
  小牛理都没理郑局照顾的话,一把扯住我的手铐,拉牛一样拽着就走,瞬间,手铐硌的我手腕钻心的痛,我不由“啊!”的叫了一声。
  “叫什么叫?再叫捏死你!”他转头对我怒喝了一句,不仅仅没慢,还加快了脚步拽着手铐继续往前走。
  我不敢再喊,为了减轻痛苦,只能加快脚步跟上。很快过了两道武警看守的指纹锁AB门,穿过一个走廊,看到了一高一矮两个身材壮硕的秃头年轻人站在那里。
  “铁子,拉着办手续去。”小牛把我往前一扯,不耐烦的命令道。
  “是,领导。”低个子壮硕光头恭恭敬敬的答应到。
  高个子秃头小跑两步过来,一把扯住我的手铐,使劲往起一提一拉一转,我便跟驴似的转了半个圈。
  “牛领导你先休息去吧,杜领导在,有他看着我们办就行了。”铁子带着讨好的笑容说道。
  “特么的,最烦人打扰我睡觉了。好好收拾收拾,把他安排到六号。”牛领导恶狠狠的下了命令,转身走了。
  “小蛋,要不先饱饱的锤一顿?”铁子阴森森的看着我问,吓的我直接哆 嗦了一下。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