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977.com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偷吻总裁101次》———全文在线阅读(转载)
一点点感动频
级别: 高手

楼主  一点点感动频 发表于: 2018-11-09 20:45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偷吻总裁101次》———全文在线阅读(转载)

  

  第1章 怀上了

  深夜,郊外的废弃工厂。

  身材纤细却唯独小腹微微隆起的女人,被一条铁链绑住手腕,整个人就这么晃晃悠悠的悬在半空。

  手臂被牵拉着的疼痛,让黎夏浑身大汗淋漓,痛苦地嘤咛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阿煜!你也救救她吧?”

  不远处传来女人矫揉造作的声音,黎夏忍着反胃想吐的冲动,循声看过去,只见跟她一起被绑过来的堂妹黎蓉,此刻正柔弱地靠在周煜怀里。

  周煜,是黎夏相识十年,相恋三年的男朋友。

  他为什么会抱着黎蓉?他明知道黎蓉一家曾经如何欺凌她的!

  周煜也在看着黎夏,只不过,那双眼睛曾经多柔情,如今就有多嫌恶。

  对上这样的目光,黎夏心头一阵刺痛。

  “阿煜,救救她吧?你不是说,堂姐她怀孕了吗?”

  黎蓉的话,让黎夏瞳孔猛缩!

  周煜怎么会知道她去代孕了?

  当初为了拿到那笔奇高的代孕费来解救周氏资金断裂的危机,周煜的母亲找了无数人,却没有一个通过考核的。

  没想到那些苛刻的要求,她这个准儿媳却刚好符合了。

  周煜母亲语重心长的哀求她,并保证不会告诉周煜,不会影响他们的感情,所以为了周煜,她同意了,却没想到,孩子还没生出来,他却已经知道了。

  “我......”

  黎夏想要开口解释,却被黎蓉打断。

  “阿煜,说不定是个误会呢?毕竟她跟你一起生活那么久都不肯给你,你不是说她要等你们结婚以后才做吗?堂姐这么自尊自爱,又怎么会跟别的男人上床呢?”

  跟别的男人上床?

  她没有,代孕从头到尾都是在医院进行的!她连那颗精子的主人是谁都不知道!

  她用尽力气反驳,“我……没有……”

  没有跟其他男人上床!

  她从来没有!

  “没有?那你肚子里的野种是谁的?口口声声说爱我,却背着我给野男人生孩子!黎夏!你可真是好样的!”

  周煜冷漠的盯着黎夏已经隆起的腹部,像是对着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但那双幽冷的眼眸中却隐隐释放出骇人的怒意。

  黎夏满腹委屈不知从何说起,只是泪流满面的拼命摇头,“我不知道……”

  “哎呀,阿煜不提,我倒是忘了,堂姐,你还打算把你肚子里这小东西生下来啊?真是枉顾阿煜当初对你那么好……难怪明知道留下你会有危险,他也不想救你!”

  黎夏倏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周煜。

  他居然要救走黎蓉,把她独自留在这么危险的环境里?

  明明不久前,他还深情地对她说,他会一辈子将她视若珍宝的!

  黎夏伤心地瞪大眼睛,只见他将黎蓉抱起,双眸不带一丝温度地看着她,冷冷地说道,“看在你陪了我三年的份儿上,就放你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不……不要……

  黎夏拼命摇头,可周煜再也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他在黎夏绝望的眼神中,抱着黎蓉转身决然地离开了这里……

  五年后。

  “我给你在凯宾斯酒店订了房间,房卡放你包里了,房间号是2618,你庆功宴结束后先回酒店休息,我们看完电影,我就把小魔王给你送回去。”

  喝得醉醺醺的黎夏走进酒店电梯,又拿出手机,把苏澜发来的短信看了一遍。

  电梯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她摇摇晃晃地走出来,嘴里嘟囔着,“2818……2818……在哪儿呢?嗯……2816……2817……哈!在这里!被我找到了!”

  摸出房卡来贴到门锁上,很意外的,门锁亮起了红色小灯,提示她房卡不匹配。

  “怎么会这样?”黎夏头晕目眩地想不出所以然,盯着那个不停闪烁红灯的门锁看了好大一会儿,又顽劣地扯开嘴角,“哼哼,不怕!我有万能房卡!”

  说着,她又从手包的暗袋里拿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磁片,弓着腰,眯眼瞄了半天才把磁片贴到门锁的相应位置,然后“滴——”的一声,门开了。

  黎夏露出满意的笑容,大摇大摆地走进去,看到金碧辉煌的客厅,她也只是暗暗惊叹了一下,这个房间看起来就很贵,苏澜这次可真大方。

  除此之外,她没觉察到任何不对。

  行李箱还在苏澜车上,黎夏洗完澡直接裹着酒店准备的浴袍走了出来。

  氤氲的水汽加上酒精在体内的发酵,她在沙发上坐了没一会儿,就趴在扶手上睡着了。

  睡袍的深V衣领半敞,里面的春光若隐若现,两条又细又长的腿从睡袍下摆延伸出来,交叠着呈现出一幅撩人的姿态。

  战北霆走进房间,抬眼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家里老太太着急抱孙子,整天想方设法往他下榻的酒店房间塞女人,战北霆对此都习以为常了,所以看到黎夏,他很是见怪不怪。

  战北霆开门的声音惊扰了黎夏,她目光迷离地抬起头来,第一眼只看到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正朝她走来。

  裁剪精致的高订西服完美地勾勒出这人倒三角的身材,黎夏眯眼看了好大一会儿,等看到来人的脸,她两眼一亮,猛地站起来,直接扑了过去。

  这团带着酒气和沐浴乳清香混合气息的柔软扎到怀里,战北霆原本冷淡疏离的眉眼顿时浮现出极度的不悦。

  这些年来,老太太给他找的女人,清纯的,妖艳的,什么样的都有,只是不管什么样的,那些女人见到他,或者有所忌惮,或者故作矜持,从来没等到近他的身,就被他一个“滚”字撵了出去。

  今天是怎么样?

  老太太居然剑走偏锋地找了个酒鬼来?

  一开门就投怀送抱,直接往他怀里钻。

  战北霆心里一阵烦躁不堪,一边考虑要不要干脆跟老太太坦白他压根就硬不起来这件事,一边想抬手把醉鬼女人从怀里扯出去,直接丢到门外。

  结果,他的手刚碰到女人的脖颈,就听见这女人在他怀里闷闷地说道,“小宝,妈咪刚才做噩梦了,乖,让妈咪多抱一会儿好不好?再抱一小会儿……”


  第2章 孩子都生了还没睡过

  黎夏这句话冒出来,战北霆冷酷俊美的脸出现了一丝裂痕。

  驰骋商界这么多年,有很多人在他面前当孙子,就算是老太太送来的女人,也有恬不知耻跪在地上叫他爸爸的,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像怀里这个醉鬼一样,居然自称他的妈咪?!

  呵!

  有意思!

  战北霆想看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干脆放下手,任由她抱着。

  黎夏倒是没抱多久,心里那点不安消失以后,她就放开手往后站了两步。

  看了“小宝”一眼,她忍不住拧起眉头不满地说道,“怎么还穿着小礼服啊?小懒虫,不想自己换衣服是不是?来,妈咪帮你换,换完衣服妈咪就帮你洗澡……”

  黎夏自顾自地说着,小手已经摸上了战北霆的西服。

  可能是因为喝的太醉了,她捏着外套的扣子怎么都解不开,一直低着头,脖子都酸了,最后索性跪在了地上。

  随着她的动作,战北霆垂眼看下去,只见女人双颊微红,眼眸泛着水光,看起来舒服漂亮,还别有一种撩人的韵味。

  她此时的姿势有些暧昧,战北霆发现自己波澜不惊的看戏心态,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连带着平静的情绪也出现了一些陌生的波澜。

  黎夏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异常,猛地皱紧眉头,语气有些严厉地问道,“黎斯年,你在这里藏什么了?!”

  战北霆,“……”

  光是被她这么盯着,就已经有些喉头发紧,这女人还不知死活地伸出手来……

  战北霆双眼的眸色瞬间加深。

  这个女人!

  战北霆本能地扯起跪在身前的女人,在她没来得及反应时,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朝着卧室走去。

  黎夏被扔到床上的瞬间,意识有了片刻的清醒。

  看到欺身压过来的人影,她终于认出,这不是她家小宝!

  不,准确来说,这是个放大版的小宝,但也只是放大版的小宝!

  “你……你是谁?!”黎夏泛红的小脸写满戒备,曲起双腿正要往后缩,脚踝就被男人一把抓住。

  战北霆握着她纤细骨感的脚踝,用力扯到自己身前,哑声质问,“不是自称是我的妈咪么?怎么这会儿又不认识我了?”

  男人说着,身体已经彻底压了下来。

  那张俊脸在眼前瞬间放大,黎夏彻底清醒了,推着男人线条有型的肩膀,连带着口吻都淡了几分,“对不起,先生,我想可能是哪里搞错了,你先下去,我们谈谈……”

  战北霆情潮汹涌,发狠地捏着女人精致的下巴,凶悍地说道,“适可而止!已经上了床,就别再玩儿什么欲擒故纵!”

  事实上,他已经箭在弦上,再忍下去,恐怕弦都要绷断了。

  男人浑身散发出异常强大的气场,黎夏半醉不醉的都闻到了危险的气息。

  “不……不要!你误会了!我不是……别碰我……”

  黎夏激烈的反抗,可是喝了酒的她身上没有一点力气,拳头落在男人身上,就像是挠痒一般。

  就在这时,客厅电视机里传来一段新闻播报——“五年前,周氏集团惊险传奇地度过倒闭危机后,整个集团的权利核心就掌握在周夫人吴美娟手中,据悉,周家少爷周煜将于近期回国,正式进入集团工作,未来周氏走向如何,值得期待……”

  时隔五年,听到周煜的名字,黎夏不禁愣了神,连抗拒挣扎都忘了。

  谁知,就在这时,身体感受到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引得黎夏瞬间红了眼眶。

  周煜的名字将五年前的过往种种引入她的脑海,她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讽刺又可笑。

  连孩子都生了,却还没尝过男人的滋味。

  看着身下的女人蓦地流出眼泪,可唇角却一抹苦笑,战北霆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只是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然而,下一秒,女人便抬起头,青涩又笨拙地送上了自己的吻。

  战北霆眸色倏地加深,没再忍耐。

  接下来的一切顺理成章,房间里逐渐升温……

  翌日。

  黎夏是被一串特制的铃声吵醒的,忍着全身酸痛把手机拿过来,看到屏幕上闪动的大头照,她猛地清醒过来——小宝!

  她沉沦放纵了一夜,居然把儿子给忘了!

  接起电话,里面立马传来了儿子不悦的责备,“黎小姐!你才24岁就学别人夜不归宿!”

  “我……”黎夏心虚地坐起来,手忙脚乱地找衣服,浑身疼得要命,她忍不住在心里把昨晚那个男人拖出来骂了一遍。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我只想问问你,你是不是已经重色到忘了要陪我去看望小外婆了?”

  小宝口中的小外婆,是黎夏的小姨许嘉艺,当年从怀孕到生下小宝,再到离开京都去锦城生活,都是小姨在照顾帮助她。

  这次来京都出差,就算哪里都不去,也应该去看看小姨的。

  黎夏一边往身上套衣服,一边听小宝在手机里愤懑地提醒她,“我和干妈在楼下等你,五分钟赶不过来,我就让干妈带我走了。”

  说完,啪的一声,电话被挂断了。

  态度这么恶劣,很明显气得不轻。

  这孩子的性格简直一言难尽,乖得时候特别讨人喜欢,可一旦生起气来,就像苏澜说的,完全是小魔王在世。

  黎夏来不及分析昨晚那么荒唐的一夜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为了抓紧时间安抚小魔王的情绪,她拉开房门,匆匆往外跑去。

  酒店外,苏澜的车就停在喷泉边,黎斯年戴着几乎遮住他整张脸的墨镜,背靠车门,红润的小嘴巴里时不时吐出一个白色泡泡。

  这幅二世祖的小模样,也不知道是随了谁。

  黎夏大步走过去,一把摘下他的墨镜,看到那张肉呼呼的脸,她不受控制地想起了昨晚跟她缠绵了一夜的男人……


  第3章 偷腥的猫

  “黎小姐,关于昨晚的事,我只有一个问题——那个男人会变成我爹地吗?”

  黎斯年不自在地问完,又酷酷地吹出一个巨大的泡泡,但是泡泡很不给面子,啪的一声破掉了,泡泡糖糊了他一脸。

  要放在平时,黎夏一定忍不住哈哈大笑,但今天,听出儿子语气里的不安,她只是帮他摘掉脸上的泡泡糖,装糊涂地问道,“什么男人啊?臭小子,别乱说哦。”

  黎斯年瞪了瞪眼睛,“昨晚给你打电话,是男人接的,黎小姐,夜不归宿之后又学会撒谎了吗?!”

  黎夏,“……”

  “行啦,夏夏,你们家小宝又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你跟他说实话,他不会怎么样的,对吧,小宝?”

  苏澜说完,还从后视镜里朝小宝扬了扬下巴,不过,黎夏从她眼神里看出了浓浓的八卦气息。

  黎斯年抱起小胳膊,狠狠地哼了一声,脑袋往旁边一扭,“你还不如干妈了解我!”

  黎夏哭笑不得,又担心儿子真的因为昨晚的事,心里落下疙瘩,她摸摸他柔软的头发,认真地回答了他之前的问题,“那个人,不会成为你爹地的。昨晚是个意外,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后一句话是说给苏澜听的,目的是打消她八卦的念头。

  果然,苏澜没再提起这件事,绝美的脸上还挂着笑意,不过神色严肃了几分,“两件事,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以我四年多的人生经验来看,一般这么说的时候,好消息也会变成坏消息。”

  黎斯年老神在在地分析完,黎夏还是很坚持地说,“先听坏消息吧,没准好消息还能带来转机。”

  事实证明,小宝的分析很有道理。

  “坏消息是,周煜回国了,昨天你们部门举办庆功宴的时候,他用两千万买了你们集团的大股,我怀疑他冲你来的。”

  黎夏愣了愣,又故作镇定地问道,“那好消息呢?”

  “好消息就是,因为你的优秀表现,公司要把你调到总部,据说还会给你升职,但升到哪个级别我就不知道了。”

  苏澜刚说完,黎夏就收到了公司内部邮件,同样是两件事。

  第一件,周煜成为公司董事长兼任总裁。

  第二件,黎夏被调回总部,任职总裁秘书。

  同在这间公司的苏澜也收到了邮件,等红灯的时候看到邮件内容,没忍住蹦了句脏话,“卧槽!周煜这个神经病绝对就是冲你来的!”

  黎夏攥紧手机,指骨露出一片青白,干净秀气的脸上尽是苦笑,“是啊,我也看出来了……”

  小宝一语成谶,升职加薪的好消息果然让变成了坏消息。

  黎夏内心无比惆怅时,黎斯年却从脚边捡起了一张纸条,上面笔力虬劲地写着战北霆三个字,还有一串号码。

  黎斯年只看了一眼便不动声色地把纸条揉成了团,想了想,又干脆将纸团塞进了嘴里。

  硬生生地把纸团吞了进去,黎斯年被自己感动了——为消除黎小夏身边的渣男隐患,他做的牺牲可真是太大了!

  ***

  奢华的银色布加迪朝着京都郊外一路疾驰,副驾位上,战北霆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机,刀削般的薄唇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临时被抓来当司机的战安安,看他这副表情,心里有点发毛。

  自己这位老哥,平时笑起来绝对没好事,集团董事局的老头子们,经常说他一笑就是要整人的节奏。

  今天这是怎么了?

  笑得这么春风荡漾!

  第N次感受到妹妹探究的视线,战北霆懒懒地掀起眼皮,眼神没什么温度地看过去,“有话就说!”

  “哥,你……没事吧?”

  战北霆挑起一根眉头,表情邪肆的要命,“怎么了?”

  “你笑的像一只偷腥的猫。”战安安看他心情不错,大着胆子冒出这么一句。

  偷腥的猫……

  战北霆不由自主地想起,昨晚在他身下肆意承欢的女人,媚眼如丝,确实像只慵懒的小猫。

  “老太太昨晚送去的人不错,有点儿意思。”

  这句话没头没尾的冒出来,战安安懵了,“哥,你是不是搞错了?老妈前两天还说给你找了这么多,你都没兴趣,她决定收手了,不可能昨晚又给你安排人啊!”

  战北霆转手机的动作一顿,唇角的笑意淡了些,眉间也隐隐透出些寒气。

  感觉车里的气氛瞬间转冷,战安安很是忐忑,“哥,你别是被人算计了吧?”

  战北霆再度想起那个清纯中不失性感的醉酒女人,想起她自称是他的妈咪,上了床之后的抗拒,那行眼泪,还有后来的主动逢迎……

  原来那不是调情的手段,她的挣扎也不是欲擒故纵,难道她后来的顺从迎合是把他当成了别人?

  战北霆的好心情被破坏的所剩无几,反倒是战安安察觉到不对了。

  叱!

  跑车在马路上发出刺耳的响声,战安安瞪大眼睛看着自家老哥,激动地问道,“哥!你破处啦?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病好啦?”

  战北霆寒着一张俊脸,语气危险地说道,“下车!”

  “……”

  战安安对哥哥的话向来不敢不听,认命地让出驾驶位,正想换到副驾位上,却见战北霆锁上车门,留下一句,“这件事不许说出去。”

  之后,银色布加迪拉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又一个惊险的甩尾,整辆车彻底消失在了战安安的视野中。

  待她反应过来自己被抛在了半路,不由得气得跳脚,“战!北!霆!”

  瞬间开出一百多的速度,战北霆早就听不到妹妹的嘶吼了,心情不佳的他脑海中不断闪现昨晚的旖旎春色。

  谁知,只是想想,身体的渴望就又开始变得蠢蠢欲动。

  他皱紧眉头,给助理陆少云拨了通电话,“我发给你一个手机号,查查机主的身份。”

  “好的,霆爷,明天跟周氏合作的项目签约,据说周氏少爷周煜会亲自到场,您要出席吗?”

  区区一个周氏而已,战北霆心情不好,冷冰冰地丢下两个字,“不去。”

  切断电话,他鬼使神差地搜了几个以美艳著称的女星照片,随便翻了翻,然后心烦气躁地发现还是没反应,可想象成昨晚那个女人,冲动就像跃跃欲试的猛兽……


  未完待续……

  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搜索丨微|信|公|众|号|【糖果书吧】

  关注后,回复【3163】即可阅读全文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