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977.com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陌上初阳宛如流歌
级别: 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8 10:55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陌上初阳宛如流歌

(1)

放学的晚风在夏天的余热中掀起了热浪,熙熙攘攘的人流天涯海角的散落着,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躁动。古老的香樟树散发出浓郁的气息,荫下的女生静静地站着,带着不同于夏天的清冷静静地张望着。微风扶起了她的秀发,清秀的五官一览无遗。

“陌阳,我们走吧。”女生的声音说不上空灵也谈不上清丽,只是有几分清脆的悦耳。

“嗯。”男生微微颔首,径直向前走去。

女生望着他的背影出神,良久才迈开脚步追了上去。

陌阳和流歌都是A中艺术班的学生,陌阳学的是音乐,流歌学的是美术。在我有记忆以来他们好像就认识了,他们之间有种莫名的默契,却又相敬如宾。

“陌阳,马上要高考了,你想去哪个城市上大学?”

“L市。”

听到这个答案流歌默默低下了头,她的心中了然。L市有全国最好的音乐学院,可流歌心仪的大学在G市。以陌阳的才华和天分,考上L市的C大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L市的美术学院却皆属三流,而G市却有不少不错的音乐学院。

“除了L市还有其他的吗?”流歌仍不死心的问道。

“或许还会考虑J市吧。”陌阳的声音淡淡的,带着一种莫名的飘渺。傍晚的残阳透过树桠打在干净的衬衫上,他没有回头,一直往前走着,清瘦的身影有着说不出的神伤。

“原来是J市啊。”流歌小声地默念着,慢慢得跟在他的身后。

“陌阳,这里新开了一家奶茶店。”流歌的声音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喜悦。“可是人好多哦!”

并没有交代什么,陌阳转身便消失在了人群中。流歌静静地立在那里,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没有原因的等待。

缓缓掏出随身带的小本子。简单的线条勾勒,错落有致的排列格局,不一会一副简单的速写就大功告成了。

画纸里的男生体型消瘦,眉宇明朗,墨色的深瞳清幽的像一口古井。没有表情的面孔,没有动作的行踪,就这样静静地站着,像是缓缓走过来的陌阳。

“喝吧。”陌阳将手里的奶茶递给流歌,并不解释离开的原因,依然自顾自的往前走。

“是巧克力味的,原来他是记得的。”流歌开心地追了上去。

(二)

高考在即,紧张的氛围弥漫在学校的各个角落。让人窒息的低气压放肆地压榨着人们心中的憧憬。虽然是艺术班的学生,但也挣脱不了高考的魔咒。

看着落下去的夕阳,流歌收拾好画板便到旁边的音乐教室找陌阳。流歌并没有进去,站在门口静静等候。天色渐晚,教室里的人都走光了。只有陌阳一个人抱着一把冰黑色的吉他默默弹奏着。白皙修长的手指在吉他上错落有致地按着和弦,动听的旋律便如流水般倾泻而下。陌阳闭着眼睛,余晖在他的脸上留下了阴影,冰冷的气息覆盖了空间。

流歌看得出神,良久才拿出画纸轻轻勾画着什么。

“流歌,你怎么还不回家啊?”温暖的声音悠扬入耳,流歌一抬头便看到了那笑容宛如莲花的少年。

“在等陌阳。”流歌微笑着回答,“你怎么也不回去,又想去找美女吗?”流歌单手托着腮,随意地调侃着。

“什么话?我苏浅安是这种人吗?”浅安黑着脸假装有怒色,语气里尽是不满。

“怎么不是啊!你的人风流事迹可是人尽皆知的。”

“你啊,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是不乖呢。”无奈地笑了笑,浅安伸手宠溺地揉了揉流歌的长发。目光触及到画纸的时候有一刻的神伤。

“你们怎么在这?”许是听到了外面的声音,陌阳冷着脸走出来,目光冰冷。

看到陌阳的眼神后,流歌不自觉得往后退了几步,顺势将手里的画纸装进了口袋。

浅安原本搭在陌阳头上的手停在了空中。

“这不是想你了吗,所以来看看。”浅安缩回手,尴尬地挠挠头。

“流歌,我今晚有点事,你和浅安先回去吧。”

“哦。”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语气里有说不出的失落。

“本来我有点事要和你说的,既然这样,那流歌我们先走吧。”浅安伸手拿过流歌肩上的背包,便拉着流歌走开了。恍惚间好像很担忧地看了陌阳一眼。

陌阳伫立在门外,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眼睛里漫起了大雾。

“流歌,几天不见我是不是又变帅了?”

“是是是,简直就是全人类的进化史啊!”流歌开心地大笑起来,“对了,你打算去哪个城市上大学?”

“G市。”浅安毫不犹豫地答道。

“可是我觉得L市的大学更适合你。”

“管他呢,可能是我觉得L市的美女比较多吧!”浅安语气轻松。

“肤浅!”流歌不满地说着。

一路说说笑笑。不同于陌阳的高冷,浅安可能更像这明媚的初夏,温暖却并不灼热。俊朗的外表,洒脱的个性,笑起来宛如盛放的白莲。

陌阳,浅安,流歌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相互见证了彼此的童年。他们的家都离得不远,常常从夜幕相伴到天明。他们人之间没有秘密,没有隔阂,彼此信赖,彼此依赖。

(三)

今天的天气似乎特别好,大约才早上6点的模样太阳就能在地上拉出影子了。流歌早早地起了床,心情也特别好。

“流歌,今天是你的生日,快来把这碗长寿面吃了!”流歌的妈妈一早就在厨房里忙活了。虽然已人到中年,却依旧神采奕奕,丝毫不减当年的风采。

“马上就来。”流歌特地找出了衣柜里的那件红色短裙,满意地对着镜子笑得甜美。

一路哼着歌走到了学校,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流歌并没有等陌阳。

刚进教室,流歌一眼就看到了自己座位上摆着一整套新的画具。下面压着一张蓝色的信纸:流歌,伤日快乐!然后是一个大大的笑脸。

看着熟悉的字迹,不用猜也知道这是浅安送的。情不自禁得笑了笑,眼底有失落一闪而过。

“流歌,生日快乐!”星晴微笑着递过来一个粉红色的盒子。白裙胜雪,少女圣洁得超脱世俗。

“谢谢,难得你还记得。”

“我们是朋友啊。”星晴莞尔。此刻天地万物都仿佛失去了光辉。

心情美好的一天很快接近了尾声,流歌的心情却焦躁起来。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整个人都显得心不在焉。

“叮铃铃……”最后一节课的铃声敲响,流歌失落得走出教室,眼神游离。

“啊!”好像撞到了什么,流歌猛地抬起头。一眼就看到了陌阳那精致的侧脸。“陌阳。”再次惊叫出声,水灵灵的眸子此刻住满了星辰。

“以后走路小心点。”虽然是责备,语气却异常温柔。陌阳将手里一个白色的纸袋递给了流歌。

“陌阳你怎么了,怎么最近越来越憔悴了,嗓子还哑得这么厉害?”流歌一脸紧张的样子。

“没事,走吧。”

傍晚的微风带着夏日的躁动,流歌和陌阳并肩走在布满绿荫的走道上。夕阳的余晖拉长了两人的身影,美好得像一幅画。

“陌阳。如果毕业了。你会,会……”流歌欲言又止。

“会什么?”

“没什么。”勉强得笑了笑继续说道,“你还会早上6点起床吗,还会只吃杨记的包子吗,还会走树荫多的地方吗,还会只听science的歌吗,还会在傍晚时分寂寞地弹吉他吗,还会12点以后点着灯睡吗,还会……”流歌抬头看着天空,晶莹的液体还是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陌阳一动不动地看着流歌的脸,眉头紧锁,睫毛微微颤抖。苍白的脸上此刻更是没有一丝血色。单手捂着胸口,陌阳狠狠地收回了目光,快步向前走去。

怅然若失地看着陌阳远去的背影,流歌小声默念着:“如果毕业了,你会想我吗?”低迷的声线瞬间在风中扬散,只留下前方人的身影碎了满地。

流歌叹了口气,更加用力地抱紧了手中的纸袋。

回到家后,流歌端坐在书桌前,小心翼翼地打开纸袋。里面有一个黑色的戒指盒。流歌顿时心跳漏了半拍,大脑一片空白。手指颤抖地打开,一枚精致的尾戒闪闪发光。

一切都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流歌想起了那个午后,想起了她看过的那个童话。

很久很久以前,国王要将自己美丽的女儿嫁出去。很多很多的王子,闻之前来。公主决定,如果谁钩她的尾指那人就是她的丈夫。在选婚的那天,公主身穿白纱,走到王子们的面前,向他们一一伸出尾指,可是没有人钩住她的尾指。她很失望,正当她放弃之际,有人轻轻的钩住她的尾指。那人,正是她要找寻的王子,钩住她尾指的人。他们订了婚,可是这时爆发了军队的暴乱。王子被迫离开公主,去平息战乱。在王子离开之际,他再次钩住公主的尾指。他们约定,王子一定会回来娶公主王子离开了,这一去,就是十年。公主依旧美丽,来求婚的人络绎不绝。很多人都劝说公主重新选择伴侣。可是公主依然爱王子,她的王子。公主决定,如果有一个人像王子一样钩住她的尾指,她就嫁给他。在选婚的那一天,公主又伸出了尾指。可是没有人钩住她的尾指。有一天,宫殿里来了一个乞丐,守卫挡住了他。可是公主一视同仁,允许他的求婚。公主伸出了她的尾指,奇迹的是,那个人钩住了她的尾指。公主惊奇,她看不见他的脸。缓缓的,那个乞丐掀开帽子,原来是失踪多年的王子,她的爱人。那夜,公主见到了她的爱人,那夜,他们私守终生。美好的东西,总是烟消云散。当鸡鸣的时候,王子起身,悄悄离开了公主,他的爱人。原来,那是王子的灵魂。王子遵守承诺,在7月7日,灵魂离开人间之前的最后一天,回到公主的身边。后来,人们发现了王子的尸体。是在回国的途中,被谋杀。公主来到王子的身边,看着自己的爱人。饮下毒酒。在她断气的一霎那,她钩住了王子的尾指。

小小的流歌看完这个故事后忍不住哭了起来。

“流歌,你怎么了?”陌阳坐在流歌身边关切地问道。

“陌阳哥哥,你看过这个童话吗?”小小的流歌满脸泪痕。

“流歌,给。”陌阳从地上拔了一根草,挽成戒指状。

“这是什么?”

“尾戒。代表我们永远不变的友情。”小小的陌阳伸出小指,目光真挚。

“原来你只是把我当朋友。”自嘲地笑了笑,流歌拿出尾戒,戒指的内圈刻着962464的字样。慢慢地戴在尾指上,银色的光落进眼睛里。

生疼。晶莹的液体涌出了眼眶。

(四)

随着最后一声清脆的铃声传出,这一年的高考也终于落下了华丽的帷幕。ktv偌大的空间里熙熙攘攘,七彩的光束来回穿梭着。每个人都尽兴地扭动着身体,面目狰狞。

只有陌阳一个人坐在沙发的角落里,面色凝重,若有所思。

几日不见,陌阳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走起路来都会有些摇摆。全身上下都笼罩着一种灰蒙蒙的病态。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杯,流歌捂着肚子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整个世界都好像画进了雨雾,落在眼睛里的只有模糊的轮廓。流歌靠在包间的门口,习惯性地掏出口袋里的画纸勾勒着。

她神情恍惚地走了进去,好像听到了陌阳和星晴的声音。

“陌阳哥哥,你喜欢星晴吗?”星晴靠在陌阳肩上,身着一袭红色长裙,常常的卷发自然的散落双肩,将玲珑的面孔衬托得更加楚楚动人。

“当然喜欢啊,像星晴这样可爱美丽的女孩子我怎么会不喜欢呢?”陌阳伸手将星晴揽在怀中,语气极温柔。

“那你永远都要陪着晴儿好不好?”

“好,一言为定。”

流歌突然清醒,傻傻地站在原地。她猛地将手里的画纸摔在地上,飞奔了出去。

跑了大约几百米,流歌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沿途不断有车辆驶过,白色的远光灯亮得太招摇。流歌抬起头努力地去辨认这个模糊的世界,不经意间眼底竟湿了一片。

“陌阳哥哥,你永远都会和流歌在一起吗?”

“当然会啊,我们永远不分离。”

“那,拉钩。”

时间漫长的像过了一个世纪,流歌的情绪也有了一丝的回落。她从包里拿出了志愿表,果断地将L市的大学改成了G市的,便挣扎着起身向黑夜尽头走去。

黑暗中一白衣少年紧跟其后,脸色凝重,双眸中一片阑珊,满是疼惜,宛如盛放的白莲。

(五)

漫长的暑假如期而至,流歌的生活依然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她不再眺望陌阳窗前鹅黄色的灯光,冷眼无视陌阳那日益消瘦的脸庞。对于那些一厢情愿的执着,她选择遗忘。在那个瞬间她好像释然了,这十几年的默默相伴都是她自导自演的舞台剧,没有追光也没有观众。

匆忙的九月很快到来。临行前,流歌最后看了一眼陌阳窗前鹅黄色的灯光,最后一次将这张脸在脑海里刻画。流歌不再迟疑,摸了摸手指上的尾戒便加快了步伐离开了这里。

流歌手捂着胸口,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却不想心脏还是如凌迟般疼痛。她觉得心脏好像掏空了一般,觉得好像丢失了什么。再也找不回。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