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977.com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初见,永念
级别: 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8 10:55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初见,永念

我叫蓝心是一名美甲师,拥有一间面积不大的小店。虽然挣钱不多,却足以让我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城市里站稳脚跟。

原本也同那些忙碌的青年白领一样,拥有自己独特而刺激的梦想。只是在这年复一年的安逸中被消磨掉了。

认识她是两年前一个闷热的夏日午后,有着“一年刮两次,一次刮半年”之称的Y市的风,在此时竟也毫不顾忌它的盛誉了。我在店里趴着了然无趣昏昏欲睡。

“你好,请问现在能修甲吗?”她问的很小心,生怕惊扰了我这昏睡的状态。

我抬头,看她第一眼的感觉,我一直记得,清清楚楚。那是一张毫无胭脂水粉装饰、乖巧可爱的娃娃脸,浑身没有多余的修饰,脸上透着自然的色泽。一切那么自然,如清水透出的芙蓉一般,似一位邻家小妹,让人顿生爱怜。

“进来坐吧。”见惯了那些画出来的脸,看厌了那些行走于灯红酒绿中的女人,对于此时的这位小清新我显得格外热情。

“大姐姐,没打扰到你休息吧?”这样细心善良的小姑娘怎能不让人动心。

“没关系,顾客就是我们的饭碗。你来送钱,我正乐呢。”

“那就好。我只是来修修指甲,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

我以微笑回应她,手里开始忙自己的工作。我修过指甲无数,可是我第一次见这么漂亮的手,比那张小萝莉的脸还要漂亮的手。

我边修指甲边跟她聊着天:“你的手很漂亮呢!”

“是吗?嘻嘻,可能是遗传的好吧。”

“真谦虚。有没有想过以后做什么?像你这样漂亮的手,不如去做手摸吧。”

“想过呢。不过觉得好麻烦,以后做什么事都要带着手套。”

“女孩子首先要学会对自己好。将来结了婚,你老公才能对你好。”

她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她说的没错,她不会耽误我多长时间,仅仅十多分钟我就修完指甲,让她看看是否满意。

她很开心地点点头,付了钱。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看着我:“大姐姐,你真好。我以后还会来的。记住我,我叫月月!”

002

我对她的再次光临没有抱任何期望,就像某个服装店,每一个人打价时都会说这么一句话“便宜一点吧,我下次还会来的。”买完衣服就再没出现过。可是……她真的又来了。

再次见到她是两个月后。这一次,倒不如上次生分,变得活泼点了,只是眼神却不如原来清澈了。

“你的手怎么了?”我为她修甲,我摸着她的手比原来的粗糙了好多,而且手背上突兀着一条大约3cm的疤痕。

“呵呵,没事。都是小伤,没什么的。”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分明是含泪的。

我不知道她这段时间到底遭遇了什么,只能伸出手轻触她的眼角,抚摸她的脸颊。或许是我这动作打破了她心里的最低防线,她的泪落在我的手上。我对这个只见了两次面的小女孩有着莫名的保护欲望;又或许,无论是谁都会对这个可爱娇小的女生新生恻隐,想要为她分担;想要张开双臂保护。

她告诉我,她现在是她们机械工程系的主席。我被吓到了,“很不可思议吧。”她苦笑着,“我也觉得呢。”她说在那个优秀男人芸集的地方,成为第一个女主席是相当不容易的。她从未想过,只是系领导是她爸爸原来带过得兵。她便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下一届的系主席,同时也成为众矢之的。没有一个男人会甘心在一个女人手底下做事,尽管她很优秀。她已经尽力去做到最好,将新一届的学生整顿的井井有条。可无论她怎样做,那些男生就是不服,终于在那次迎新晚会上爆发。学生会成员集体罢工,连杜明迪都把她一个人丢在那偌大的礼堂里。

“杜明迪?你朋友吗?”

“嗯。”她点点头,“是男朋友。”

“KAO,这算什么?还有这种人。”我对此事义愤填膺,她却相当淡定。

“他是被别人骗走的,我不怪他。”

她说手上的伤就是在那天划到的,她自己一个人忙碌到半夜,手也不知道什么划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已经在杜明迪的背上了。杜明迪背她去医务室,亲自帮她上药。杜明迪很生气地骂她是个白痴,说:“伤口已经感染了,要是废了的话你去哪赔我一双这么漂亮的手。”她趴在杜明迪的肩膀上哭了好久好久。“其实我知道杜明迪也是罢工中的一员,明明知道韩鑫策划好了一切,故意骗他离开,可是他最终还是离开了。不过还是很高兴,他回来找我了。”她脸上露出牵强的面容。

“既然他选择回去找你,就说明他已经想通了。你看,你现在不止是一个人啊,你还有杜明迪,还有……”我不知道如何说“你还有我”毕竟,我们才见了两次面。在这些快节奏的城市里感情是一种奢侈品,像我这样的平民百姓买不起,也挥霍不起。

她笑了,眼睛弯成月牙状,像极了电视里的薛佳凝。

“嘿嘿,我还有大姐姐。”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

“我可以经常来玩吗?我的意思是,即使是不修指甲,也可以常来吗?”

“当然可以。”

“谢谢,大姐姐真的是个好人。”

我有点崩溃的感觉“这样就算好人啦?”我总觉得这属于那种‘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的主,怎么就成了学生会的主席呢,不可思议的一件事。那天起,我就彻底相信‘人不可貌相’这句话。临走前,我以我在社会上拼搏多年的经验告诉她:“有些人你把他当人看,他就是人了;你把他当什么就是什么,不要让那些无所谓的人和事扰了你的学习和生活。”她突然张开手抱了我一下,转身走了。留下我呆呆地站在原地……

003

天气转凉,Y市那“一年刮两次,一次刮半年”的风在夏天没有突显它的盛誉,似乎打算要在这个季节挽回一样。360度立体环绕风的日子又开始了。

“为什么每次都是自己来?男朋友呢?”

“我每次都是自己偷偷出来的,他不想我留这么长的指甲,他说是怕工作的时候不方便。”她伸开手欣赏着她爸妈的杰作,“可我觉得没什么关系,我喜欢这么长的指甲,这是一种习惯,就像我习惯杜明迪的陪伴一样。我会想爱杜明迪一样爱护我的指甲。”

“有什么关系吗?”

“杜明迪曾经我的手很漂亮,都可以去当手模了。那是他第一次夸我。”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里有满满的幸福。

我羡慕着那个未曾谋面的杜明迪,可以拥有这个女孩的全部的爱。

再往后天气冷了,她似乎也闲起来了,时不时就来跟我聊天。她说学生会的事摆平了。她再也不会像原来那样对她们客气,尽管那些成员心里有些不满,但是又能怎样呢。所有的事情已成为现实,再反抗也是徒劳。更何况,他不比任何人差,仅仅是这张脸比较孩子一点而已。

“仅仅是一点而已吗?”对于这句话,我表示——不敢恭维。她的确不比任何人差。她生在一个军事化的家庭里,从小爸爸就把她当男孩子教养,只可惜了那张天生的娃娃脸,怎么看都是一个娇小的女孩子,需要身边的人保护。而她之所以能保留着女孩子的可爱与秉性,是由于身边一直有个保护她的哥哥,那是她全部的依靠。高中以前,只要是她无法做达标的事都会被哥哥扛下来;做错事或者考试成绩不及格,只要是做得事情不合爸爸心意,就会受到惩罚。而哥哥则会帮她偷工减料。高中三年迫于高考的压力,所有惩罚暂时作废,但是还是要坚持每天的锻炼;国家围棋比赛她获得亚军被爸爸罚做200个蹲起;高考结束后被爸爸命令负重5公斤跑步10公里,说是这三年的总和。当那个被学生会成员奉为主席的韩鑫要求比赛时,她毫不犹豫就同意了。韩鑫要求负重5公斤跑步5公里,谁赢了就答应对方一个要求。韩鑫说看她是个女孩子就负重3公斤,她本想说不用,想和韩鑫一样负重5公斤。可是她怕韩鑫输的太难看,就放弃了。而结果毫无疑问的月月赢了,而且赢得相当漂亮。所有人都以为她会要求韩鑫自己递上退学申请书,月月只是说了句“我赢了”就潇洒地走了。

这些都是跟她聊天时,她零零星星提到的。我惊讶于她的忍耐力和意志力,的确她不输给任何一个男孩子。

004

她偶尔会提到杜明迪。虽然次数不多,但是我总能在她的眼神中看到欣喜。她提起杜明迪是最亢奋的、手舞足蹈着,让我不得不提醒她换个话题,否则我修不好指甲。她吐吐舌,极不情愿的换另一个话题。

杜明迪是她隔壁班的帅哥,在大一圣诞节那天向她告白说已经暗恋她好久了。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吓得不知所措,支支吾吾的没有说出一句话。之后便是杜明迪一系列的追求进攻。答应杜明迪是春节后的情人节,她打电话给杜明迪说有东西要送他,让杜明迪下楼接一下。她给我描述杜明迪当时的表情——完全呆住了,没有拥抱,没有对话。本来不在一个城市,杜明迪对她的到来整整呆了一个上午。就这样,他们甜蜜的生活开始了……

她说从糊里糊涂在一起,到渐渐清楚以后我们一起的路会如何走下去。那是一个很快乐的过程。

她说杜明迪的肩膀很结实,怀抱很温暖能够给她充足的安全感。

她说就算她忘记所有人的好,也会记得杜明迪对她的爱。

她说她怕有一天会失去杜明迪的好,所以把他做的傻事都记录下来了。比如说:杜明迪今天跑了3条街买她爱吃的蜂蜜糖葫芦;比如说:杜明迪今天在好多人面前弯腰给她系鞋带。

她说杜明迪是除了哥哥以外,对她最好的男人。

她说杜明迪帮她解决了好多学生会的琐事,现在是她最得力的助手。

她说杜明迪替她承担了错误,受到了处罚。

她说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失败,什么都不能替杜明迪做,还总是让杜明迪替她担心。

她说杜明迪不要她了……

005

最后一次见月月是两个月前,她坐进来没有和我打招呼就坐下了。“杜明迪不要我了。”我以为她在开玩笑:“他敢不要你?用你主席的身份压死他。”

月月“哇”地一声哭了,我顿时变得手足无措。

我就只是抱着她,她哭了差不多20分钟。渐渐的没力气了,开始一声一声地啜泣着。

“他说他觉得配不上我。”月月突然冒出一句话。

“你怎么回答?”

“我说了三个字。”

“什么?”

“你猜猜吧,猜对有奖。”她擦干眼泪,很淡定地看着我。

“我爱你”

“No”

“对不起”

“No”

“别离开?”

她依旧摇头:“我说,‘真聪明’。”

我头顶飞过一群乌鸦:“你明明不舍得。”

“我以为他会明白我的骄傲,我是学生会主席啊。”

“可你在杜明迪你里的角色仅仅是女朋友而已,他肯定不想看着你在他身边也是那副冷傲的面具。”

“可是已经分开了,再也回不去了。”

“这样你会开心吗?”

“我现在已经习惯伪装了,我的每天都可以是开心的。”

“千万别以为自己是可以承受一切的女超人,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事实上,你只是习惯于承受压力,但却并没有真正学会如何去消除紧张。”

“好深奥的,大姐姐。”

我默然地看着她,时间已经把她磨砺成了另一幅模样,面具后面那副清纯天真的样子我想是再也无法看到了。

“大姐姐是在怀念原来的月月吗?”

“你懂得在不同的场合和不同的生活圈子里,表露最适合自己的一面。”

“是吗?听上去似乎是很高的评价呢。大姐姐把指甲都剪了吧,或许我以后都不会再来了。爸爸让我去参军,这是爸爸一直以来的心愿。我要像习惯没有指甲一样,习惯没有杜明迪在身边的日子。”

就这样,这成了我们最后的对话。

006

“老板,修甲。”

“坐吧”我随手指了下身后的座位。

紧接着又进来一个男人,看样子似曾相识。

“你男朋友?”

装扮妖艳的女人摇摇头。

“你随便坐吧,稍微等一会儿。”

男人点点头没有坐,而是绕着小店转了转。

我以最快的速度给女人修完指甲,虽然不是很满意,最终也是将就了。

“请问你是?”

“我来感受一下她的味道。”

“杜明迪?”

男人点点头:“我听说她常来这,我以为店主是个男人。”

我苦笑了一下,想他这是什么心理。

“有什么事吗?”

“乔月都说什么了?”

“她说你不要她了,要像习惯没有指甲一样,习惯没有你的生活。”

“我以为她会明白我的骄傲,我是个男人,我也想我爱的人跟我撒娇。她一直都是那么优秀。”

“看来还是更爱自己呢。”

“什么?”

“两个人吵架,首先认错的人不一定是真的错了,只是相比来说他更害怕失去这段感情而已。你们两个人都太倔强,不想让自己在这段感情上先输,所以只能先结束。”

“或许吧。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能在月月无助的时候给予她这么多的关怀和建议。”

“既然都有彼此,就去找回来吧。”

“已经分开了,回不去了。”

我苦笑,两个人的性格竟如此相同。

叶落秋凉,这座城市又是我孑然一人。或许我和乔月还会再见,因为世界很小;或许不会再见,因为缘分很浅。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