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977.com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金庸之逝,当得一哭
塞林格格剑苇
级别: 高手

楼主  塞林格格剑苇 发表于: 2018-11-07 14:32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金庸之逝,当得一哭

  

  《金庸之逝,当得一哭》
  By塞林格格

  

  整理书房,发现这个小册子——不知得于何时、何处,明显用于搞笑的假的《葵花宝典》,遂手写一稿,以悼金老。言有尽而意无穷,亦不知能否表达到金老之逝为我带来的诸多思虑之万一。

  思虑略多,其实全来自一种情绪。什么情绪呢?就是:

  ——难过,些微而持久的难过。

  今年以来,仙逝了的这许多文化名人中,金庸之逝,令我最为难过。自然,我的难过,是当不得什么事的。然而,这份属于个人的难过,却必须要表述。拖了许多时日,今天试言之。


  


  一、金庸的个人圆满,难抵人生之阴晴圆缺。

  之前,金庸曾数番“被死亡”,虽皆为后来所辟谣,但当死亡靠近这个似乎无所不能的文字强人时,勿论消息真假,还是令人心中一凛:怎么,强如金庸者,也会去了吗?

  “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

  人上了岁数,每一天,都在跟阎王打交道,他看着你衰老、看着你败给时间,不急不慌地来请你,或是连帖子都不下,你自己去他那里报道。

  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躲得了七十三、八十四,九十四呢?

  当“狼来了”的消息被辟谣,虽还在,但已然衰老。生、老、病、死……

  终于,这一次是真的。

  金庸虽然得享高寿,人生也较为圆满,且早已勘破“大闹一场,悄然离去”之真谛,走得算得上潇洒从容,但还是令人不胜唏嘘。

  你一次次地挺过,最终,还是挺不过。

  你成不成功、圆不圆满、看不看破,又怎样?

  人这一生,再强、再牛,强得过天,拗得过岁月吗?

  这一次是真的,你不再衰老却存在,你走了,在华山之巅,登顶而后,拂袖而去,留下一片月光,一道空白。

  怎么,就这样走了吗?

  人不在,传奇不再。

  只有那空白还在,无人企及,无人填补。

  金庸这一生,可谓圆满,似乎,也当得无憾。

  但可以无憾,是别人来看;有憾无憾,只有自己知道。

  他最羡慕乾隆,“十全老人”;他最想当的是鲁仲连、范蠡那样的人,功成身退,消隐江湖。

  然而,十全老人亦不全,人总是要历经生老病死,这是上天惟一而坚硬的公平;

  归隐江湖也只是一个梦。这世上没有隐身衣,清白和干净,都要遭人评说、任人臧否,更何况,对于一个声誉满天下的名人。

  好在,对于金庸,总是誉多于毁的。

  但那又怎样,斯人已逝,带走了那爿辉煌一时无两的江湖。

  二、人人身在江湖,而金庸的江湖何其精彩和极致。

  我说金庸是文字强人,是说他以一支秃笔,打下来、又经营出一段何其精彩壮阔的人生!

  左手武侠右手社论,在童话与现实间跳进跳出,《明报》这一片奇情壮彩的书剑江山、文字帝国,金庸庶几只手造就。

  在中国历来的文人中,他也许是最强、最纯的一个,在纯粹而梦幻的文字中抵达和实现纯粹的俗世的理想。

  这个理想,与别的不同。一是“成人的童话”(借华罗庚语)。成人童话区别于童稚的童话,是强的童话——哪怕是意淫色彩过浓的强——不是天生强大,而是生来要强。

  二是这个理想,是现实可触的。金庸以文字实现了俗世认可的成功、幸福和理想,在这污浊遍野、宵小横行的尘世。——后面会讲到,马云也一样。

  武侠小说,其实是“千古文人侠客梦”(借陈平原教授语)。文人最梦幻的行为,是将文字的力量意淫到极致:看到文字,心中跳动、跃起,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排山倒海,大海无量……武林秘籍,勿论九阴九阳易筋经,不过是被神化和赋予了超人力量的文字。

  所以,《侠客行》中,参破文字之形,便得文字之神;《九阴真经》,刻在爱人的肚皮上;倚天屠龙,谁与争锋的不是刀剑之利,而是文字之所向无敌;更有甚者,《葵花宝典》,一部歌颂太阳的畸形文字,首要之机,是先行去势,阄割掉作为人和男人的阳具。

  没有文字的哪些呢?《鹿鼎记》中,来自市井的促狭生存经验,为评书戏剧江湖正义所教化,终于不失为侠。

  文盲不识字,但敬畏文字,终而如禅宗六祖,不立文字,以心传心,臻抵仙佛之境。

  所以说,无招胜有招,无字胜有字。这是千古文人在文字上的爱恨、了悟。

  终究说的还是文字之强。

  金庸的文学成就也许不是最强,但他的文学历程铿锵有力,其文字成果,最终还是胜者和强者。

  金庸文字及文学历程的精彩,还在于他是现世,而不是事后,不是被后世追认,而是他生前就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声名之盛,并且,看到了自己声名之持续和经典之确立。

  金庸的作品,注定畅销和长销,这是一个“人治”社会的宿命。

  只要公正公平仍然缺失和稀罕,金庸的力量就都在。

  只要平庸琐碎的人生、庸常无趣的人还存在,金庸的精彩就都在,就都照耀着每一颗不甘平庸、反抗无趣的心。

  只要宵小之辈和英雄人物还存在,就能和金庸作品中的人物一一而对应。

  “金庸”这两个字,从“镛”中来,镛是大钟,注定有大的律吕,绝不平庸。

  很多年前,从大钟禁声、金庸封笔的那一刻起,他还在,但已不写、不鸣。

  不写之写、不鸣之鸣,本就是一种难受,同时也是一种力量和希冀。

  力量和希冀,是:在。

  但当其不在、不再时,更大的难受攫住了我们。

  如果,侠也不在;如果,公平与正义也不在;如果,历史在倒退、倒退到今天拥有的全都不在……

  精彩不再,千人一面;正气不再,人人假话;侠气不再,人人自危;趣味不再,道貌岸然;理想不再,处处冷硬;力量强弱、能力高下与是非颠倒而不再,庸人当权、小人当道、劣币驱动良币、宵小之辈横行……

  如果因为“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所以所谓的成人世界,不再需要童话和梦想,那么,这将是一个多么无趣的一个世界哪!

  三、“金庸”在我们的血液里,“金庸”注定与养成和怀旧有关。

  我们这一辈人,大抵看完过《金庸全集》,没看完,也翻完过,从租书铺或小伙伴手中。

  我们这一辈人,看的金庸,是纸质的,而且大抵是被辗转借阅、翻阅无数,折旧率相当高的纸质页面。

  这样的娱乐行为,恍若隔世;这样的打开方式,也已经非常怀旧。

  我们这一辈人,很多的处世规范和品行操守,其实来自金庸。在金庸的世界,有一个正义、光明、诚信、公平、重然诺、不委屈的秩序,并且给出了抵达这种秩序的方式。勿论侠义的方式是不是有失偏颇,是不是难以普适和普世,至少,这是文字的理想国。

  至少,这是心灵的力量和不断修炼、完善自身、使人区别于禽兽的结果。

  所以,胡斐会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被侮辱和被损害的人家,不奢望诉诸制度,而是诉诸武力,一个人千里追杀强大的恶霸;

  所以,段誉和虚竹会为了一个受到冤枉、人人皆言可杀的人,抛弃冷眼旁观、置身事外的明哲保身的态度,毅然与之结为兄弟,共赴危难。

  金庸是许多心怀光明和理想的人的人生导师,金庸在我们的血液里。

  所以马云会说,如果没有金庸,就没有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是一个由理想打造的数字帝国。

  据说,在阿里巴巴,每一名员工都有自己的江湖诨名,比如马云叫“风清扬”。而且,办公室也不列外,名字竟然全都来自金庸武侠小说,诸如:光明顶、桃花岛、达摩院、聚贤庄、侠客岛等等。

  金庸和马云、文字和数字,各自的英雄和强者。

  如今,金庸已逝,马云渐老,功成身退,一个热血、激情、年轻人凭才华、意念和义气,鲜衣怒马、勇创新世界的时代似乎也渐渐冷了下来。

  马齿渐长,由少年而成人,这么些年来,与金庸一起衰老和最终逝去的,不仅是那样一个武侠时代,还有渐行渐远的自己。

  在渐行渐远的同时,不免问一句:成人世界,真的不需要和不促成童话吗?

  四、同时,金庸也与纸媒有关,金庸是很多人的文学“父亲”。

  金庸是小说家,更是个报人。“新闻以事实说话”,相信是很多新闻从业者的初衷。

  曾几何时,“无冕之王”的称誉何其荣耀!曾几何时,舆论监督的力量何其强大和坦荡!

  记者,是最后的良心!也是舆论秉持的最后底线。这个底线,是真相,更是真话。真相只有一个,是only;真话是每一个人的立场和坦荡,是more.

  真相属于成人世界,真话难道不应该也是吗?真、善、美,包括真相,其产生都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真话。

  如果没有一个相对宽松的讲真话的环境,人类的无趣和自作孽,真不知伊于胡底?

  金庸创办《明报》的时候,左手武侠,右手社论。说的大抵都是真话,秉持自己的内心和立场。

  左手武侠,右手社论。跳进跳出于童话与现实之中,什么是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的结合,这个就是。

  在文字领域,能够写出精彩而为受众追读的连载的,都很强。更何况,是两份连载。更何况,是秉心之谈。

  在文字的领域内,不诚无物。唯心之诚,方得受众。

  两份连载,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数十年如一日,经营和缔造了《明报》的书剑江山。

  在金庸的武侠中,处处是现实的投影,“千秋万代,一统江湖”的笑话,时时处处在中国的大地上上演;在金庸的社论中,他于香江之地,展望祖国和世界,提供了不同的角度和预见,处处都是建构理想王国的蓝图。

  金庸是许多心怀光明和理想的人的人生导师, 更是很多文字从业工作者的“父亲”。

  很多人踏上文字之途,都吸吮过来自金庸的营养。

  金庸的营养,不全是武侠小说这种类型文学不可避免的意淫,更是内外兼修付诸文字的实现;不全是社论这种纸上谈兵,更是以笔参政的实现。

  在世界文学领域,这样的报人,大抵都是强人,男如海明威、马尔克斯,女如法拉奇。金庸是通俗的那一个,却是亲身实现了纸媒帝国的那一个。

  然而,纸媒的辉煌早已不再,报人的处境也渐渐边缘。

  与金庸一道离去的,是两个时代,一曰武侠,二曰纸媒。

  左手右手,皆拂袖而去。

  五、一个未知的时代开启了。

  金庸,与怀旧和纸媒有关,更多地,还是与侠义和公平有关。

  当然,还有爱情。

  金庸,是武侠小说,也是言情小说,更是成长小说。

  现在呢,成为了怀旧小说。

  《鹿鼎记》是一部反武侠的著作,《鹿鼎记》而后,连金庸自己都无法逾越。就像塞万提斯写了《堂吉诃德》,骑士小说从此没落。

  但真的没落了吗?西方的骑士精神和东方的侠义精神并没有消逝,而是化为更多的类型和态度,在小说、电影、电视剧、网络之中。

  《鹿鼎记》反武侠,但其中依然有侠在。

  冷兵器时代的侠,热兵器时代亦在。

  正如金庸肉身不在,其文字和精神也还在。

  曾经有这样一介书生,创造过一个辉煌灿烂的武侠帝国,创造过文字的传奇。

  俱往矣,一场落幕带来一场落寞。

  在新的打开方式下,新的侠义和秩序、新的媒体和文字会慢慢建立。

  这是未知的精彩,更应是后辈的努力。

  只是,这未知的时代,显得那样渊深而未知。

  你凝望着深渊,深渊也在凝望你。这深渊中似有金庸的一双真诚的眼睛,这眼睛在说:

  为人要正啊!其身正,虽千万人,吾往矣!

  只是,这眼睛慢慢变得疲倦,强者如彼,也已厌倦,这倦眼在说:人生大率如此,江湖就此别过——

  金庸之逝,当得一哭。抱拳而别,揾英雄泪!

  ——————————————————————————————2018年11月7日


  


  本来觉得自己会写得一饭三哺,没想到一气呵成。虽然晚了一些,但亦还不晚。更多,请至:

  1、《武林旧话》:http://bbs.391234.com/post-books-185733-1.shtml
  2、《塞林广记》:http://bbs.391234.com/post-books-606809-1.shtml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