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977.com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冰与火之一
级别: 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8 10:55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冰与火之一

如果此生,我注定要成为死亡的一部分,那就待我死后,将我深埋在你脚下的这片土地里,我想那时,这世界上没有人比我爱你爱的更深……

如果有一天,我的记忆里,关于你的,只留下深深的追思和怀念;那么,就让时间把我此生最后牵挂同你一同深埋,那时,我将给了你,我的生命里关于你的全部……

——《小洛笔记》

雪还在下,一连好几天都没停过。这似乎是这北方小城的一个特色,每年的冬天,都有有那么一场大雪降临,仿佛是老天故意的安排,也许老天也想要带走一些东西,埋葬一些东西。

屋内,暖气虽然没有之前那么热,但是还好,总能挡住窗外的一些寒气。时间已经是晚上了,但世界被雪映照的,分不清白天与黑夜,只剩下一片白茫茫……

小恩,吃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去按了按床头台灯的开关,试了几次灯都没亮,也不在试。也许房内的暖气晚上凉了些,小恩下意识的,把被子往上拉了拉,靠着床半躺了下来,透过窗子,往外看去,世界除了白色依然是白色。两天了,除了昨天晚上下床喝过一次水外,小恩的胃里在没进去过什么,除了心酸和寒冷。小恩嘴唇干裂了,起了一层皮,因为哭了整整一宿,两只眼睛透红透红,肿的像个核桃。

小恩和小洛认识三年了,昨天她亲手将自己的感情撕的粉碎,尽管电话那头,小洛百般的挽留,但是小恩依然决定和小洛断绝联系。小恩想:小洛应该有个更好的女孩陪在他左右,小洛是个好男孩,应该有自己更好的归宿,他的恋人应该如窗外的雪那样纯白无暇,自己这样一个女子,不配拥有那样的感情。心里虽是这么想,但小恩突然看到了墙上小洛的照片,回想之前和小洛在一起的开心的日子。眼泪又一次从小恩的眼里夺框而出。

一个多月前的晚上,在小恩下班回来的路上,小恩被几个街头的流氓欺负。虽然事后报了警,人也抓了起来,但这件事一直是她心里难以淡忘的阴影,每天晚上都会如恶魔一样闯进她的梦,将她在梦里的那最后一片净土也蹂躏的粉碎。每次噩梦醒来总想打电话给小洛,但是想了想,小洛在远远的南方,说了只能给小洛添心思,何况小洛觉察到之前的事情,这份感情是否还能维护,小恩心里也没底。好几次打电话时总想把这件事告诉小洛,但话到嘴边,又被小恩自己搪塞了过去。

这段时间,小洛对自己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好,但越是这样,小恩的心里越是难受。这几天小恩的耳边,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小恩,让她赶紧和小洛分手,自己不配在得到小洛的关心和呵护。这几天这个声音如病毒一样侵蚀着自己的现实与梦境,比之前的那一场噩梦可怕千倍万倍。

小恩再也承受不住内心深深的愧疚与煎熬,就在昨天,小恩主动向小洛提出了分手。小洛百般的不愿,但是小恩态度坚决,谎称自己有了更好的归宿,自己想要更好的生活,小洛也只好同意。

窗外,雪积的越来越厚,小恩心里的委屈与自责也像雪一样越积越厚。

“铃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声,使小恩从自责的噩梦里得以片刻的解脱出来。不是小洛,是本地朋友的号码,昨天到现在,小洛的所有电话都被手机360成功拦截,看到手机提示上显示的1221个电话成功拦截,小恩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喂,菡琪,这么晚了打电话过来有事吗?”

电话那头静了片刻,然后传过来了那熟悉的声音“小恩,咱们能见见见吗?”那声音小恩这辈子都不会忘,是小洛,但是那声音不在是那个跟她唱歌,陪她聊天时的声音,那声音里夹杂着疲惫,焦急,那声音沙哑的像得了咽喉癌后期的病人。

听着这声音,小恩的心里是那么的心疼,小恩现在多想告诉他,之前告诉他的一切都是谎言都是自己骗他的,但是那个声音又在自己耳边响起“做为他的归宿,你不配,你不配,你此时心软就是在毁灭他的人生”。

“有什么可聊的,不告诉你了吗?我有男朋友了,别打扰我现在安静的生活好吗朋友,我知道我很优秀,你不舍得,但是咱们俩不合适就是不合适。麻烦你别打扰我正常的生活行吗?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大气点行吗?行了不说了,我还有事。”电话被小恩挂断了,泪又一次从小恩的眼里流出,“对不起,小洛,如果可以下辈子,咱们还在一起,我干干净净的做你的新娘……此时小恩已经哭的失了声音。”

电话又一次亮起,没有声音,小恩看了看提示,是小洛的,手机拦截的强大又一次让小洛的电话里听到了一阵忙音……

小洛接到小恩的分手电话,本打算买机票飞来,但是北方大雪,航班取消。小洛就买了当天来北方的火车票,由于春节临近,车票紧张,小洛好不容易从黄牛党的手里买了张无座车票。站了整整二十二个小时,经过了四个省,行程1800公里,终于在第二天的下午赶到了这北方的小城。小洛下了车,直奔小洛租住的公寓,但是房东说,人几天前就搬走了,他们也不清楚。小洛一路上都在不停的给小恩打电话,几块备用电池都打没电了,但是那边一直是忙音。本以为到了这就能见到小恩,谁知道小恩真的躲了起来不愿见自己,绝望与失落又一次涌上了心头,顿时心里一阵发慌,眼前一阵黑,险些倒了下去。要不就回去吧,心里的一个想法告诉小洛说”找到了也是无用,那样的女人不值得“。但是另一个更强烈的想法在告诉小洛,要他去找小恩,小恩一定有苦衷,小恩一定在等他。但是这么大的一个城市,虽然自己来过几次,住过一段时间,但是毕竟这人海中找人谈何容易啊。想到这小洛,如一只发疯的狮子,对着天空宣泄着自己的无助与对老天的不满,任凭自己的脚下身上落满这白色的花瓣。

也许老天在带走一些东西时,总会留下一些东西,这也许就是我们称之为希望的东西。

“菡琪,下班了,今天回来的这么早?”

“今天工作结束的早,雪还大就早点回来了”。菡琪的声音,没错是她,她是小恩最好的朋友,一定知道小恩的下落。

菡琪,在门口看见一个人向自己走来,看起来有些像小洛,待那人走近了,才发现自己的猜想没错,那人真的是小洛。

“小洛,雪那么大,你咋过来了呢?”菡琪看到满身是雪,两眼红肿的小洛发问道。

“因为我和小恩的事情,我去了她的住处房东说她搬走了,菡琪你是小恩最好的朋友,你一定知道她的住址对吗?告诉我好吗?”

小恩和小洛的事情,前几天搬家的时候小恩给她说过,昨天下午她接到了小恩的电话,告诉她,她和小洛分手了,起初她很震惊,当后来小恩告诉了她的原因和苦衷后,菡琪理解了她的傻朋友,在她的心里剩下的就只是安慰和佩服了。小恩似乎料到了小洛会来,特意嘱咐了菡琪,一定守住自己的秘密,绝不在他面前提及自己。菡琪答应了。

菡琪见到小洛,知道他可能来,但是没想到,他来的那么快,一切都和小恩预料到的一样。

“她啊,是搬走了,他男朋友来接的,至于去哪里,她也没告诉我,你放心好了,她新男朋友还不错,人挺老实,而且家庭也不错,不会亏待她的,你不是也希望她能生活的更好吗?既然你深深爱着她,一定不希望他的男朋友知道他前男友骚扰她这件事吧。小洛,你啊,很优秀,好女孩多着是,何况爱情讲究缘分,你,放手吧,这样大家都轻松……”

不,我不信,我不信,把你手机拿来,一定是我的手机出了问题,我要打电话问个明白“小洛怒吼着像一直精疲力尽,想要做最后垂死挣扎的野兽,几乎是从菡琪手里将手机夺了过去。电话通了,那头是小恩,有些愤怒的嘲讽。小洛,似乎仍不愿相信这事实,又用自己的手机打了回去,那头依然是忙音……

菡琪看着小洛的表情,虽然竭力掩藏自己的痛苦,但是那如死灰般绝望的眼神,是怎么也掩饰不过去的。

电话里得到了小恩的答复,小洛的心,如一块被冻僵之后,砸裂的冰,那冰缝之间渗出了鲜红的血,而心如死灰般的麻木,让痛苦也对神经失去了作用。小洛直直的看着菡琪,如一只冰冻在雪地里的尸体,没有一丝活气儿。

“怎么了,小洛,别吓我,想开点”。菡琪一边焦急的叫着小洛,一边去晃了晃小洛,但是任凭她怎么晃,小洛就是不理他,仿佛他的灵魂早已远去,就剩下一具空壳在那里……

过了许久,小洛长叹了空气,僵硬的从包里,拿了一包东西,递到了菡琪的手里。

“这是什么?”

“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不重要了,不重要了……小洛一边一边的叨念着,像是告诉别人更像是在告诉不愿接受现实的自己。”

菡琪,废了好大力气,把已经没了理智的小洛弄进了屋里,替他熬了碗姜汤,但是小洛似乎并不理会这些,嘴里依然念叨着“一切都不重要了”。

出于好奇,菡琪打开了那个包裹。最上面的是一些照片,看起来都是两个人一起时美好的时间定格,看着这些照片菡琪,心里不由的有些叹息,叹息造化弄人,一段美丽的爱情尚未花开,就这样凋零了。照片的下面是一本厚厚的笔记。

菡琪轻轻的翻开那古典艺术风格的封皮,在第一页上,写着一行字“这个世界,没有别人,全是你,写给小洛最爱的女孩小恩”

2011,2,14,天气阴

小恩,

今天是情人节,你早上打电话说,收到了我的礼物,你说你很开心,还说北方下了大雪,很漂亮,不过,你说你怕冷,不爱一个人出去,你说要是我冬天去你那就让我陪你一起去堆雪人……电话里听你,有些叹息,我想你一定渴望我去……傻瓜一定不知道,其实我买了凌晨的火车,待到傍晚的时候你就一定能见到我了。我想送你千万件礼物,都不如把自己寄过去陪你来的实在。

2011.5.18

小恩,

傻丫头,今天我从你那里回来,看着你跟着火车走了好远,我知道你不舍得我离开,但是我答应过你,要在南方买所大房子把自己接过来……看着你送我时脸上的微笑,我知道是你个傻丫头故意骗我的。知道嘛,心里是那么舍不得离开你,但是我现在又不得不那么做,原谅我宝贝,不出五年我一定给咱们的爱情找个安稳的巢穴。给你一个温暖的家。

2012.4.21

小恩,丫头,不知道怎么了?今天特别想你,也许是咱们好几个月没见面的原因了吧,我答应你,这是最后一次来这个动荡的地方,等这里的工作结束了,我一定先飞去看你。想你……

2013.12.3

小恩,丫头,谢谢你亲爱的,昨天晚上发高烧,多亏了你一宿的照顾,我这篇日记,是骗你出去给我买东西时写的……昨天,晚上突然发高烧,把你吓的挺厉害吧,虽然昨天烧的迷迷糊糊,但是你用棉被紧紧的裹住我,帮我驱寒。你说:别怕小洛,有我呢?有我在,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看着你焦急的样子,知道吗宝贝,我的心都碎了,对了还有你的儿歌,那是我听过的最美的旋律。谢谢你小恩,我爱你……

看着小洛,悄悄写给小恩的这些东西,菡琪的眼睛不由的有些红红的……

这是什么,菡琪翻页时,一张夹杂在其中的报纸掉了出来,是2013.10.26日,这是关于小恩被强暴的那则新闻的。那报纸对应的纸上,写了一段短短的文字,小恩,不管这世界对你做了什么,我想那是他的事情,与我无关,我只想好好的去爱你就好,不管你未来会经历什么,我都会遵守曾经的誓言,用心,用情的静静的陪着小恩,即使有一天,我的血肉与这脚下土地融为一体,那时没有人比我爱你爱的更深。

看着这段文字,菡琪的眼泪再也抑止不住,静静的宣泄出来。看着面前有些魔怔的小洛,菡琪似乎想到了要把真相告诉小洛,但是答应了小恩的事情,又不知该如何。

菡琪陷入了纠结之中,菡琪合上了呢本厚厚的日记,这时她才发现,日记的下面还有一封信,没有封口,摸上去里面是一把钥匙,里面还有一块折起来的纸,应该是一封信……也许刚才她的纠结是小恩回心转意后,两个人必定逃离这座小城去南方,她也担心有一天小洛知道了实情,会怎么对待小恩,这一切都是未知。小恩的自责呢,小洛是否真的能抚平一个破碎的心呢?现在看来,小洛似乎知道了一切,又悄悄的办好了一切。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