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977.com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胃癌.父亲
刀叔妖伯
级别: 高手

楼主  刀叔妖伯 发表于: 2018-10-27 20:14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胃癌.父亲

  父亲走了,总感觉父亲依然还活着、并没有离开我们,一人独处的时候,会不时想起与父亲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想着想着,眼泪就会不由自主的流下来。不得不承认,男人,其实有时候非常脆弱,有时候必须装作坚强,为自己、为家人,为自己一切想为的。从父亲查出来胃癌一直到现在,我自己认为除了自己,我扮演的是坚强的角色:安慰姐姐、安慰母亲,隐瞒父亲,在其他亲戚朋友问起来的时候,告诉他们一切都还好。那种心情以及那种状态,也只有那个时候的自己可以理解。遗传父亲的倔强,父亲教诲我的高傲,让我不会在他人面前展现自己的脆弱、更不会找其他人去尽情的倾诉,因为,我并不想将自己的愁绪传播,让他人跟着我一起忧伤,偶尔跟老婆说说,也很快调整自己。说没什么、一切都挺好的,不是不信任,更不是内向、不善于交往,而是父亲教诲我的那份高傲:不要因为自己影响别人。但是,从父亲过世,我的脑海里总在想着写些什么,不为什么,只为父亲、为一生只有一次的生命、为曾经找了很久都无法找到胃癌患者最后日子的记录。并希望我写下来的真实,能对与我有相同经历的人有所意义。
  时间拨回2017年1月24号,农历2016年12月27号,公司放年假了,我呆在丈母娘家,说起为什么呆在丈母娘家,就不得不介绍下我家的情况:我与我爱人是自由恋爱,在上海工作认识的,我至现在为止,我最大的成就就是认识并娶了我的爱人,我爱人湖北黄冈人,我湖南新邵人,两地距离有点远,从我老丈人家回我家,未买车之前,坐火车回每次都需要提前买好火车票,大清早起床,坐城际大巴到武汉的新华路汽车站,出汽车站坐的士道汉口火车站,坐火车到长沙,到长沙火车站后,打的道长沙汽车南站,坐到邵阳的城际大巴,到市里后再打的到我家,坐车转车的时间基本上试早上6点出门,晚上6、7点到我家。买车后,2011年到2014年不堵车的时代,我开车速度比较快,路上除了上趟厕所耽搁点时间,吃的东西都是老婆剥好煮好的鸡蛋喂给我吃,一口一个,路程将近9百公里,早上7点钟出发,下午2、3点进我家门,15年以及15年后,虽然高速路线多了,但是路上基本都会小堵,为避免高峰,早上4、5点从我老丈人家出发,要到下午3、4点才能到我家。虽然路途远,但是从我与我爱人04年认识,07年结婚,一直到现在,我们在上海过过一次年,我在她家过了两次年外,我都回我家过年,我老丈人一家也比较体谅我,湖北黄冈的风俗与我们那边不一样(至今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我老婆是这么与我说的),黄冈吃团年年饭从腊月26日就可以吃,大年30日可能有很多人就在外面玩什么的,而我湖南新邵老家,只有在大年30夜才可以吃团年年饭,而且吃了年饭后不串门,都是各自呆在各自家里,嫁得近的女儿道娘家吃完团年年夜饭回家睡觉是可以的,但是初一必须很早就又过来,年初一只要其他人家的门没开,是不给敲门的,初一大清早有事只开偏门,正堂门在吃初一开年饭放炮竹打开,放完炮竹再关上,然后就是要到吃完饭打扫好、准备好乡亲过来拜年的东西再打开正堂门,这个时候,男人们开始出去先给长辈拜年,先给本宗已故先人行礼拜年,再是长辈、宗亲族亲,最后是乡邻,几乎都是每家上门说些恭喜发财、新年行大运的吉利的话之后,主家先递上一杯茶水,然后递烟送瓜果,客人也都是来则不拒,再怎么样也会意思性的拿一些,不是关系特别好的,都不会呆超过10分钟,主家会留着喝酒什么的,客人一般会选择性的在一家喝点就走,能在一起喝酒的,都是关系特别好的,进入有车时代,喝酒这个流程就没了,关系特别好的就会拿个红袋子装上瓜子、糖果、糍粑、花生等什么,一般都是四样,大的东西入水果、糍粑什么的都是成双数。当然,这一天小孩是最开心的,因为到哪一家都有好东西吃、都有东西拿,而且吃得越多主人越开心,拿给你的东西也必须接着,也都是小孩子爱吃的零食,在直系长辈家都会有红包,大小不一。当然,初一出门前,大人都会教小孩不许说不好听的话,要都说吉利话,给小孩子换上新衣服穿上新鞋子,中午之前,小孩就算再调皮,大人也都不会打骂小孩,不过也很奇怪,从我知事起,初一上午,我周边以及遇到小孩都很挺乖挺听话的。
  扯得有点远,但是因为这些,所以我放年假的时候,腊月29日之前基本在我老丈人家,28或者29日赶回我家,我们心里都很清楚父母年龄大后,见一回少一回,平时忙着工作,一年到头难得回去一回的。我记得很清楚,农历2016年12月27日中午,我接到我母亲给我打的电话,问我和邵丹什么时候回去过年,带不带小孩回去过年?我说我29日开车回,因为路途太远,小孩身体又有点不舒服(两个小孩都有点感冒),加上儿子还小,就不带回去过年了。我母亲叹口气说:你父亲近段身体不舒服,老是说肚子痛,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精神状态也不是非常好,小孩能带回来尽量带回来让他看看,再说他从刘少润出身,都没见过他的孙子,他也很想看看。我本来慌乱的心一下好像被什么扎了一下一样,赶紧问我母亲,父亲在不在旁边,我母亲说家里正杀年猪,父亲正在做事情,我说让我爸接电话。听到父亲的声音,我的心好受一些,但是听到爸爸叫我小名要儿,我的眼泪就在眼睛打转了,这是以前从来没过的,真的,别人说父子连心,很多的时候,我也不觉得,但是,真的,如果哪天你听到父亲在叫你的时候,忽然感觉眼泪要出来了,就请多陪陪老人,因为,古人所说的父子连心与母子连心都是有其道理的。我问父亲的身体怎么样,我爸说还好,但是感觉胃时而一阵痛得难受。我赶紧问是最近的事情还是怎么样?我爸说从7月份开始就痛了。我怪父亲为什么不早跟我说,父亲的意思我知道我在外部容易,不想一点点小痛就让我担心,而且自己年龄大了,身体有个小病小痛也很正常,同时之前有做过身体检测,检查了血什么的都没有问题。我说那去看医生没?父亲说在村里的诊所看了,开了些药。我说要去大医院看看,父亲的意思是年底事情多,再说去大医院要花钱,这些小病没必要去大医院。我说去大医院花不了多少钱,再说了,一直痛也不是个事情,一定要去大医院做个检查最好。我爸说等我回去。我说那好,我明天回。我父亲说你不是29日回吗?不要赶着回来,要带小孩回去,他想看看,最好让我丈母娘与老丈人都去我家过年。我问姐姐姐夫在不在家,父亲说在的。我说那好,我跟姐夫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带你去医院检查。我的想法是我过年回去的东西也还没准备,加上丈母娘一家人真的都过湖南过年,需要准备一下。于是在与父亲通完话后,给我姐姐姐夫打了电话,临近过年,姐的事情也多,毕竟3个娃,女儿曾雨霞年龄小,带着娃去医院也不好,没有跟姐说带爸去医院的事情,只说了我回去的时间,并会把小孩带回去,让她与妈一起帮我把房间收拾下,毕竟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堵车。姐表示将新房子的二楼的套间收拾出来了,爸把窗帘柜子什么的都装好了,并开玩笑会不会将姨妹与姨妹夫也邀请过我家看看,如果带回来,就需要将一楼前面或者三楼的房间收拾出来,我表示不会,最多就是我的丈母娘与老丈人过来。和姐说了一阵话后,我的心又稍微好过一点。我跟姐夫打电话,问他在做什么,他说年底回来的人多村运输车队让他在开客车,我说爸身体不舒服,肚子痛得比较厉害。他说他知道,本来他也想陪爸去医院看,爸说不需要。我说那你今天下午陪爸去医院做下检查,他说在上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火了,大叫起来到底是上工重要还是老爸身体重要。姐夫在电话里一下没声音了,毕竟,我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发过火,而且是无名之火。同时,我事后想想,我都没有回去陪老爸检查,凭什么还冲他发火。姐夫说那好,他这趟车马上往回开了,本来也需要回去,回去与爸商量一下,看是今天过去还是明天过去,毕竟今天已经过了中午,下午过去,检查估计半天做不完。我跟姐夫说我心情不大好,刚才说重了,让他尽量陪爸过去,我估计要到29号回,怕那个时候医院也放假了,同时问了一下姐夫,家里哪个医院最好,他说是邵阳中心医院,我说那就去邵阳中心医院吧。
  挂完电话,我感觉自己整个人沉甸甸的,虽然没有去医院检测,也不知道任何的结果,但总觉得心里不舒服,我尝试像往常一样调整自己的心情,发现无法做到,丹发现我的异常,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没什么事,刚给家了打了电话,说我们29号回去。她问我为什么眼睛红红的,我说刚才眼睛进了个虫子了,现在想来,当某个人说出这个牵强的理由来掩饰自己的落泪,他的心情肯定低落到了一个程度,连一个再好一点的理由都没有心思去想的。丹说肯定有事,我知道瞒不过她,跟她说爸身体不好,肚子从七月份就开始疼,现在还不能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需要明天去医院做检测确认。丹的意思一定要找一个好一点的医院,我说一定的,忽然想起这事情还没有跟爸说,同时也没有查过去做检查的注意事项。于是赶紧在网上百度,确认作肠胃方面的身体检查是要做胃镜的,做胃镜不能吃东西,同时也要抽血检测。我心里的想法,既然过去了,就让父亲做个全面的检测,心电图、胃镜、血检、尿检等全做了,将要检测的项目与注意事项查清楚后,赶紧给姐又打了个电话,将我的想法跟她说了一下,姐也立刻答应了,同时表示如果明天她有空她也过去。我又跟父亲打了个电话,父亲的意思是在6月份做了血检与尿检是没有问题的,没必要浪费那个钱。我劝父亲说这次在大医院做个全身的,确认没有什么事情,以后就不用担心也不用在做了,再说了,也不要花什么钱。父亲没有再说什么,我连忙将我查到的注意事项跟父亲说了,并说明天姐夫会陪他过去市中心医院做检测,父亲说那好。跟爸挂完电话,我感觉稍微好一点,一直在安慰自己: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不会有事的。丹在我旁边说,你今天怎么这么神神叨叨的了?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哈,我朝她很艰难的笑了笑,眼睛看向了天空,丹知道,每次我这样,就表示我在思考或者在努力调整,需要一个人静一静。我的思绪在缥缈,但是总绕不开曾经与父亲在一起的事情,就算我不停的去默念自创的静心决: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心有天下乃自成天下,胸拥乾坤乃自成乾坤;人海茫茫,你我皆是过客,相聚是缘,相识是份,缘起缘灭,皆有天定;宇宙浩瀚,你我皆为尘埃,荣华富贵,乃过眼云烟,是己总归有,非己莫强求!逢大事应有定力,遇烦事需要静气,做好自己,便是人生。这个静心决在我烦恼与紧张的时候,我都会在心里默念,平时都很好用,但是当天却作用不明显。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丈母娘出来找我,跟我说:你与丹结婚这么长时间,我见你父亲还是在你结婚那天,听丹说你父亲身体不好,刚跟丹他们也商量了一下,这次我与你老丈人一同过你家过年,你安排下,两个小孩有点小感冒,应当没有什么大碍,把药带着就好。其实我之前也在为这事情在苦恼,为什么呢?两个家相隔的路途太远,结婚后就是丹怀孕生小孩,小孩太小不敢折腾,等小孩稍微大一点,老丈人家做房子;等房子做好后,丹的姑父、外公因病过世;接着就是要二胎,我家做房子,生二宝,二宝太小,又不敢折腾。回湖南过年大部分都是我与丹,或者带着刘玉辰,觉得挺对不起两边的父母的,但是,也真心没有办法,每年的事情,都会让我下不决心,因为我需要考虑两家的状况,要考虑到小孩,考虑到人情与风俗。而我每次不提,两边的父母也不会强烈的要求。听丈母娘这么一说,我也下定了决心,大家是需要在一块聚聚了。我又给母亲打电话,这次是父亲接的,问我什么事情?我说今年我带着刘玉辰、刘少润都回家过年,还有我的丈母娘与老丈人都过来,我爸听了很高兴的说,那好那好,我让你妈,还有你姐赶紧给你们收拾安排住的屋,还有,家里杀了猪、羊,地里也有白菜、红萝卜等蔬菜,看还要不要买点什么菜。我爸平时话不多,尤其是在电话里,没有什么啰嗦话,想不到他一听我那么一说,他呼呼的说了一堆。我说随便点就好,他直接放大声音跟我说,什么随便点,丹家是县城的,我们家是农村,大过年的,得让他们过来觉得舒服才好。我说爸你不是不舒服吗,就不要折腾、等我回来安排就好。父亲直接说什么不舒服,我现在好得很,你老丈人喜欢喝点,家里有你妈酿好的酒,放着中药的,过来后我陪他喝一点。我说爸您不要忘记明天去医院检查哈,父亲直接说他记得的,说句他安排去了就挂了电话。我看着手机愣了半天,什么情况?难道前面是自己多心了?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