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977.com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陌上初阳宛如流歌 (二)
级别: 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8 10:55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陌上初阳宛如流歌 (二)

流歌在妈妈的陪伴下到了车站,偌大的候车厅里挤满了人,狭小的空间里充斥着各种喧闹、嘈杂。流歌不禁皱了皱眉,很是不满。

“流歌。”熟悉的声音穿越人海掠到耳旁。

“浅安!”流歌满脸错愕,“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也报了G市的大学啊,我们可以一起去。”皎洁的白莲明晃晃地绽放在唇边。

“原来是浅安啊,这孩子都长这么大了!”l流歌的妈妈笑得满面春风,这一路有浅安相伴她确实放心了不少。

“阿姨好。”谦和又不失风度,热情却又不讨好。流歌妈妈的眼中瞬间多了几分欣赏。

“嗯,你们去吧,照顾好流歌。”

“您放心,再见。”

直到确定淡出了妈妈的眼际,流歌才蹲下身子小声啜泣着。女儿第一次离开妈妈,最后的坚强是最起码的伪装。

看着火车上流歌还带着泪痕的睡颜,浅安总算松了口气。小心地将自己的手垫在流歌的头后面,就一动不动地看着流歌的脸,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将近三个小时。

火车在铁轨上静止,无数的梦想与希冀到达了彼岸。

从初到这座城市的手足无措,到如今已经对大街小巷的小吃烂熟于心;从初时的心潮澎湃到如今的坦然接受。一切都没有变,好像生活本来的模样就是这样。没有谁离不开谁,没有哪一种爱不可以放下。至少,再听到关于你的消息时,我可以大声地说着借过!

冰冷的十二月来临,流歌背着行囊坐上了返程的火车。前座的男生抱着吉他缓缓弹奏着,那些关于陌阳的回忆也随着火车的开动越来越清晰。流歌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强烈。

不是说好不要再想起吗?可是我好像从来不曾忘记过。

独自一人拖着行李走到了楼下,流歌没有停留,径直上楼。早早地就躺在了床上,却无奈还是一夜无眠。

流歌起身,习惯性地眺望陌阳家的方向。鹅黄色的灯光在寒夜里显得异常温暖。轻轻地叹了口气,一路上的忐忑不安瞬间灰飞烟灭。

暗夜里的灯光依旧明亮,灯下的人你可还安好?

一直到几天后流歌才终于从床上起来下楼买吃的。远远就听到两个妇女在谈论着什么。

“这家人可真奇怪,明明没人住还每天都把灯开着。”

“是啊,这么说来都有大半年了。”另一个妇女也附和着。

流歌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顺着妇女所指的方向。流歌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跑到了陌阳家门外。透过窗,陌阳家里好像已闲置了好久,茶几上布满了灰尘,到处都笼罩着一种死亡的悲戚。除了陌阳房间里的那盏灯还固执地发出柔和的光线。

流歌的心瞬间紧缩,她用力地捶打着门,任脸上的泪水肆意纷飞。

那扇木门发出沉寂的声响,流歌不断地捶打着,直到指尖溢出鲜血,直到思念湿润了眼眶。

也许只有到这一刻流歌才真正明白,她是爱陌阳的,卑微的,执着的爱着;热烈的。深沉的爱着。不管时间过了多久,不管陌阳爱她与否,她都习惯性地记录他生命里的每一个细节。残缺的,完整的,关于他的,亦或是关于她的。爱他已经成了流歌生命中的习惯,就像喝水吃饭一样,失去了,就会死。失去了,流歌就不知道该怎么活。

“流歌!你怎么在这?”看着浅安惊讶的表情流歌只是觉得失望。她早该想到……

“那你又怎么在这?”流歌的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

“流歌,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看着流歌狼狈地坐在地上,浅安心痛得仿佛不能呼吸。

“告诉我陌阳在哪里。”流歌眼神空洞的看着远方,异常冷静。

听到流歌的话,浅安并没有意外。他沉默了良久,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缓缓开口”陌阳,陌阳他不在了。”

“苏浅安,你他妈的什么意思?我知道你喜欢我,但你犯不着用这种方式。”流歌情绪失控,大声地吼叫着。

“流歌,你别这样,接受事实吧。陌阳上个月就已经去世了,癌症晚期。”浅安小声的说着,眼睛里满是疼惜。

“你骗我,你骗我对不对?”流歌跪在浅安的身边不停地说着:“求求你告诉我陌阳在哪里,只要你告诉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们在一起好不好,我嫁给你行不行。”流歌哭得歇斯底里。

“流歌!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很难受。陌阳去世了,我的难过不比你少。我和他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和他也一起经历过风雨。”浅安将流歌扶起,任凭眼泪倾溃成海。“这是陌阳让我给你的。”浅安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

“你还在骗我,你还在骗我对不对?”流歌接过浅安手里的文件袋失魂落魄地跑开了

“啊。”好像撞到了什么,流歌缓缓抬起了满是泪痕的脸,是一个俊秀的少年。

“以后走路要小心点哦。”少年莞尔。

流歌看着他的脸,泪水夺眶而出。

少年脸色突变:“你别哭啊。要不我请你喝奶茶吧,巧克力味的怎么样?”少年手足无措地挠了挠头。

流歌再也忍不住了,捂着脸跑开了。

时间好像倒退到了上个月。

白色的病房里陌阳神色淡然,静静地看向窗外。接近白色的脸,瘦弱的只剩下骨头的身躯,没有了平日里的冰冷。也没有多少热情。

“你还是没有告诉她对吗?”浅安坐在病床边埋着头。

“我不想让她看着我死。”

“所以你就这么残忍的让她接受最后的结果是吗?江陌阳你真自私。”

陌阳像是没有听到,自顾自的说道:“记得不要让我窗前的灯熄灭,看到那盏灯她会以为我还在,这样就够了。我左手边的第一个抽屉里有一个文件袋,如果她知道我死了就交给她吧!流歌比较没有安全感,记得不要让她走在前面。她喜欢喝巧克力味的奶茶,但并不喜欢吃巧克力。如果遇到美丽的风景,记得走开给她创作的空间。每次送她回家的时候,记得快到了的时候反方向回自己的家,她不喜欢看着别人的背影……另外,帮我谢谢星晴。虽然我这么做不一定有效果,但日后想起至少可以不这么难过。”陌阳静静地交代着,仿佛时间能听懂……

修长的手指翻动着流歌的画纸,翻动着彼此的回忆……

在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流歌都好像失去了灵魂一般,只是每日每日地眺望着陌阳的窗。不说话,不流泪,静静地,仿佛忘记了呼吸。

“陌阳哥哥,我要比你先死。”流歌很认真的对陌阳说着。

“怎么突然这么说。”陌阳脸色微变。

“因为这样我就看不到你为我而难过了。”

“那我们一起死好了。”陌阳习惯性地伸出尾指。

“嗯。”轻轻地勾上陌阳的手指,流歌笑得甜美。

岁月的走马灯悄然转过,又一年母亲节如期而至。

流歌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妈妈发短信祝福。不小心转换成了数字键盘,顺手打出的数字是:962464。

流歌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好不容易封存的回忆又喷涌而出,止不住眼泪的决堤。流歌找出了当初浅安给她的那个文件袋。这么长时间流歌从不曾打开过。她不想面对,更不敢面对这赤裸裸的事实。

文件袋里有当初流歌看过的那个童话还有陌阳写得一首歌:陌上初阳宛如流歌。

流歌一曲婉转在我心

陌上初阳悲戚

倾听

回忆空灵

荒洪之地无尽

是否想起……

每一行的字数各不相同,但不难看出每一行的字数分别是:9、6、2、4、6、4。

流歌捂着脸哭得歇斯底里。962464,转换成拼音九键按顺序打出的是:我爱你!

冬天循着秋的记忆接踵而至,晶莹的雪花漫天飞舞。流歌身着一袭黑色风衣独自在雪中站立,冬风扬起了她的秀发,精致的五官一览无遗。在她的面前是一块墓碑,墓碑上的少年没有表情,墨色的深瞳清幽得像一口古井。流歌蹲下身子,在雪地上轻划着:962464。

银色的尾戒又闪闪发光……

风又起,不知名的远处一黑衣少年茕茕孑立。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流歌,好像在说着什么……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