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977.com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渭岱金红:名字的讲究
messiyun
级别: 高手

楼主  messiyun 发表于: 2018-11-06 14:40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渭岱金红:名字的讲究

  渭岱金红:名字的讲究

  

  古人起名字是很讲究的,小说里的人物名字同样有精心安排。以金木水火土起名,也是汉人的习惯。徐渭写金瓶梅和张岱写红楼梦,在人名上,都费了心思。


  徐渭家族起名:
  徐渭家族架子很大,和明朝皇帝一样,名字都用“金木水火土”当偏旁,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一代一代传下去。
  徐渭家族:
  徐鏓(金)——徐渭(水)——徐枚和徐枳(木)。


  张岱家族起名:
  张天复——张元忭——张汝霖(木)——张耀芳(火)——张岱(土)——子(金)六:镳、鉽、铎、镛、鐄等。女七。——孙(水)七:陈书、国鼎、礼、濂、瀚、潗、濬。——曾孙(木):肇柏。


  红楼梦的起名
  四代辈:贾代儒、贾代化、贾代修、贾代善。
  ——儒学、教化、修为、善行。儒家学说。 代,更也。凡以此易彼,以后续前,皆曰代。——《说文》
  四文辈:贾敬、贾赦、贾政、贾敏。
  ——尊贵敬畏。张岱尊敬孔子,让宝玉父亲贾政字存周。 存周,谐音从周,孔子尝言“吾从周”,故张岱以贾政暗比孔子,而宝玉比作孔子的后人。 说贾宝玉反抗贾政,完全是不懂古人父子严肃的幽默。说贾政是假正经,完全是望文生义,随意发挥。参考《张学良口述历史》张学良因另有打算说想上学,被张汝霖“责骂”说:休要提上学,不要玷污的我的门庭就好。这只是严父的严肃的玩笑话而已。戏谑之语,臭小子心里有什么小九九,老子最清楚。知子莫若父。贾宝玉是想借上学之名和秦钟亲近,张学良是另有小算盘才说想上军校。
  玉辈:贾珍、贾琏、贾环、贾瑞、贾珠、贾宝玉(贾玳)。
  ——珍珠连代,百年巨族。
  四草辈:贾蓉、贾兰、贾芸、贾芹。
  ——植物取名,寓意美好
  七彩:彩屏、彩儿、彩凤、彩霞、彩鸾、彩明、彩云。
  ——云彩比喻女儿、美好。
  四春:贾元春、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
  ——春形容女儿,美好。
  四宝:贾宝玉、甄宝玉、薛宝钗、薛宝琴。
  ——珍宝、尊贵。
  文房四宝:抱琴、司棋、侍画、入画。
  ——文学爱好、寓意文雅
  一主三仆:史湘云——翠缕、笑儿、篆儿。
  贾探春——侍画、翠墨、小蝉。
  贾宝玉——茗烟、袭人、晴雯。
  林黛玉——紫鹃、雪雁、春纤。
  贾惜春——入画、彩屏、彩儿。
  贾迎春——彩凤、彩云、彩霞。

  金瓶梅起名
  (评:更多的是谐谑,并没有明显的家族起名情况,西门庆生了两个儿子官哥、孝哥,寓意了西门庆的愿望:后代要显贵、孝敬。)
  张本恩(一家之言):作者为突显西门庆结义弟兄皆为放荡作奸的无道之官,故假借玉(遇)皇庙,巧设吴(无)道官,并安排让“无道官”主持宣示这群鸟人大结义:   1、西门庆。2、应伯爵(硬勃橛,指勃起之茎),表字光侯(指茎),号南坡(指腹阴),浑名应(硬)花子(指茎)。又会一腿好气毬(球,指囊),双陆棋子(指两丸),件件相通。3、谢(血)希大(指大茎),血,乃很之意,如血坏、血贫,血笨等。字子纯(紫唇,指茎口),会一手好琵琶(指腹阴)。4、花子(指茎)虚(须,指毛),因卜志(不知)道已亡,让其顶缺。5、孙天华(尿suī添滑,指茎口),表字伯修(不羞),绰号孙寡嘴(指茎口),寡,独,一个。6、祝实念(着实黏),表字贡诚(拱成),拱,向里钻之意。7、吴典(无点)恩,阴阳先生,专一在县前与官吏保债。8、云理(里)守(指茎),云,指云毛,如香云,字非(飞)去(勃起状)。9、常峙节(自解),指常自淫泄欲。表字坚初。10、白赉光,指白液已给光。表字光汤(光清液而无精)。   作者故意安排卜志道死去,即结义时已没有卜志道,以此喻“没有不知道”之言,让读者明白这伙鸟人作者都知道,各有所指,朝中各有其人。最后又以白赉光作尾,借他之口讲“白鱼跃入武王舟”之典故,寓指商纣王淫乱导致商灭周兴,正德帝的淫乱行为也将会使大明覆灭,改朝换代。   作品中其他人物名,也皆有喻意。如韩道国(捣鬼),将其弟取名韩二捣鬼作提示;陈敬济(伸茎挤),第九十六回写陈敬济在水月寺抬土情节中作提示;普静(净)法师,指徐海,在末回中以劝吴月娘不要前往投靠云理守情节中作提示,映徐海投靠之果。至于藩金莲之“莲”,李瓶儿之“瓶”,宠春梅之“梅”,孙雪娥(蛾)之“蛾”等,皆为旧时小说中喻女阴之词。
  西门庆祖辈
  ——————————————————————
  西门京良 (西门庆祖父)
  李氏 (西门庆祖母)
  西门达 (西门庆之父)
  夏氏 (西门庆之母)
  西门庆及其家属
  ——————————————————————
  西门庆 (号四泉。《金瓶梅》男主角)
  陈氏 (西门庆亡妻)
  吴月娘 (西门庆继配正室,书中常称作“大娘”)
  李娇儿 (西门庆第二房妾)
  卓丢儿 (西门庆原第三房妾,亡故)
  孟玉楼 (西门庆第三房妾(补卓丢儿))
  孙雪娥 (西门庆第四房妾)
  潘金莲 (西门庆第五房妾)
  李瓶儿 (西门庆第六房妾)
  西门大姐 (西门庆之长女,为前妻陈氏所生)
  陈经济 (西门庆女婿,陈洪之子)
  西门官哥 (西门庆长子,李瓶儿所生)
  西门安夫妇
  西门庆亲戚
  ——————————————————————
  吴千户 (吴月娘之父)
  吴镗(吴大舅) (吴月娘之长兄,书中多写作“吴大舅”,又名吴有德)
  吴大妗子 (吴镗之妻)
  吴舜臣 (吴镗之子)
  郑三姐 (吴舜臣妻)
  吴二舅 (吴月娘之二兄,名不详)
  吴二妗子 (吴二舅之妻)
  吴大姨 (吴月娘之大姐)
  沈姨夫 (吴大姨之夫,也是吴月娘姐夫)
  李三妈 (李家丽春院鸨母)
  李桂卿 (丽春院妓女)
  李桂姐 (丽春院名妓,系李娇儿嫡亲侄女)
  李桂姐五姨妈 (李三妈之妹)
  李铭 (又名李自新,也作李日新。丽春院之说唱艺人)
  孟大妗子 (孟玉楼之大嫂,书中也称“孟大嫂”)
  孟锐 (孟玉楼之二哥,又称“孟二舅”)
  孟二妗子 (孟锐之妻,孟玉楼之二嫂)
  孟大姨 (孟玉楼之大姐)
  韩姨夫 (孟大姨之夫,孟玉楼大姐夫)
  潘裁 (潘金莲之父)
  潘姥姥 (潘裁之妻,潘金莲母。也称潘妈妈)
  潘金莲之姨娘
  潘金莲之表妹 (潘金莲姨娘的女儿)
  陈经济祖父
  陈洪 (陈经济之父,杨戬手下亲党)
  张氏 (陈洪之妻,陈经济之母)
  张世廉 (陈洪之姐夫,陈经济姑夫)
  张世廉之妻 (陈洪之姐,陈经济姑娘)
  张关 (陈洪之妻弟,任清河县团练。书中常写作“张团练”,也偶作“张亲家”)
  张关之妻 (陈洪妻之弟妇,书中常称作“张亲家母”)
  杨戬 (小说所写四大奸臣之一)
  乔五 (皇亲)
  乔五太太 (皇亲,乔五之妻,乔洪之姑娘)
  东宫贵妃娘娘 (乔五太太之亲侄女儿)
  乔皇亲 (乔五之侄儿,乔洪的堂兄)
  乔洪 (乔五之侄儿。书中称“乔大户”,也称“乔亲家”)
  郑氏 (乔洪之妻。书中常作乔大户娘子、乔亲家母)
  乔洪之妾 (乔长姐生身之母)
  乔长姐 (乔洪之女,系乔洪之妾所生)
  崔本 (乔洪之外甥。书中也称“崔大官”、“崔大哥”,西门庆商业伙计)
  崔亲家母 (乔洪之亲家,但具体关系不明)
  段大姐 (崔本之妻,乔洪之外甥媳妇)
  段亲家 (乔洪之亲家)
  两个外甥侄女 (乔大户之亲)
  云参将 (云离守之兄)
  云离守 (原为西门庆家之伙计,袭其兄职后与西门庆结成亲家)
  范氏 (云离守之妻,也作“苏娘”)
  云离守之女 (名不详)
  两个外甥 (具体关系不详)
  西门庆家奴仆
  ——————————————————————
  玉箫 (又作“玉筲”,月娘房之大丫头)
  小玉 (吴月娘房中小丫头)
  元宵儿 (李娇儿房大丫鬟)
  夏花儿 (李娇儿后买的丫鬟)
  兰香 (孟玉楼房大丫鬟)
  小鸾 (孟玉楼房小丫鬟)
  翠儿 (孙雪娥房丫鬟)
  庞春梅 (书中多作“春梅”、“庞大姐”。潘金莲贴身丫鬟)
  秋菊 (潘金莲房中之上灶丫头)
  迎春 (李瓶儿房之大丫头)
  绣春 (李瓶儿房之小丫头)
  冯妈妈 (李瓶儿从小的养娘)
  如意儿 (李瓶儿房**)
  中秋儿 (西门大姐房中丫头)
  汤来保 (字双桥。西门庆心腹家人)
  刘惠祥 (汤来保之妻,西门庆家厨中女仆)
  汤僧宝 (汤来保、惠祥之子)
  郑来旺 (西门庆心腹家人)
  郑来旺原妻 (姓名不详,因病早亡)
  宋惠莲 (郑来旺继配。卖棺材宋仁之女,原名宋金莲)
  屈老娘 (收生婆)
  屈镗 (屈老娘之子)
  甘来兴 (西门庆之家人)
  惠秀 (甘来兴之妻,西门庆家女仆)
  甘年儿 (甘来兴之长女)
  甘城儿 (甘来兴之幼女)
  来昭 (西门庆之大家人)
  一丈青 (来昭之妻,西门庆之女仆,改名惠庆)
  小铁棍儿 (来昭之子)
  来爵 (西门庆后收之家人)
  惠元 (来爵之妻。书中也作来友媳妇)
  玳安 (西门庆亲随小厮)
  平安 (西门庆家之小厮)
  来安 (西门庆家之小厮)
  钺安 (西门庆家之小厮)
  张安 (西门庆家看坟男仆)
  书童 (西门庆书房用童仆、男宠)
  琴童 (西门庆家扫花园童仆)
  琴童(天福) (西门庆家童仆)
  画童 (西门庆家童仆)
  棋童 (西门庆家童仆)
  歌童两人 (扬州财主苗员外所赠)
  王经 (西门庆之童仆、男宠。王六儿之弟)
  春鸿 (西门庆家之小厮。扬州人,善唱南曲)
  郑纪 (西门庆家打茶的仆人)
  与西门庆关系密切人物
  ——————————————————————
  会友
  应伯爵 (西门庆“会中十友”之一。号“南坡”,行二,书中常称“应二爷”、“应二花子”。谐音“应白嚼”)
  谢希大 (字子纯。西门庆“会中十友”之一,行三)
  孙天化 (习称孙寡嘴。西门庆“会中十友”之一,帮闲)
  祝日念 (习称祝麻子。西门庆“会中十友”之一,帮闲)
  吴典恩 (西门庆“会中十友”之一,帮闲。谐音“无点恩”)
  常时节 (崇祯本作“常峙节”。西门庆“会中十友”之一,帮闲。谐音“常时借”、“常失节”)
  卜志道 (西门庆“会中十友”之一,帮闲,未出场就死了。谐音“不志道”、“不知道”)
  白来创 (谐音“白来抢”。崇祯本作“白赉光”。西门庆“会中十友”之一,帮闲)
  花子虚 (西门庆“会中十友”之一)
  交结官吏、太监
  蔡京 (小说所写当朝四大奸臣之一。称蔡太师)
  朱勔 (光禄大夫,掌金吾卫事,太尉兼太子太保)
  蔡攸 (蔡京长子,书中也称蔡大爷)
  蔡蕴 (号“一泉”。蔡京之义子)
  蔡修 (号“少塘”。蔡京之九子)
  夏延龄 (号“龙溪”。山东提刑所掌刑正千户,西门庆同事)
  周秀 (号“南轩”(又作“菊轩”)。清河县守备,升左军院佥书守御)
  张团练
  荆忠 (号“南岗”,檀州人)
  贺金 (原清河县提刑。升新平寨知寨,后又转淮安提刑所掌刑)
  钱龙野 (又作钱云野。钞关主事,主管水路收税)
  黄葆光 (号“泰宇”。工部主事,管砖厂)
  宋乔年 (号“松原”,又作“松泉”。蔡京门下,山东巡按监察御史)
  安忱 (号“凤山”。工部主事,升都水司郎中)
  何沂 (内府匠作监太监,延宁第四宫端妃马娘娘近侍)
  何永寿 (号“天泉”。何沂之大侄)
  刘太监 (管砖厂。住清河城南门外)
  薜太监 (管皇庄)
  六黄太尉 (太监,京中钦差殿前太尉)
  翟谦 (号“云峰”。蔡京之大管家)
  蓄养外室,嫖宿妓女
  张惜春 (西门庆养的外宅。妓女)
  王六儿 (韩道国之妻,西门庆蓄养的外室)
  林太太 (王寀之母。三十五六岁,暗娼)
  李桂姐 (见“李娇儿”)
  吴银儿 (吴家妓院妓女)
  郑爱月 (又名郑月儿,郑家妓院妓女)
  商业伙计、助手
  傅铭 (字“自新”,排行第二。西门庆商业伙计,书中常称傅伙计、傅二叔)
  贲地传 (又名贲四,西门庆商业伙计)
  韩道国 (字“希尧”,亦作“西桥”。西门庆商业伙计,王六儿之夫)
  崔本
  胡秀 (西门庆商业助手)
  甘润 (字“出身”。西门庆商业伙计)
  顾本 (西门庆商业伙计)
  王显 (西门庆商业助手)
  荣海 (西门庆商业助手)
  王汉 (西门庆商业助手)
  刘包
  其他关系密切者
  温必古 (字“日新”,号“葵轩”,秀才,备名府庠。西门庆聘他为西宾)
  李智 (又称李三。揽头)
  黄四 (揽头)
  苗员外 (扬州第一个财主,做散官,西门庆故友)
  与西门庆家庭相关之人家
  ————————————————
  张大户 (清河县内富户)
  余氏 (张大户之妻,主家婆)
  张懋德 (书中常作“张二官府”。张大户之二侄)
  张懋德之子 (名不详。其父原欲买娶潘金莲)
  徐太监 (书中称作徐公公、徐内相。与张懋德家联姻)
  徐太监之侄女 (名不详。嫁张懋德之子为妻)
  夏提刑
  夏提刑娘子 (夏提刑之妻,书中也称夏大人)
  夏承恩 (夏延龄之子)
  倪鹏 (字时远,号桂岩。秀才,备名府庠)
  夏寿 (夏延龄之亲随家人)
  贲长姐
  荆都监 (即“荆忠”)
  荆太太 (荆都监母亲)
  荆都监娘子 (荆忠之妻)
  荆忠之女
  荆忠之妾
  王宣 (字廷用,号“杏庵居士”,书中称王杏庵)
  王乾 (王宣之长子)
  王震 (王宣之次子)
  朱千户 (住清河城里)
  朱千户家小姐 (朱千户之女)
  王景崇 (王寀之祖父)
  王逸轩 (王寀之父,林太太丈夫)
  林太太
  王寀 (王逸轩、林太太之子。排行三,书中常称王三官)
  黄氏 (王寀之妻,东京六黄太尉之侄女)
  何沂
  何永寿
  蓝氏 (千户何永寿之妻,内府御前生活所蓝太监之侄女)
  蓝太监 (蓝氏之父兄)
  翟管家 (即“翟谦”)
  翟谦之妻 (姓氏不详)
  韩爱姐
  应员外 (应伯爵之父)
  应大哥 (应伯爵之兄)
  杜氏 (应伯爵之妻。书中多称应二嫂)
  杜二娘 (应伯爵之大嫂)
  杜三哥 (应伯爵之表弟)
  春花儿 (应伯爵之妾)
  应宝 (应伯爵之长子)
  应伯爵之长女 (已出嫁)
  应伯爵之次女
  应伯爵之幼子 (系应伯爵妾春花所生)
  刘大姐 (谢希大之妻)
  常二嫂 (常时节之妻,常称作她“浑家”)
  常二嫂兄弟 (常时节之内弟)
  老孙妈妈子 (孙天化之妻)
  温必古之妻 (姓氏不详)
  傅伙计娘子 (傅铭之妻。又称傅大娘)
  叶五儿 (贲地传之妻。又称贲四嫂、贲四娘子。娘家姓叶,排行第五)
  贲长姐 (贲地传之女,夏延龄之妾)
  韩光头 (韩道国之父)
  韩二 (韩道国之弟,王六儿之小叔。是个耍钱捣子,人称“韩二捣鬼”)
  韩爱姐 (韩道国之女,翟谦之妾)
  王屠
  王母猪 (王屠之妻,王经、王六儿之嫂)
  王六儿侄女 (王母猪之女)
  甘伙计娘子 (甘润之妻)
  李锦 (李智之子)
  李活 (李智之子)
  孙氏 (黄四之妻)
  孙清 (黄四之岳父)
  孙文相 (黄四之小舅子,孙清之子)
  黄宁儿 (黄四之子)
  杨光彦 (绰号“铁指甲”。陈经济之友)
  杨不来 (杨光彦之父)
  白氏 (杨光彦之母)
  没惊着小姐 (杨光彦之妻)
  杨二风 (杨光彦之弟)
  韩回子
  韩嫂儿 (韩回子之妻)
  韩小雨 (韩回子之子 )
  何官人 (又称何蛮子、何官儿。湖州贩丝绸商人)
  何官人之女 (其母不详)
  何两峰 (又称何二蛮子)
  李安
  李安之父 (已亡故)
  李安之母
  薛嫂儿 (媒婆,兼卖翠花)
  薛嫂儿之夫 (第九十五回薛嫂替春梅寻来一个丫头)
  薛纪 (薛嫂儿之子)
  金大姐 (薛嫂儿媳妇)
  薛纪之子 (薛嫂儿之孙)
  王婆 (媒婆。武大郎邻居)
  王婆之夫 (已亡)
  王潮 (王婆之子)
  文嫂 (媒婆)
  文? (文嫂之子)
  文嫂之媳妇 (文?之妻)
  刘仓 (刘惠祥之弟)
  宋仁 (宋惠莲之父。以卖棺材为业)
  蒋聪 (宋惠莲原夫)
  熊旺 (如意儿原夫)
  熊旺之子 (夭折)
  吴四妈 (吴家妓院鸨子)
  吴银儿
  吴惠 (吴银儿之弟。说唱艺人)
  郑家鸨子 (郑家妓院鸨母。又称郑妈妈)
  郑奉 (郑家妓院优儿)
  郑春 (郑家妓院优儿)
  郑爱香儿 (郑家妓院妓女。郑爱月之姐,小名“郑观音”)
  郑爱月儿
  郑娇儿 (郑爱香之侄女)
  韩金钏儿 (妓女)
  韩玉钏儿 (妓女。韩金钏之妹)
  韩消愁儿 (雏妓。韩金钏之侄女)
  韩毕 (说唱艺人)
  鲁长腿 (鲁家妓院鸨母)
  鲁家妓院王八 (鲁长腿之丈夫)
  赛儿 (鲁家妓院新来妓女)
  金儿 (鲁家妓院新来妓女)

  古人起名
  1.朱熹,其父亲名字朱松(木),朱熹(火)的儿子名字为朱在(土)。一家三代木生火,火生土,生生不息,绵延不断。
  2.奸臣秦桧的一家三代的名字也是合五行相生法。秦桧(木),它的儿子秦熹(火),孙子的名字为秦埙(土)。所以也是木生火,火生土,按五行相生的顺序。
  3.朱元璋给儿孙起名字,要以火(朱明)打头:
  朱允炆(火)→成祖·朱棣(木)→仁宗·朱高炽(火)→ 宣宗·朱瞻基(土)→英宗·朱祁镇(金)→ 宪宗·朱见深(水)→孝宗·朱佑樘(木)→ 武宗·朱厚照(火)→穆宗·朱载垕(土)→ 神宗·朱翊钧(金)→光宗·朱常洛(水)→ 思宗·朱由检(木)
  可见明朝皇帝也是按五行相生关系取名:即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 …… 以此来维系相生和谐的皇家血脉相承。

  明朝:1368--l644,共277年,历十六帝,朱姓,建都:南京,成祖移至北京。
  太祖,朱元璋,1368年-1398年,洪武
  惠帝,朱允炆,1399年-1402年,建文
  成祖,朱 棣,1403年-1424年, 永乐
  仁宗,朱高炽,1425年-1425年,洪熙
  宣宗,朱瞻基,1426年-1435年,宣德
  英宗,朱祁镇,1436年-1449年,正统
  代宗,朱祁钰,1450年-1457年,景泰
  英宗,朱祁镇,1457年-1464年,天顺
  宪宗,朱见深,1465年-1487年,成化
  孝宗,朱佑樘,1488年-1505年,弘治
  武宗,朱厚照,1506年-1521年,正德
  世宗,朱厚熜,1522年-1566年,嘉靖
  穆宗,朱载垕,1567年-1572年,隆庆
  神宗,朱翊钧,1573年-1620年,万历 定陵
  光宗,朱常洛,1620年-1620年,泰昌
  熹宗,朱由校,1621年-1627年,天启
  思宗,朱由检,1628年-1644年,崇祯
  明末
  安宗简皇帝,朱由崧,年号,弘光(1644—1645)。神宗显皇帝(万历)之孙,福王朱常洵之子,崇祯皇帝之堂弟。
  潞王,朱常淓,监国(1645.6—1645.7)。神宗显皇帝(万历)之弟。
  绍宗襄皇帝,朱聿键,年号,隆武(1645—1646)。唐王朱桱八世孙,崇祯皇帝族叔祖。
  鲁王,朱以海,监国(1645—1653)。鲁王朱檀九世孙,崇祯皇帝族叔。
  唐王,朱聿粤,年号,绍武(1646)。朱聿键之弟。
  永历皇帝,朱由榔,年号,永历(1646—1661)。桂王之子,崇祯皇帝堂兄。
  中国传统文化中,五行学说具有朴素的唯物论和辩证法,对古代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以及百姓生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随着五行学说和理论的不断完善和普及,认为天地万物是由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组成,世间诸般和谐皆由于五行的生克制化,因此起名也可依照五行的原理进行。这样五行起名法融入了社会生活中。五行相生起名法就是其中的一种。
  我们知道五行相生的关系为“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人们觉得五行相生来表达长幼有序,朝代更迭会生生不息,代代相承。从下面的例子中可以知道古代从名流、权臣到皇帝的一些遵循五行相生起名法的实例:
  除了五行相生法外,后来民间比较流行的是“生辰八字”五行补缺起名法


  薛家为什么是紫薇舍人之后?贾政为何字存周?背后隐藏大秘密!
  姜子说书
  《红楼梦》故事中,薛宝钗的家族是皇商,商人排在九流之末。作者为何安排薛家当商人?是为了讽刺薛家是下九流吗?其实与一只蛇有关!
  我们先来讲一个故事,故事的主角是赤帝之子与白帝之子,赤帝之子杀了老太太的儿子——白帝之子。
  故事里的白帝之子就是薛宝钗,从薛宝钗的诗词“欲偿白帝凭清洁(脂砚斋明点此句写薛宝钗身份)”一句中,我们可以知道,薛家祖先是紫薇舍人,而薛宝钗的父亲是白帝。
  故事里的赤帝之子是汉高祖刘邦,高祖斩蛇之后,随即扯旗造反,最终建立西汉王朝。这就是为什么“作者称呼荣国府正堂为西堂,称呼林黛玉为西施,称呼贾宝玉为怡红公子”的原因。
  《红楼梦》故事中,薛宝钗姓薛,皮肤特别白,隐喻薛家来自雪国;书中的红色与方位西是汉人的隐喻,荣国府就是西府,西府是前朝林府。
  上一回说书,姜子已经解读过,东府就是薛府,贾珍就是薛宝钗的宝玉。所以,相对于林黛玉是西施,薛宝钗就是东施,东邻窥宋玉,东施效颦,最终,贾府之源荣国府成了贾府之演宁国府,东府贾珍是“现任族长”。
  殷人尚白,周人尚赤,所以,作者安排东府薛家是皇商,安排西府林家是周人。《红楼梦》故事中,荣国府西堂之主是贾政,字存周,贾政妻子王夫人的陪房是周瑞家的。
  作者安排薛家当商人,重点不是讽刺薛家是下九流,而且与一只蛇有关!这只蛇就是白帝之子白蛇!薛宝钗就是一只住在雪洞里,想咬林黛玉一口的白蛇。
  白蛇化身白衣女子迷惑书生,这便是作者所化用的第五回秦太虚的“东邻窥宋玉”之典。所以,东府的现任族长贾珍点戏,第一出便是《白蛇记》,荣国府的老太太——贾母,听了很不自在。至于宁国府,也隐藏了一个老太太,就是薛姨妈。
  《红楼梦》故事中,冷子兴告诉读者,薛家祖先是紫薇舍人,紫薇大帝是北极属性,紫薇大帝的舍人是什么?是龟和蛇!没错,薛家的本质是龟蛇!
  《红楼梦》故事中,冷子兴所说四大家族,为什么不包括林家跟甄家?
  因为,东府就是薛家,是大爷阵营;西府就是林家,是二爷阵营。巧合的是,《封神演义》中,姜子牙给伯邑考封的就是紫薇大帝,“伯”就是大爷阵营,伯邑考可能是周文王与商朝的公主所生。
  而林家是前朝,与薛家对立的林家后人,就是后来的甄家。没错,林家在前,薛家跟甄家在后,故事是倒过来的,这就是甄宝玉与甄英莲之谜的谜底。
  评:薛,满;林,明。风月宝鉴,清风明月,明清交替。


  孔子为何能言“夏与殷之礼”
  子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论语·八佾篇笫三》)大意为:
  孔子说:“我能说出夏、殷之礼,但是因他们的后代国杞国和宋国不足以作证。这是他们的历史文件和贤者不够的缘故。如果有足够的文件和贤者,我就可以引来作证了。”这里有必要先简介一下杞国和宋国。杞国,为夏禹的后代建国,周武王时的故城即今日的河南杞县。杞国因国家弱小,依赖别国而喘存。宋,周朝第一次封建时,封商纣王之兄微子启于宋。一来周人尚不能完全统治殷遗民,二来表示无意于灭绝殷族。
  回头说, 既然没有文献引证,孔子为何能言别国之礼呢?他难道是凭空想象?显然不是,孔子或许得益于其居于文献之邦鲁国。鲁国为西周第一次封建国,其时周公的儿子伯禽伐淮夷、徐戎,遂封于鲁。春秋宗法封建国家之文化,最高者为鲁、衞两国。鲁得周室大量文物之分封(祝、宗、卜、史、备物、典册)。卫则承袭殷商旧都之流风余韵,但后遭狄祸,渡河而南迁,史料鲜存。周室衰落东迁,豐,镐旧物散佚无存。故东方诸侯,得存周礼完备者惟鲁。后世韩宣子身为贵族之大学者,到鲁国始见《易》与《春秋》,慨叹“周礼尽在鲁”。
  孔子其先祖为宋国贵族,为避难至鲁国,孔子实诞生于鲁。孔子父叔梁紇,獲在鲁国贵族之下层。孔子曾为委吏,主仓積出纳。又为乘田,主饲养牛羊。多常在贵族家里当些贱职。故孔子自称“我少贱,多能鄙事”。又因孔子“好学”,其弟子称其“学无常师”。《三字经》里有“昔仲尼,师项橐”;论语曰“三人行必有吾师”;孔子问道于老子;鲁昭公17年剡子来鲁,孔子问于古官制,均能证明其好学。孔子因能看到周朝之文献,又多能鄙事与好学,由此习得当时贵族阶级种种礼文,故成就孔子为学术思想集大成者。
  又有《论语·为政篇第二》云:
  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子曰:“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论语·八佾篇第三》)
  可见夏商周三代礼仪制度,一脉相承,故孔子因得周礼而能言他国之礼仪。

  【烛下读红】贾政是个好干部(转载)
  《红楼梦》里写的男人正经人并不多,这也难怪,类似于老贾家这样的公卿世家,实际上就是那个腐朽的封建王朝的一个缩影。在一个腐烂得发霉的社会里,那些位于上层的男人好东西自然不多。所以雪芹先生便只得在那些豆蔻女子身上寄托希望。借贾宝玉之口说:“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不过在书中还是写到了几个正经人,我们前面提到的贾敬是一个,此外就是大家都不怎么喜欢的贾政了。
  对于贾政这个人,大家之所以没有好感是因为在以前的官方语境里,一直把他当作一个封建卫道士,而且从他的名字上看“贾政”就是“假正经”的意思。不过这多少有点冤枉了这位贾大人。大家似乎忽略了他的字“存周”,孔子曾说“周兼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论语·八佾》)可见孔子这样的圣人把周朝当作了理想的社会的样板。而贾政字“存周”,说明他还是能保留周朝的古风的。纵观全书,没看出他有什么假正经之处,即使拿到今天,他也绝对是个好男人。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嫖娼;不贪污,不受贿,不坑蒙,不拐骗。作为一个官吏,唯一的爱好就是和一帮清客相公下下棋,品品茶,聊聊天。作为一个在官场上浸淫多年的人,他似乎并没有多少城府,以至于他的官总是做不大。
  小时候看电视剧中的贾政形象,威严,刻板,又霸气十足,感觉特有范。以为他是个多大的官,后来才知道贾政的官其实并不大,只是个工部员外郎。现在很热门的一位古人杜甫当年也做过这个官,因此他的集子就叫《杜工部集》。这个官是从五品的,按现在的话说相当于建设部的一个副司长。在高鹗先生续作里,他又升了工部郎中,正五品。也就是从副司长升到了正司长。此外贾政还外放当过学差和粮道。也就相当于教育厅长与粮食厅长之类。按现在来说,贾政的官属于地厅级,也不算小了。但要知道老贾家三代公卿,在朝廷内有的是人脉。而且贾政之女是 宠爱的妃子。同时老贾家有的是钱,无论金钱还是人脉都具备,如果脑子灵活一些,绝对不至于只做这么小的官的。
  另外和贾雨村对比起来,也足见贾政的寒酸。贾雨村当初落魄的时候是投靠在贾政门下的,还自认为“宗侄”,但其后贾雨村扶摇直上,官一直坐到大司马,协理军机参赞朝政。按现在的话说就是副总理兼国防部长。位极人臣,把贾政远远甩在后面。虽说贾政的才学不如贾雨村,但也不至于被落下这么多。而且贾雨村本人就是穷书生一个,没什么家族背景。这也只能说明贾政这个人官做得比较迂直,不像贾雨村那样懂得钻营之道。结果就只能在从五品和正五品的范围内打转了。
  不过尽管贾政的官不大,但却做得稳稳当当,不像贾雨村那样大起大落。究其原因也在于他老实,忠厚的为人,谨慎,勤勉的为官之道。那么贾政的官做得究竟怎样呢?起码在当时的朝廷看来还是很认可的。他曾被朝廷点为学差,但按规定只有进士出身的才能当学差,贾政没有经过科举,能被委以重任,也算是破格提拔了。而后又被外放为江西粮道,这个官就更不得了了。在当时属于四品,而且是让人羡慕的肥差。贾政因为“勤俭谨慎”得了这个官,可见他的官做得委实不赖。在高鹗先生所续的第九十九回里,写道贾政外放粮道的这段,为我们勾勒出了一幅当时官场的众生相,可以说是后四十回最生动的一段文字。
  贾政之前在工部呆得久了,对于地方上的事务并不熟悉,所以到了任上后,还按着他之前的那一套正规程序四平八稳地履职。要说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贪官们自然可恶,但很少有贪官打当官那天起就贪的,他们大部分都是被拉下水的。在贾政的手下管奴仆的头头叫李十儿,这个家伙脑子很活,差一点就把贾政拉下了水。这里必须指出的是,在古代像贾政这样的小京官,要比同品级的地方官穷得多,因为小京官在衙门的地位低,权力有限仅仅是靠俸禄维持生计,而像地方官,哪怕只是个七品知县,也依然有油水捞。所以贾政这次外放,在别人看来就是一次绝好的捞钱机会。
  不过贾政一路轻车简从,到了任上也一心为公,不懂得搞潜规则,捞点外快什么的。因此每天清汤寡水,不但没捞到钱,自己还得拿从家里带的钱倒贴。他倒是能忍,但跟他从家出来的这帮手下忍不了,本来指望能出来大捞一笔,没想到这位老爷这么死心眼。于是这个李十儿便出了个损招,先是不玩活,每天糊弄差事。而后管伙食的还找贾政要钱,贾政带的钱都贴补进去了,便只得找这个李十儿商议,还想再从家里拿钱往里贴。结果这个李十儿巧舌如簧,说你不收钱老百姓反倒埋怨你,你收了钱老百姓反倒安心了。贾政起初还嘴硬:“据你一说,是教我做贪官吗?送了性命还不要紧,必定将祖父的功勋抹了才是?”后来李十儿的又一番话把他说活动了,在那种环境下,他也不得不便妥协。只得说:“我是要保性命的,你们闹出来不与我相干。”于是这个李十儿就俨然成了二老爷,里里外外都他说了算了。而且贾政还觉得他办事挺周到。看来和贾政比起来,这个李十儿更适合在官场混。
  后来贾政因为这件事被人参奏,不过因为他没有参与其中,顶多就是对手下管教不严而已,因此也没惹火上身。后来的锦衣军查抄荣宁二府,把贾赦,贾珍都逮了进去,贾政却平安无事,也得益于他在外放粮道时没有掉进这个臭水沟里。而后他又升了郎中,平平稳稳地度过了这场危机。即使今后没有升迁的机会,也能混个正厅级退下来颐养天年。
  由此可见,贾政是个好干部。这样的好干部别说在古代,就是在今天也是很难得。贾政为官最难得的一点就是守住了自己的道德底线。即使是在外放粮道,身处那种污浊的环境举步维艰而不得不妥协的时候,也只是走不支持,不反对的折中路线,自己没有从中捞好处。而且那个李十儿在江西闹腾了一阵之后并没有因为帮了贾政这个忙而被贾政提拔重用,依旧也只是个奴才而已。所以抛开他为官的水平高低不谈,他还算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清官。而现在的贪官疯狂提拔和自己穿一条裤子的人,结果就是一旦东窗事发,就是拔起萝卜带出泥,形成了贪腐的串案。
  李十儿当时的地位就相当于贾政的秘书吧,现在这个秘书群体也是贪官的主产区。像程维高的两任秘书吴庆五、李真;郑筱萸的两任秘书郝和平、曹文庄;陈良宇的秘书秦裕,陈希同的秘书陈健等等。这些秘书们背靠大树有荫凉,平日里为虎作伥,上窜下跳。为主人出谋划策,打通关节,而最终因为主人倒台,他们也吃了锅烙。而他们之所以能爬到这个位置,能这样为所欲为,还是因为有个强大的主人罩着。所以像李十儿这样的人其实更可怕,因为不是所有的官员都像贾政这样有操守。一旦被他拉下水,欲望的闸门被开启,那么就会陷入欲壑难填的境地。小贪变大贪,大贪变巨贪。直到有人赠送你精美手铐,请你住单间小笼子的时候才悔之晚矣。
  因此我便想到了那个不贪为宝的故事:春秋时期宋国有人挖到了一块宝玉,想把这块宝玉送给管工程的大臣子罕。却被子罕婉言谢绝。子罕说:“我以不贪为宝,而你以玉为宝。你把玉给了我,当然丧失了宝,但我收下了你的玉,也就丧失了不贪这个宝。这样,双方都丧失了宝。” 看看古往今来那些贪官的下场,让我们不得不感慨守住不贪这个宝有多难,又有多重要。而贾政守住了这个宝,因此他才能成为一个好干部。看看如今那些贪官的做派,我们就不能对这个封建年代的虚拟人物那么苛责了。(转载 烛火尚明 博文)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